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3 2020年9月29日 星期二

"只许战狼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中国外交官是否该被禁用推特?


国会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在国会参加听证(2018年6月21日)。

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在中国被禁,但是自2019年以来,中国外交官员纷纷在推特开设账号,为中国共产党展开政治宣传,有时还发表“战狼”言论。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外交官在推特上抛出新冠病毒源自美军的阴谋论后,美国国会一些议员敦促推特封禁中共外交官员的账号。那么,中国外交官是否应被禁用推特?星期四(9月10日)来自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的两位议员在一场辩论会上展开了激辩。

美国议员:应当禁止屏蔽推特的中共官员使用推特

在这场由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举办的辩论会上,来自威斯康星州的美国国会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认为,应该禁止中国外交官使用推特。

他说:“不应让剥夺民众自由使用社交媒体获取信息的那些政府的官员,能够利用这些社交媒体平台来散播宣传。这实际上与宣传本身的性质无关,而是在于他们不允许自己的民众使用那些平台,但他们却将那些平台武器化,来针对我们。”

今年3月,在中国外交官赵立坚在推特上称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国军人带到武汉之后,加拉格尔众议员和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曾联名致信推特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敦促他删除中共官员在推特上的账号。他们在信中说,中国共产党“正在发动一场巨型宣传攻势,改写COVID-19历史,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洗白该党的谎言。”

加拉格尔在星期四的辩论中说,中共有关新冠病毒的虚假宣传是最明显的例子,表明让中共使用这些平台会如何使他们有机会将虚假信息嵌入国际舆论之中。

他说:“对中共来说,推特不是公开讨论和辩论的场所,而是散播虚假信息、为其国际活动提供便利、以及压制讨论和辩论的工具。”

他认为,在中共继续禁止本国民众使用推特的情况下,让中共官员继续使用推特,事实上是在容忍中国封禁推特的做法。他说,与其让中共继续限制互联网自由,民主社会至少能做的是,确保中共官员不会从他们限制民众的服务中受益。

他说:“我们都应发出的这个掷地有声的信息非常简单,那就是,习总书记,推倒那堵防火墙。我要说的是,这不是控制信息;恰恰相反,这是为了揭露中共控制信息、意图将其极权控制意识形态输出到全世界这一事实。”

欧洲议员:应采取更具战略性方式应对中共宣传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欧洲议会议员米丽安·莱克斯曼(Miriam Lexmann)与加拉格尔众议员都是新近成立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 (The Inter- 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的成员。莱克斯曼说,中国是民主国家需要应对的巨大挑战,她理解支持封禁中国外交官推特账号所持的立场,但她认为,这么做存在一些问题。

她说:“我来自前极权国家。我知道,如果我们开始限制言论自由,或任何形式的自由,最后可能不利于我们,尽管我们有这么做的积极理由或目标。这是我的根本观点,那就是,如果我们为每个人获得平等对待而抗争,我们就不能去限制某些人的自由,尽管我们知道这些人会利用他们的自由来针对我们。”

她认为,允许中国外交官使用推特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展现西方民主社会与中国的不同,如果禁止他们使用推特,将会削弱中国不应封禁推特这个立论点。

她说,一旦禁止中国外交官使用推特,接下来可能还会要接着去封禁更多的账号,而有关为什么不封禁其他操纵民意的推特账号的讨论可能也会接踵而至,并在这些问题上越陷越深(on a slippery slope)。

莱克斯曼认为,相比封禁中国外交官的推特账号,如何提高民主社会应对中共宣传的能力,可能更为重要。她说,封了中国外交官员的账号,还可能会有其他来自中共的宣传账号涌现出来,对民主社会造成同样有害的影响。她认为,应对中共宣传,应采用更具战略性的方式,比如推特已经采取的一些做法。

今年8月,推特宣布对政府机构、政府官员和国家媒体的账户进行标注,以把他们跟普通用户区别开来。今年6月,推特还删除了超过17万个与支持北京有关、宣传中国影响力的账号。推特说,这些账号散布有关香港抗议和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

莱克斯曼指出,拿破仑曾说,当敌人犯错的时候,切勿打断他们,而中共官员在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已经犯了很多错误,令他们的政治宣传和形象力行动丧失信誉。

美国民众怎么看?

在星期四的这场辩论开始之前,主持人对观众做的在线调查显示,支持封禁中国外交官推特账号的人数比例为25%,反对的比例为75%。辩论结束后,支持者的人数比例上升了14个百分点,但持反对态度的仍占多数。

在华裔中间,对于是否应当封禁中国外交官推特账号也有不同的看法。

纽约市立大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学生罗姗(Rosanne)对美国之音说:“Twitter是美国这边的社交媒体,在我眼里,华裔的眼里,那肯定是支持禁止他们。……你居住在美国,你肯定是想要以你现在所居住的国家的利益为先。”

纽约人杨汉青也支持严格监管。他说:“我们应该要严厉的监管,不可能让碰瓷美国的声音在美国肆无忌惮的来影响美国,站在民主党的角度来指点共和党,站在共和党的角度来指点民主党,他们的目的就是在搞坏美国的。”

发型设计师爱丽丝(Alice)则认为,应当要秉持言论自由的原则。她说:“如果你去关闭某一个,不管是哪一个,我觉得都不太合乎言论自由这一条。”

在百老汇经营一间舞蹈工作室的维克(Vic)认为,美中双方理念不同,暂时关闭中方官员推特账号,让双方保持距离,未尝不是件好事。她说:“不同的理念很难融合,那么冷静一段时间,也许那边(中国)会有别的想法,会有改变,美国这边呢需要点儿平静,……双方都需要一个疗伤的过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