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0 2024年6月18日 星期二

国会共和党人针对是否全面封禁TikTok激烈交锋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

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Sen. Josh Hawley)和来自本党的参议员兰德·保罗(Sen. Rand Paul)星期三(3月29日)就是否该全面禁止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TikTok陷入激烈争辩。这凸显出国会在有关问题上仍呈现分歧。尽管大多数两党议员都认同TikTok所构成的安全威胁,但在如何处置的问题上还未取得一致共识,少数分属左翼进步派和右翼保守派的两党议员已公开表示反对全面封禁。

来自密苏里州的霍利长期以来主张TikTok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并多次呼吁美国应禁用TikTok。

今年1月,霍利提出《美国设备禁用TikTok法》(No TikTok on United States Devices Act),目标在于全面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并禁止与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商业活动。

国会参众两院在去年通过了霍利提出的《政府设备禁用TikTok法》(No TikTok on Government Devices Act),并由总统拜登签署生效。法案在今年3月正式生效。

星期三,霍利在参议院发言,要求全院针对TikTok进一步采取行动,无异议通过他的《美国设备禁用TikTok法》。

“TikTok的问题不是应用程序上的影片。TikTok的问题是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后门,进入个人生活和资讯,进入每一个美国人最私密的细节,”霍利说。

他接着指出许多国会议员们担心的问题,也就是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联。

来自密苏里州的霍利参议员说,“我们知道TikTok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连接是真实的。我们知道TikTok是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我们知道字节跳动有中国共产党员在他们的领导层。事实上,字节跳动的总编辑是个党委书记。我们知道共产党对TikTok和字节跳动员工进行了训练。我们有视频,他们在北京这么做。”

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Shou Zi Chew)上周四(3月23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接受民主共和两党议员将近五个小时的连环“拷问”。

周受资在数据安全和内容管理上做出了一系列解释和承诺,但在回答中国政府影响的具体问题时常常闪躲。而议员们总体上并不满意周受资的回答。

“当他上个星期被问到有关问题时,TikTok首席执行官没有否认这种间谍行为,”霍利说。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兰德·保罗。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兰德·保罗。

不过,霍利要求院会无异议通过全面禁止TikTok议案的提议立刻遭到同党籍的保罗参议员反对。

“有两个主要的理由我们不应该这么做,”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保罗说,“一个是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是受到保护的,无论你喜不喜欢。第二个原因是宪法实际上禁止褫夺公民权法案。你不能针对一个个人或一个公司制定特定的法案。因此,这法案违反了这两个重点,相当明显的重点。”

“褫夺公民权法案”(bills of attainder)主要内容指的是允许政府在没有经过审判程序的情况下,惩罚被认为是犯罪的一方,刑罚大多为褫夺公民权利和没收财产。在美国,褫夺公民权法案是违反宪法的。

保罗参议员还指控不断以国家安全为由来主张禁止TikTok的做法是在“鼓吹恐惧”。他还进一步指出,美国大型科技公司都和TikTok一样在收集大量的美国用户数据。

保罗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对那些鼓动恐惧的人有所提防。我认为我们应该对那些利用恐惧来哄骗美国人放弃我们的自由、来规范和限制我们第一修正案的人有所警惕。每一项有关TikTok收集数据的指控其实都可以适用在美国国内大型科技公司。”

霍利也随即作出反击。他首先询问保罗议员是否愿意回答他一个问题。保罗议员拒绝之后,霍利再次发言,反驳保罗所引述的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的观点适用在TikTok的情况上。

“我从来没有在这个院会听过保护间谍的权利,”霍利说。

“我没有意识到第一修正案包括从事间谍活动的权利,来自肯塔基州的参议员提到权利法案,我一定是漏掉了我们权利法案里中国政府监视美国人的权利,”霍利以讽刺的语气说道,“因为那正是我们现在讨论的事情。”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马可·鲁比奥。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马可·鲁比奥。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Sen. Marco Rubio)随即加入论战。

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的鲁比奥在国会中也不断大力推动立法,希望禁止TikTok在美国运作。

