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0 2019年4月18日 星期四

国际法院下令取消部分对伊朗制裁后美国宣布终止美伊友好条约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纽约联大会议间隙举行的联合反对有核伊朗峰会上发表讲话。(2018年9月25日)

国际法院下令美国取消对伊朗涉及药品、食品和飞机零部件的制裁,作为回应,美国宣布退出1955年与伊朗签署的友好条约。

这项友好条约确立了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当年美国和伊朗还是盟友,条约的部分目的是遏制冷战时期苏联在中东各地的影响。

退出条约标志着华盛顿与德黑兰紧张关系的最新升级。

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白宫对记者们说:“我们是与把伊朗从一个受尊敬的国际家庭成员变成流氓国家的阿亚图拉们有争端,我们与伊朗人民从来没有争端。”

博尔顿还说:“我们的政策不是改变政权,但是我们的确期望他们的行为能有重大改变。”他解释说,特朗普政府在重新对德黑兰实施制裁后,还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确保我们施加最大压力,以制止其在各个方面的恶行。”

在华盛顿重新恢复根据2015年国际核协议被取消的制裁后,伊朗向联合国的国际法院提起了诉讼,声称制裁违反了1955年的条约。

国际法院在星期三做出的裁决中说,美国的制裁有可能威胁民用航空安全,而涉及食品、药品和医疗设备的措施有可能对伊朗人的健康和生命造成有害影响。

裁决下令美国“按照自己选择的任何方式取消任何(影响这些领域产品自由进口的)障碍”。裁决还要求两国“不要采取任何有可能加剧或扩大本庭所受理的纠纷或使其更加难以解决的行动”。

法庭的裁决具有约束力,但法庭无法强制执行。

伊朗外交部长对法庭的裁决表示欢迎,他发推说,国际法院的决定是“法治”战胜了一个“非法政权”。

博尔顿却有不同看法。他对记者说,法庭的裁决“对伊朗是一个失败”,因为“它正确驳回了伊朗几乎所有的要求,但我们感到失望的是,国际法院未能认识到,在美国依照条约为保护自身的关键安全而重新施加制裁的问题上,该庭没有管辖权,不能下达任何命令。”

在博尔顿发表这番谈话之前,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在国务院对记者们说,“伊朗出于政治和宣传目的而滥用国际法院”。

蓬佩奥还说,“考虑到伊朗的恐怖主义、弹道导弹活动和其他恶行历史,伊朗按照条约所提出的主张是荒唐的。”

今年5月,特朗普总统宣布德黑兰没有遵守2015年的多国协议,美国随后重新对伊朗实施了制裁。按照伊朗与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加德国签署的那项核协议,伊朗对本国核项目实施限制,作为交换,国际社会减缓了对伊朗的制裁。

联合国旗下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监督伊朗核协议。国际原子能机构曾报告说,伊朗遵守了伊朗与“五常加一”签署的核协议。

根据博尔顿的说法,伊朗并没有拆毁核项目,而且有报告显示,伊朗实际上增加了核活动。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声称,伊朗有个“秘密的原子库房”。国际原子能干事长野之弥回复说,“本机构只在有需要时向实地派遣调查人员。本机构使用与本机构可以获取的信息有关的所有安全保障措施,但并不仅凭表面就采信任何信息。”

美国之音问到以色列的说法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回应,博尔顿说,以色列方面提供的证据“令人印象极为深刻”。

他说:“我们一直非常支持以色列的努力并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就此采取新的追踪步骤。”

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表示,伊朗仍然遵守着核协议。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还宣布,特朗普政府正在审议所有其它有可能让美国受制于国际法院有约束力的裁决的国际协议。

博尔顿说:“我们将开始审议所有那些仍有可能让美国受制于国际法院据称有约束力的司法管辖权和纠纷解决机制的国际协议。美国对那些针对我们提起的毫无依据的政治化诉讼不能袖手旁观。”

据博尔顿说,特朗普下令立即退出的一项协议是日内瓦公约有关解决争端的任择议定书。

博尔顿解释说:“这与所谓的巴勒斯坦国把美国列为被告、对我们把我们的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提出挑战的案子有关。我希望强调的是,美国仍然是《日内瓦外交关系公约》本身的签约方,而且我们期待所有其他缔约方都遵守其公约义务。”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