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0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美议员:刘晓波之死是中共永久污点

  • 美国之音

美国国会众议院一小组委员会7月14日就刘晓波悲剧举行听证会。(视频截图)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在星期五的听证会上说,中国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之死是“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灾难性的损失”。

史密斯形容中国在2009年监禁刘晓波等于是判了他“死刑”,并说,人们不应忘记中国政府对刘晓波之死所负有的责任。

史密斯说:“不能仅凭过去的罪行来论断一个国家,但是,这一罪行、刘晓波的死亡和消声,应当像一个洗刷不掉的永久污点一样伴随着中国共产党。”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众议员艾德·罗伊斯星期五发表声明说,刘晓波推动民主的努力“不是徒劳的”。

罗伊斯说:“他被不公正地判处了11年刑期,他在中国政府羁押下的牺牲和死亡凸显了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

旅美中国异议人士、“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在听证会上作证说,刘晓波“面对的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不人道的政权之一”。他还说,“中共政权要为刘晓波的健康恶化和死亡负责”。

杨建利指责西方国家在中国践踏人权的问题上采取“绥靖政策”,实际上沦为“慢性谋杀刘晓波的帮凶”。

杨建利警告说,如果世界领导人继续默许中国政府的做法,会有更多的人权活动人士身陷囹圄或失踪。

这次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名为“刘晓波的悲剧”。就在举行听证会的几个小时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2010年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完全违背了这一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中国最著名的人权政治犯刘晓波星期四去世,终年61岁。他在生命最后时刻同肝癌病魔的斗争引起高度关注,使他的死亡与他的生命一样引发争议。

刘晓波生命的最后八年是做为政治犯在狱中度过的。他肝癌晚期才获准保外就医,在沈阳一家医院去世。沈阳司法局宣布,死因是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的声明说:“中国失去了一位有高度原则的典范,刘晓波应得的是我们的尊重和赞美,而非牢狱之灾。”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在声明中写道:“我们对刘晓波在其病情转为末期癌症前未能被送往有关机构接受足够的治疗深感不安。中国政府对于刘晓波的早逝负有重大责任。”

中国对德国、法国、美国和联合国人权专员对中国的批评表示抗议。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责“某些国家”干涉了中国的“司法独立”。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13日发表未署名的社论,指责刘晓波保外就医期间,西方舆论“扰乱”无助于他平静接受治疗。社论写道,中方一直把精力放在对他的救治上,但“西方的一些力量”却试图把此事政治化。

《环球时报》的社论还写道:“刘晓波生活在中国几百年来发展最快的时代,这是被广泛称为‘中国奇迹’的时代,但他却在西方势力支持下示范对国家主流的对抗,从而决定了他的人生悲剧。”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呼吁中国解除对刘晓波妻子刘霞的软禁。蒂勒森在声明中表示:“我谨向刘晓波的夫人刘霞以及他所爱的所有人致以诚挚的悼念。我呼吁中国政府解除对刘霞的软禁并允许她按照自己的意愿离开中国。”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在声明中表示,中国当局在刘晓波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控制并孤立他和他的家人,拒绝让他自由选择医疗方式。她说:“中国政府的傲慢、残忍和冷酷令人齿寒──但刘晓波为中国人权与民主奋斗的理念必将长存。”

图片集:刘晓波病逝:纪念,追忆,哀悼和抗议(34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热点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