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6 2020年9月22日 星期二

迪士尼承认《花木兰》引发争议 美议员痛批电影为中共宣传


北京一个公交车站的迪士尼电影花木兰的广告。(2020年9月9日)

迪士尼公司公开承认,耗资两亿美元的迪士尼动画真人版《花木兰》部分场景选择在新疆拍摄的决定为他们引来了许多“关注”。《花木兰》上周末在除中国之外的全球各地放映后引起各界骂声不断。多位美国国会议员也纷纷严厉表态,谴责迪士尼对中国卑躬屈膝的态度。

据彭博社报道,迪士尼公司首席财务官麦卡锡(Christine McCarthy)星期四(9月10日)在参加美国银行一场讨论会上发言时说,《花木兰》大部分的场景都是在新西兰拍摄,但那20个在中国拍摄的地点是为了展示一些“独特的风景和地理环境”,目的是希望能更准确的描绘作品中那个国家历史背景的样貌。

“这引起了很多关注(publicity),”麦卡锡坦承地说,“我们谈到这就好。”

重金打造变“烫手山芋” 美议员连番谴责、发函

麦卡锡并未进一步说明获得了什么样具体的“关注”,不过她这番说法等于承认了电影上映后所引起的巨大争议。

耗资两亿美元、争议不断的迪士尼动画真人版《花木兰》上个周末在全球少数几个国家院线和Disney+串流平台上映后,因为在新疆拍摄并与新疆地方当局合作而饱受批评。该影片在片尾鸣谢中特别对新疆自治区宣传部门和公安部门表示感谢,引起各界挞伐。

麦卡锡称,在中国拍摄电影需要寻求有关政府部门的核准。“在电影里答谢那些允许你拍摄的国家和地方政府是很常见的,”麦卡锡解释说。

不过,多位美国国会议员仍无法接受制片方选择与涉及侵犯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穆斯林人权问题的中国有关当局合作。

资料照:美国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2019年11月18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资料照:美国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2019年11月18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这是个事,基本上他们是去感谢那些集中营,那些集中营的工作人员和执行人员,他们欠公众一个解释,”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对美国之音说。

《花木兰》电影过去这周末在全球播映后,迅速在推特上发文谴责迪士尼公司的霍利参议员星期三(9月9日)致函迪士尼首席执行官查派克(Robert Chapek),谴责该公司在制作电影《花木兰》期间“粉饰仍在持续的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的种族灭绝行为”。

霍利参议员在信里特别提到,《花木兰》在片尾的鸣谢中对新疆吐鲁番公安局以及中共在当地的宣传部门表示“特别感谢”。

他说,“迪士尼对正在进行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事件的粉饰”违反了公司应有的原则。

霍利还在信中对迪士尼公司提出多项质问,包括是否会将《花木兰》撤出迪士尼+串流平台,以及是否会把这部电影的利润捐给致力于打击新疆的人口贩卖和其他暴行的非政府组织等。

“孝亲”变“忠君” 美议员担忧中国势力影响已不仅限审查

《花木兰》星期五(9月11日)在中国院线上映。不过,还未正式登上中国电影院大荧幕,就被分析人士和網友指责剧情已脱离原本故事主题。中国网络名人方舟子批评“电影侮辱了中国经典”,指改编过后的真人版《花木兰》强调宣扬“忠君”思想,歪曲原本的“木兰代父从军”传说中所表达“孝”的主题,这是在配合中国“正能量”论述。

迪士尼、好莱坞等美国影视产业受中国共产党势力影响的问题早已被美国国会深切关注,而渗透的程度或已不再仅限于内容的审查。参众两院也多次就有关问题召开听证会讨论。

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下属的国际贸易、关税和全球竞争小组委员会曾在今年六月底就中国信息审查制度所构成的经贸障碍召开听证会。该小组委员会主席、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很明显的,这种情况正变得愈来愈普遍。”

资料照:美国联邦参议员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
资料照:美国联邦参议员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

“大部分的人对于这些事可能不是真的很了解,”科宁参议员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说,“在我看来,这像是另一个案例,他们又可以逃过对维吾尔人和在中国严重的人权侵犯问题,电影某种程度上甚至有点像在美化他们。如果人们再挖掘深入一点,我认为许多人就会觉得很恐怖。”

霍利参议员对美国之音提到,他担心的是中国政府信息审查的触角已经伸进到美国影视文化领域的核心。霍利说,他察觉美国的影视创作领域似乎已习惯遵守中国政府的审查规定。

他说,“我认为令人担忧的是美国的制片商已屈服于中国政府审查的要求,愿意卑躬屈膝听从于中国政府和取悦中国政府,就像我们最近在迪士尼看到的那样。”

“我们近来有看到报道,谈到制片商是如何根据他们认为中国观众、中国政府会接受的角度来选角。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导致他们违反了基本的美国原则,也就是我们对平等自由的承诺,”霍利对美国之音说。

来自田纳西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布莱克本(Sen. Marsha Blackburn, R-TN)星期四在推特上直接批评迪士尼是在帮中国政府做宣传。

“迪士尼的《花木兰》是共产主义中国审查制度如何从中国大陆伸向了各地的缩影,”布莱克本说,“这部电影不过就是一部由美国媒体集团制作出来的很花俏的宣传片。”

美企的处境:中国市场和美国价值二选一

中国经济的胡萝卜和审查制度的大棒子为包括好莱坞在内等美国各个想进军中国市场的产业带来了无形的双重压力:美国制片商一方面要努力获得广大中国观众的欢迎,一方面要避免触及北京不悦的领域。

霍利担忧地表示,迪士尼《花木兰》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也不是唯一的案例。美国企业为了争取经济市场的胡萝卜而迎合中国政府施行自我审查的情况已屡见不鲜。

“(这样的情况)会愈来愈多,因为中国政府清楚地知道美国公司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就像我们看到NBA那样,”霍利说,“中国政府不怕向美国公司施压,要他们向北京的各种要求屈膝。”

霍利呼吁美国企业能挺住立场,不要为了中国市场而放弃美国所支持的普世人权价值。“我认为美国公司必须站稳立场说,听着,我们不会妥协放弃我们的基本原则,我们绝不会妥协、违背美国的法律,我们不会为了想要获得什么,为了取悦北京而妥协我们作为美国人所认同的事情,”霍利说。

“如果他们现在不做出那样的决定,以后就会愈来愈困难。”

“中国可能是个很重要的市场,但我们必须坚信美国的一些事情,”国会中时常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斯科特(Sen. Rick Scott, R-FL)对美国之音说,“作为美国人,我们深信全世界的普世人权,而不是只有美国的人权,也不是只有在方便的时候才相信人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