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6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绕不开的修昔底德陷阱,美中必有一战?


2016年12月,中国解放军海军辽宁号航空母舰在南中国海进行演习。

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一说的提出者——美国知名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学者、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T. Allison)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发表了题为《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和中国正在走向战争?》的文章,指出快速崛起的中国必将冲击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在这一过程中,新兴大国中国和守成大国美国极有可能爆发战争。艾里森在他刚刚出版的新书《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详尽阐述了这一观点。他表示,如果美国不及时拿出全面应对方案,不做出重大战略调整,美中极有可能爆发灾难性的冲突,而冲突的导火索将极有可能是朝鲜。

何为修昔底德陷阱?

艾里森的研究发现,在过去500年里,世界共出现16次新兴崛起大国对现有大国地位构成挑战并有可能取而代之的案例,其中12次是以战争告终。

哈佛大学外交政策教授格雷厄姆·艾里森2017年6月1日在《大西洋月刊》杂志主办的活动上推介他的新书《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
哈佛大学外交政策教授格雷厄姆·艾里森2017年6月1日在《大西洋月刊》杂志主办的活动上推介他的新书《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

他说:“就像我在书中所说的,如果一切照旧,那么令人难过的是,我认为历史也会一切照旧。在当今的情况下,那将是美中之间的战争,结果是灾难性的。”

“修昔底德陷阱”是艾里森借用古希腊历史学家、思想家修昔底德的名字命名,他最著名的著作之一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该书讲述的是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两个城邦国家雅典与斯巴达的战争。海洋国家雅典的崛起引发陆地国家斯巴达的恐惧,促使斯巴达采取各种方法应对雅典的崛起,导致双方长达30年的战争。

“书中最著名的一句话是雅典的崛起、以及斯巴达对其崛起的恐惧导致战争无可避免,”艾里森说,“修昔底德陷阱是当一个崛起大国威胁取代现有大国地位时引发的内在结构性压力。”

艾里森表示,当一个崛起大国在崛起过程中,它慢慢发现自己越来越强大,自身的利益越来越重要,同时需要更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它也会觉得现行的体系对它是一种束缚,因此就希望摆脱。而对于现有大国来说,它会对此感到紧张,认为自己的地位受到挑战,必须采取行动抑制新兴国家的崛起。

格雷厄姆·艾里森的新书《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的封面
格雷厄姆·艾里森的新书《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的封面

修昔底德陷阱与川普时代的美中关系

或许没有什么比修昔底德陷阱能更好地形容目前的美中关系。中国的飞速崛起给二战后美国建立并主导的国际秩序构成严重挑战。艾里森指出,美中两国的实力对比在1980年以后的30多年里发生了巨大变化,用修昔底德陷阱可以很好地解释美中两国在朝鲜问题、南中国海问题、经贸问题等方面的较量.

他在《注定一战》一书中写道,二战刚刚结束时,美国经济在全球市场中所占比例约50%,1980年时下降至22%。在中国经济自1980年代改革开放腾飞以来,美国经济在全球市场中的占比进一步下滑到2016年的16%,而中国则从1980年的2%,上升到2016年的18%。

艾里森认为,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中发生对撞的机遇陡增。这表现在两人在很多方面拥有共同点,包括都把让自己的国家再次伟大作为目标;都认为对方国家是自己国家实现梦想的绊脚石;都对自己独特的领导能力感到骄傲;都认为自己在振兴国家过程中扮演核心角色;都希望推动大刀阔斧的国内改革;都以民粹性质的民族主义情绪解决“腐败”等等。

“习近平想要的是什么?” 艾里森说,“在川普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很早之前,习近平在2012年就响亮地提出他的‘让中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也就是他所说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艾里森认为,川普是一位可以说在美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总统。他当选前是一位政治素人,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也没有任何外交经验。这使他可以不受美国外交圈内任何一派的束缚。他说:“别忘了,川普是被那些认为华盛顿已经失灵的选民选上来的,那些选民根本就希望川普是一个‘搅局的人’(disrupter)。”

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国主席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会晤后散步(2017年4月7日)
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国主席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会晤后散步(2017年4月7日)

朝鲜或引发美中之战

艾里森表示,一些往往看上去可能毫无关联的事件就能引发崛起大国与现有大国之间的战争。他以1914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例,称塞尔维亚族青年普林西普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开枪刺杀奥匈帝国皇储费迪南大公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几乎整个欧洲陷入战乱。

在艾里森看来,目前的朝鲜核危机引发美中爆发军事冲突的几率要远远高于当年塞族青年刺杀费迪南大公引发一战的几率。他表示,按照目前的发展,朝鲜将在川普目前的总统任期内研发出射程可以达到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并可携带核弹头。但川普也多次表示,他绝对不会允许朝鲜掌握远程弹道导弹技术。

2017年4月15日,朝鲜为庆祝开国领导人金日成105周年诞辰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盛大阅兵。
2017年4月15日,朝鲜为庆祝开国领导人金日成105周年诞辰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盛大阅兵。

艾里森表示,要想让朝鲜做不到这一点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金正恩出于某种原因被迫停止导弹试射和核试验,二是美国对朝鲜发动军事打击。而一旦美国对朝鲜动武,中国必然参战,因为中国不希望看到一个统一后的朝鲜半岛与美国结盟。这将引发有多国卷入的第二次朝鲜战争。

“虽然中国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与美国开战是好玩儿的,五角大楼也认为与中国的战争将是灾难性的,但就像1914年那样,一根火柴可以点燃(整个欧洲),那是场浩劫。”他说。

美国需要全新战略应对中国

但艾里森也表示,修昔底德在撰写《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时并非是想说修昔底德陷阱必然导致战争。相反,修昔底德的本意是如果采取行动,战争本可避免。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来跨越修昔底德陷阱,其核心是不冲突不对抗,合作共赢,避免战略误判。但美方对于构建所谓新型大国关系的提议一直没有积极回应,到奥巴马第二个总统任期的后期,中方已不再提新型大国关系。

美方认为,新型大国关系只是一个空泛的概念,缺乏具体的措施,而中国可以对这个概念任意解读。比如,习近平常说宽阔的太平洋足够容纳中美两个大国,但没有具体解释其含义是什么。一些美方专家学者认为,所谓宽阔的太平洋是指中国希望美国不要介入西太平洋事务,管好自家门口的东太平洋事务就好。但在战略上撤出西太平洋是美国断然不能接受的。

艾里森指出,冷战结束后美国并没有拿出一套像当年应对苏联那样的全方位策略去应对中国的崛起。他说:“1991年冷战结束,我们(美国)以胜利者自居,我们的想法是这是历史的终结,或者是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最终胜利,它包括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但我们并没有对当时的局势进行战略再评估,因为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越来越强大的中国是不会满足于一个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

艾里森表示,一个有着14亿人口、5000年历史的国家的崛起绝不是一个华盛顿所希望的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一个需要一个世代(a generation)去适应的过程。

“我希望我的这本书能够激发人们对于如何应对中国崛起的严肃讨论,而这一讨论必须是远远超越目前的范畴。”他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