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0 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美议员追忆六四 :自由道路上中国似乎走错方向


资料照:美国国会山

“我永远不会忘记天安门广场上站在坦克前面的那名青年,那个场面证明了人们希望追求基本自由的精神以及为之而奋斗的勇气,”来自新泽西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回忆起30年前天安门广场上血腥镇压说,那幕“坦克人”的画面深深震撼了他。

身为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民主党成员的梅嫩德斯议员还说,“我曾经期望他可以成为中国为人民实现开放的一个转折点,但很不幸,结果是更严厉的压迫。”

资料照:一名北京市民在长安街孤身站在坦克车队前。(1989年6月5日)
资料照:一名北京市民在长安街孤身站在坦克车队前。(1989年6月5日)

对于30年前中国政府选择出动坦克镇压,最后以流血冲突收场的天安门运动,在美国国会中有许多与梅嫩德斯议员感到相同失望的议员。

“显然,当时全世界似乎正进行变革,各地都在发生变化,人们希望那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不幸的是,人们展现出巨大的勇气,但并没有带来我们期待中国人民看到的民主开放,”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对美国之音说。

鲁比奥参议员同时是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他还说,中国的民主发展是一种渴望,“必须从中国人民身上萌生出来的渴望,”而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政府是30年来最封闭、最不开放的。

“这令人深切担忧,在自由的道路上,中国政府似乎走错了方向,”鲁比奥说。

来自俄亥俄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夏伯特(Rep. Steve Chabot, R-OH)回忆起30年前看到天安门事件的新闻,也提到了“坦克人”。

“我还记得当时在电视上看到这名青年,并被他那种精神和那所代表的意义深深感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夏伯特说。

“我当时想,也许中国人民从此将拥有自由,就像发生在铁幕后面的东欧人民一样。突然之间,在学生与政府的几天会谈,基本上学生的诉求、非常合理的诉求被拒绝之后,坦克出动,人们被杀害,可能有几千人,虽然中国一直都不公开那个数字。”

议员担忧:天安门事件30年了,问题是我们现在是什麽处境?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共和党人加德纳参议员(Sen. Cory Gardner, R-CO)说,他至今仍然记得天安门广场上中国人民挺身反抗中国高层及其决定的勇气与勇敢。

他忧心的说:“问题是我们今天的处境。中国的走向令我担忧。中国的自由在减少、机会在减少,他们的经济自由似乎越来越多,而个人社会自由却越来越少。”

来自马里兰州的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卡丁(Sen. Ben Cardin, D-MD)在与美国之音的访谈中感叹说,至今为止,那场血腥镇压仍是一场悲剧。

“我们看到很多中国人民反抗高压政府的勇气,可是当局的做法令人愤慨,它激起了反对该政权的国际舆论。到今天为止,那都是场悲剧,它象征了抗议者的勇气和中国政府的压制,”卡丁议员说。

议员:期盼有朝一日中国人民也能有被尊重的机会

加德纳参议员称,他了解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体制,但民主政治其实是政府对人民的一种尊重。

“但我希望他们(中国)能尊重每个人及其发声的尊严,希望他们能尊重不同种族、文化和宗教的差异,”加德纳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回答说,“希望他们能尊重我们希望共同努力推动人权发展,并且能在贸易领域和对待人民方面在国际上扮演负责任的角色。”

卡丁参议员也说:“(希望)中国政府从尊重自己人民开始,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选择他们想要信仰的宗教,有表达的自由,有迁徙的自由,能拥有机会。在中国这都不是往正确的方向进展,所以希望看到中国政府能开始从尊重本国人民做起。”

夏伯特众议员则提到,虽然共产党统治下中国民主30年来的发展令人失望,未来也难以乐观期待,但他期盼中国人民未来能真正享有自由,包括宗教和言论自由。

“(中国)人民不是真的自由。他们比起几百年前生活好多了,绝大部分人民今天不再饿肚子,但他们渴望自由,那是他们真正需要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