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2 2024年5月22日 星期三

美国官员批评中国的“非常规”借贷行为


资料照: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非洲各国领导人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2018年9月3日)
资料照: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非洲各国领导人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2018年9月3日)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的高级顾问尼曼(Brent Neiman)星期二警告说,中国拖延债务缓解可能加重几十个中低收入国家的负担,这些国家多年来出现债务偿还问题、发展速度降低和投资不足。

尼曼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个活动上批评中国“非常规”的借贷行为以及未能推进债务的缓解。

尼曼表示,据估计中国的未偿官方贷款在5千到1万亿美元之间,主要是对中低收入国家的贷款。

尼曼说,很多这些国家都面临债务困难,之前的借贷主要是治理新冠病毒和经济困难。现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又导致粮食和能源价格飞涨,而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先进国家的利率升高导致最大的净资本流出新兴市场。

他说一个系统性债务危机还未出现,但经济困难和国内的薄弱环节正在增加,可能会恶化。

尼曼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双边债权国,债权已经超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巴黎俱乐部所有官方债权的总和,因此对债务议题负有独特的责任。

尼曼说,有多达44个国家对中国的债务都超过他们国内生产总值的10%,但北京在这些国家需要帮助的时候一直未能减免这些债务,而是选择延长贷款期限或宽限期,甚至最终增加贷款的净值。

尼曼说,中国缺乏透明度并经常使用保密协议增加了协调债务重组努力的复杂性,意味着对中国的负债从多边监督中“被系统排除”。

尼曼说,中国的“非常规”行为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无法获得标准的融资保证。

他说,中国2020年对厄瓜多尔的债务行动并拒绝阿根廷的债务重组,即使巴黎俱乐部的债权人可能会这么做,都显示了中国的“非常规”借贷行为。

尼曼说,“在很多情况下,中国不是唯一拖延迅速有效执行典型(债务重组)剧本的唯一债权国。但在整个国际借贷环境中,中国缺乏参加协调债务缓解是最常见和最严重的。”

(本文依据了路透社的报道)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5/22【时事大家谈】伊朗总统坠亡 习近平少了一位好朋友? 中日韩峰会在即 习近平分化美印太联盟? 嘉宾: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共同主任、中国项目主任孙韵;韩国檀国大学政治外交系主任金珍镐;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王顺文;主持人:樊冬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