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美中今年上半年将爆发贸易战?


美国总统川普展示他签署的授权调查中国贸易行为的行政备忘录。(2017年8月14日)

针对中国亿万富翁马云进军美国市场再次遇阻,中国外交部呼吁美方能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提供一个公平、可预期的环境。但是,分析人士称, 在目前美中经贸关系日渐紧张的大背景下,中国企业会发现今后在美国投资并购愈发艰难。另有分析人士称,2018年,随着川普总统对中国能否改善两国的经贸联系失去耐心,美中今年上半年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非常大。

已见端倪

2017年末,川普政府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政策,令人担心这是美中即将爆发贸易战的前奏。

11月28日,在没有任何美国企业提出诉讼申请的情况下,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通用铝合金板发起“自启动”调查。这是26年来的第一次。

11月30日,川普政府首次公开就中国寻求世贸组织认可其市场经济地位表明反对态度。

12月18日,川普在公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中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并指责北京实行目的在于削弱美国的经济侵略战略。

在此之前,川普政府8月开始,积极对自中国进口的商品进行反补贴、反倾销(“双反”)调查,调查范围涉及广泛,从硬木胶合板、工具箱,到塑料装饰品等。川普政府“双反”调查的案例与奥巴马政府去年的案例相比,激增60%以上。

美国参众两院也提出法案,限制外国资本对美国技术公司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主要针对的就是中国。

上半年可能大爆发

分析人士指出,未来几个星期或是几个月,川普和他的贸易官员们可能会宣布一些上述重大调查的 结果,包括钢铁和知识产权盗窃等,这个结果的宣布可能会导致对一些中国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商业与政治经济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预计今年上半年两国间会爆发贸易战,而且这会升级成为贸易冲突,并威胁着两国关系的其他方面。

“我之所以认为美中贸易战即将到来,是因为在美国有一种广泛的共识, 那就是中国的经济政策不公平,且有歧视性。而与中国的接触和谈判并没有达到效果,没有促进两国关系向公平方向发展。川普政府从去年夏天开始就着手准备了,如果没有进展,就采取单边行动。很明显,在2018年上半年,他们会用这些手段来惩罚中国。”

甘思德说,面对美国的单边行动,中国是不太可能改善和调整自己的经济行为的,相反,中国会采取报复手段。

新年第三天,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发表评论称,如果美国政府继续这样下去,2018年,美中贸易之路一定不会平坦,而且,中国也将采取报复措施。

美国另一智库欧亚集团战略与行动主任梅丽迪斯·萨普托(Meredith Sumpter)在接受彭博通讯社采访时也表示,2018年,美中之间爆发贸易战非常可能,因为川普政府对中国已经失去耐心。

川普入主白宫后,由于希望得到中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帮助以及修复与中国的关系,并没有像他竞选时所说的那样,即刻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的标签,也没有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甘思德说,川普政府2018年不会因为朝鲜问题而改变美国的对华经济战略。

他说:“我不认为朝鲜问题,以及中国有可能帮助解决朝鲜问题会改变美国的贸易政策, 我的感觉是,美国政府认为,尽管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提供了帮助,比过去多得多的帮助,但是中国能做和愿做的依然有限。而美中之间现在面临的经济问题是严重的,亟待解决的。”

中国有能力进行有效报复

美国贸易投资咨询公司希尔斯公司(Hills & Company)董事总经理,曾经在美国商务部、国务院任职的阿特曼· 特里维迪(Atman Trivedi)近日在日本网络杂志《外交官》上撰文说,指望通过一系列惩罚性制裁措施迫使拥有国民生产总值12万亿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满足美国的要求是不太可能的。

美中贸易战会带来一定的风险。他解释道,美国对中国出口超过了对德国和日本出口的总和。美中两国的贸易额占全球商品贸易的将近四分之一,占服务贸易的五分之一。在农业、技术和金融服务领域,中国的政治精英和商业精英们已经悄悄地准备替代美国的角色。特里维迪说,即便是美国能确定报复的目标,不伤害美国的供应商 (在供应链全球化的今天不太容易),中国也已经展示出能力可以进行有效报复。

不打贸易战,中国将会改变未来商业模式

美国战略与研究中心的甘思德说,美中贸易战一旦开打,风险自然很大,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双边贸易和投资的减少以及某些产品的价格增长。

他说:“从短期来看,如果美国发动贸易战,而中国展开报复,这首先影响的就是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也会影响那些贸易供应链上的其他国家,导致某些产品的价格上涨,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容易获得,而且生产途径改变的话。”

但是,甘思德说,贸易战的支持者认为,如果美国不采取措施,任由中国按照目前的经济政策发展,长期以往,不仅会影响到每一个公司和消费者,也会影响到供应链以及以市场竞争为基础的商业模式。

由于风险巨大,甘思德认为,美国政府应该谨慎行事,尤其是要与其他国家协商进行。他建议美国利用多种渠道迫使中国改善自己的经济行为,包括确保中国遵守对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对美国的双边承诺;在双边关系中利用可以适用的条款,比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条款(TPP的其他11个成员国正在就协议的条款进行谈判,TPP条款有望在2018年的出台,甘思德说,美国也有可能再次进入TPP。);必要的时候,利用美国法律确保中国履行义务等等。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