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特朗普评论众院民主党人有关反犹主义的争议


特朗普总统在启程前往阿拉巴马州之前在白宫外对记者讲话。(2019年3月8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五说,民主党议员对一项反偏见的决议案的投票是“可耻的”,因为这项决议案在谴责反犹言论方面做得不够。

美国众议院星期四谴责了所有形式的仇恨言论,这是几个月来美国众议院第二次谴责这种言论。民主党人试图以此来结束本党一名众议员所发表的、被很多人视为反犹的言论所引发的争议。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说,这场争议显示“民主党已经成为一个反以色列党。他们变成了一个反犹太党,这太糟糕了。”

众议院以402票对23票通过了这项决议,其中一名共和党议员投了“出席”票,也就是在场但不表态。该决议旨在不点名地谴责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新科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上周在华盛顿的一个活动上的言论。奥马尔当时说:“我想谈谈在这个国家里那种说推动效忠外国是没问题的政治势力。”

奥马尔暗示犹太裔或坚定的亲以色列议员对美国和以色列有双重忠诚。今年早些时候,奥马尔还在推特上发表了有关亲以色列的强大游说组织“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影响力的言论。她使用了有关犹太人和金钱的比喻,暗示AIPAC成员大把撒钱来影响立法人员有关以色列问题的决策。

奥马尔去年当选为国会的两位穆斯林女议员之一,竞选期间她也为她的一些推文和言论暗含反犹主义而道歉。

上个月,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决议,谴责了奥马尔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AIPAC及其用金钱来推动国会颁布亲以政策的言论。

奥马尔的言论暴露出民主党内部在宗教、种族和年龄等方面存在深深裂痕,这些裂痕阻碍了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推进民主党政治议程的努力。奥马尔的言论还突显出,民主党高级领导层与奥马尔、密西根州联邦众议员拉希达•特拉比和纽约州联邦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等新成员之间存在代际冲突。这些新科议员一上来就毫不犹豫地在从气候变化到弹劾特朗普等各种问题上展开激烈辩论。传统上,国会新议员在上任的头几个月里会保持低调。

但在社交媒体催生即时新闻的时代,索马里难民出身的奥马尔等人凭借直言不讳的风格在政治辩论中获得了超越了本人资历的显赫地位。

佩洛西周四对记者说:“我不认为她(奥马尔)理解这些话的全部份量。我相信她的话不是基于任何反犹态度。”

佩洛西将奥马尔的言论描述为新议员成长过程的一部分。她说:“我理解倡导者是如何带着他们的热情进入国会的。但当你跨过门槛进入国会时,你的话的份量比你在外面对人喊叫时要重得多。”

但共和党领导层表示,民主党未能在决议中单独指出奥马尔和反犹太主义,这表明民主党正在发生变化。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星期五对记者说:“民主党的进步派和社会主义派进行了反击,他们赢了。没有惩罚,甚至再犯时也没有,---反犹主义受到的惩罚减少了。”

批评人士呼吁将奥马尔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一个重要职位上撤下来。

这份最新决议的措辞本身就在民主党内部引发了激烈的辩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其他民主党领导人扩大了决议案的谴责范围,谴责所有形式的仇恨言论,除了反犹主义还有伊斯兰恐惧症和白人至上主义言论。

周四上午,来自佛罗里达州的犹太裔民主党众议员泰德·多伊奇在众议院发表了激情演说。他说,“反犹主义值得单独重视。它值得特别指出。”

多伊奇还提到,共和党人也使用过反犹太的比喻。民主党人批评过特朗普总统在竞选广告中使用亿万富翁、民主党捐款人乔治·索罗斯的照片,同时使用犹太全球主义阴谋论的比喻,并在推特上发布一张照片,上面有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在其旁边看起来是一个犹太之星和一堆钱。

2017年8月,在维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举行的白人至上主义集会期间发生了一名抗议者被杀的事件后,特朗普总统表示“双方都有责任”,这也引发了广泛批评。

星期五,民主党主控的众议院通过了《众议院一号决议案》(HR1)。民主党领导层原本想突出展示这项标志性的法案,这是民主党重新成为众议院多数党之后推出的涉及投票权、竞选资金改革和操守规范的重大立法。但是反仇恨言论决议案的措辞引发的内讧盖过了HR1的风头。民主党领导层希望星期四的表决能让议员们摆脱这项争议的纠缠,并让投票权法案的通过为本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