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佩洛西:刘晓波的精神将永远流传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医院中病逝的消息持续引起美国国会强烈反应。在消息传出后第二天,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Rep. Nancy Pelosi, D-CA) 7月14日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中国政府不断打压和磨灭,刘晓波的勇气和精神将永远留存。

佩洛西说:“我们为刘晓波的逝去表示哀悼,并慰问他的妻子。我和史密斯议员曾希望刘晓波有机会能到美国来接受治疗,我们对于中国政府不允许这么做感到很失望难过。刘晓波的勇气、他的文章和他对民主自由的陈述将会永存,我们也会确保这些能流传下去。”

面对来自国际各界的强力谴责,中国政府数度指责外国干预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据法新社报道,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星期五说,中国已向美国、德国、法国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提出抗议。

对此,佩洛西回应称,刘晓波不是中国内政问题,这是普世的人权价值问题。佩洛西说:“他们自天安门事件以来就一直这么说。他们总是说这是他们的内政。不,这不是。这是价值观的问题。”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非洲、全球卫生、全球人权与国际组织小组委员会星期五以“刘晓波之悲剧”召开听证会,出席听证会的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说,他认为中国政府只是以“内政”作为借口逃避讨论人权问题。

“我不觉得中国政府真的认为人权是有国家色彩的,中国式的人权、美国式的人权、法国式的人权这些东西,人就是人!他们也知道,”林培瑞进一步分析,“他们那么说的原因是要打棍子,把这个问题打回去,把这种批评打回去,他们不想面对这个问题,所以他说这是外国的价值观,不是中国的价值观。这只是种说辞而已,连他们自己内心,我不相信他们觉得人权是有各种民族色彩的。”

刘晓波终其一生多次入狱,人生的最后八年因参与2008年的零八宪章运动而做为政治犯在狱中度过。林培瑞教授说,虽然零八宪章运动被中国政府打散了,但这项运动的精神还在,即使没有了组织架构,但只要有理念,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能重新展开,继续流传延续下去。

美议员推动法案将中国使馆街道更名“刘晓波广场”

曾为刘晓波和刘霞的国际律师杰恩瑟(Jared Genser)在听证会上呼吁,世界不能忘记刘晓波的奋斗以及他为何而战,他也呼吁美国国会能推动立法,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前的街道名称改为“刘晓波广场”。

今年5月,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和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籍众议员麦道斯(Rep. Mark Meadows, R-NC)分别在参议院和众议院推出同名法案,要求将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前的街道名称更名为“刘晓波广场”。目前克鲁兹参议员的这项法案在参议院正受到多位议员的支持。克鲁兹在其今年早些时候的声明稿中提到:“从天安门广场到台湾,证据清楚显示华人世界希望并能够实现民主。大胆的外交途径是有用的,我敦促国会两院的同仁,以及行政当局能将刘晓波博士和其他勇敢的异议人士的困境列为我们和中国交涉的重点核心。”

国会的这项法案势必会引起中国方面强烈反弹,维吉尼亚州的盖瑞特众议员则回应称:“中国必须了解,如果他们不给予基本的人的尊严,如果他们继续因为信仰或与什麽人有联系就关押人民,那么我认为美国有责任要发声。当我们享有与中国紧密的贸易关系时,我们应该思考是否要限制这段关系的某些层面,直到中国政府让他们的人民有基本的尊严和某种程度的自决。”

2016年克鲁兹参议员也曾提出过同样的法案,当时在参议院获得全体一致的赞成表决通过,不过在众议院方面则在监督小组委员会卡关,没有成功送交表决,胎死腹中。

这项法案目前受到国会参议院方面很大的支持,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籍图米参议员(Sen. Pat Toomey, R-PA)和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都是这项法案的共同联署人。

众议院方面的同名法案则有新泽西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共同联署。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