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华为缘何如此在西方惹非议


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移动通讯展览会上的华为标志。(2019年2月24日)

在愈演愈烈的美中贸易战中,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在过去这个星期三(5月15日)下达禁令,禁止美国使用外国敌手的电信设备和服务,等于在实质上把华为完全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同一天,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及其70家关联企业列入“实体名单”,禁止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在未经美国政府批准下从美国公司购买零部件,从而等于是截断了华为从美国购买它制造电讯设备所必须的关键零件。

用美国网络商业杂志《工商内线人》(Business Insider)的话说就是,“特朗普政府给与华为“死刑惩罚”,从而将美中两国的紧张关系提升到了一种近似技术冷战的敌对水平。”

美国及其盟国为什么对华为这个当今世界电讯设备制造业巨头如此耿耿于怀而且似乎不共戴天?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所公认的主要的原因包括以下几个:

——自中国中国共产党领袖习近平2012年11月上台以来,中共政权对内对外采取了咄咄逼人的态势,对内加强镇压,对外大肆挑衅,并且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等地方公开挑战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所主导的并且给中国带来好处的世界和平秩序。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不顾许多外国公司所提出的强烈担忧,主导通过并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在中国境内储存个人信息和重要商业数据,并向安全机构提供“技术支持”,以及通过所谓的国家安全审查;外国公司认为,中国的网络安全法的规定使数据盗窃变得更容易,并违反国际贸易组织规则。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不顾来自中国国内外各方的强烈担忧和反对主导通过并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情报法》,其中第七条明文规定,“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保守所知悉的国家情报工作秘密。”

——中国的网络安全法和情报法使美国等国家担心,华为作为电讯设备制造商将生产符合中共当局所需要的、有利于中共操控的设备,并按照中共当局颁布的情报法支持、协助和配合中共政权的情报收集,并为中共的情报收集活动保密。

——华为虽然自称是民间企业,但其最大的股东/掌控者始终成谜。有中国军队背景的华为老总任正非拥有华为1.47%的股份,其余的股份则是为一个工会拥有。《工商内线人》杂志报道说,先前在北京大学任教的经济学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在今年4月联合发表一篇研究论文,谈论探讨了会华为的控制权问题。两位教授写道:

“鉴于工会在中国的公共性质,假如那个工会委员会所拥有的华为股份是真实的,假如该工会及其委员会的运作像中国一般工会一样,那么华为就可以被认为实际上是国有的。”

在中国,所有的工会都是中共的分支机构,必须无条件听从中共当局的指令;独立工会是受中共当局严厉禁止的,试图公开成立独立工会或支持成立独立工会的人士无一例外都受到中共当局的打压,打压的形式包括骚扰、抓捕、判刑。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在习近平上台以来多方表现出对西方、对美国的敌意,因此,习近平当局所控制/拥有的华为便被担心是中共挑战和破坏美国及其盟国利益的工具。

尽管华为多次声明华为会把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绝对不会利用其设备从事间谍活动,不会为中共/中国当局收集情报,但华为的声明在美国看来没有多少公信力,因为习近平自上台以来多次公开声言中共必须牢牢掌控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必须首先为中共服务。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祭出杀手锏之后,华为又遭遇一个坏消息——荷兰主要报纸人民报日前报道说,华为在荷兰一家打电讯公司的网络上安装了一个隐蔽的后门,顾客资料因此可以被获取,荷兰情报部门正在就此展开调查, 查看这种局面是否导致中国政府有可能进行间谍情报刺探。

路透社5月16日报道说,华为就此发表声明对人民报的报道表示“惊讶”,但表示不会对其报道的核心说法做出反应,因为有关的说法来自匿名的消息来源。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