他一进入院会就直接反驳了保罗参议员根据第一修正案所提出的理由。

“这不是第一修正案的问题,因为我们不是在禁止那些扭来扭去的跳舞视频。我不知道有没有更好的说法,但那不是我们要禁止的东西,这不是关于网络上的视频内容,这是关于这家公司的运作方式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危险,”鲁比奥说。

鲁比奥接着表示,TikTok的核心问题在于它是一家受到中国共产党影响甚至控制的公司,因为在中国所有的私营企业都必须配合政府的要求行事。

“我不在乎谁拥有字节跳动,不在乎它是不是100%由美国人拥有,字节跳动在中国境外运营,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在中国没有私人企业,他们是不存在的,”鲁比奥说,“根据中国法律,他们的国家安全法和国家情报法,中国的每一家企业必须做任何共产党要他们做的事。共产党可以告诉字节跳动,我们想要你用这样的算法来向美国人推送这样的视频,说服他们某件事,他们必须照做,他们没有选择。”

“他们可能不想照做,但问问马云他发生了什么,”鲁比奥说。

除了在院会与本党同仁辩论,保罗参议员星期三还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信使日报》(Courier-Journal)发文表示:“国会共和党人提出了一项永久输掉一代人选举的国家战略:禁止使用名为TikTok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有9400万用户,其中主要是美国年轻人。”

这位保守派的共和党参议员写道:“在禁止TikTok之前,这些审查人员可能会发现中国政府已经禁止了TikTok。嗯......我们真的要效仿中国的禁言吗?”

TikTok是中国短视频分享平台抖音的海外版,虽然TikTok和抖音同属字节跳动并享有同样标识,但是中国境内居民一直以来只能使用境内版的抖音,自TikTok于2016年诞生之初,他们就无法下载该程序。

与此同时,一些民主党进步派议员也开始公开发声,对全面禁令表示质疑

上星期五,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Rep. 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一段TikTok视频中反对TikTok禁令,称其“前所未有”,并表示国会尚未收到有关TikTok的机密简报。她说:“这对我来说感觉不对。”

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Rep.Ilhan Omar)星期二发表声明,她承认担忧社交媒体平台上的隐私和私人用户数据被收集是合理的,但认为TikTok禁令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她还指出:“美国模式依赖于我们对这些自由的保护——公开发言反对政府的能力,或者如果你愿意的话,分享一段10秒钟的烹饪你最喜欢的食物的视频。这就是我们民主和宪法的美妙之处。这就是我们与像中国这样的威权政权不同的地方。这就是我们应该为世界树立的榜样。”

不过,目前国会两党议员反对TikTok的声音仍然更为强烈。

除了霍利参议员的法案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外,国会目前还有多项内容类似但细节有些微不同的法案,目标都是在限制TikTok在美国的运作。

鲁比奥参议员和共和党众议员麦克·加拉格尔(Rep. Mike Gallagher)以及民主党众议员拉贾·克里什纳莫迪(Rep. Raja Krisnamoorthi)今年联袂提出《反中共社交媒体法》(Averting the National Threat of Internet Surveillance, Oppressive Censorship, and Influence, and Algorithmic Learning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ct,简称ANTI-SOCIAL CCP Act),将禁止来自中国、俄罗斯及其他令人关切的国家的社交媒体公司进行所有业务交易。这项法案去年12月在上届国会曾由同一组议员提出。

在这项议题上,国会中获得两党呼声最大的法案则是由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来自维吉尼亚州的马克·沃纳参议员(Sen. Mark Warner)和共和党党鞭、来自南达科他州的联邦参议员约翰·图恩(Sen. John Thune)本月共同提出的《限制法》(RESTRICT ACT) 。这项议案赋予美国商务部施加限制的权力,包括全面禁止TikTok和其他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技术。

白宫已表示支持推进这项立法。不过,这些法案未来是否将取得进展仍不得而知。任何法案必须先通过管辖权所属的委员会后,才能送到全体院会等候表决。法案在分别获得参众两院的院会表决通过并统一文本后,还要送交白宫,由总统签署,才能生效成为法律。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