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2 2024年4月12日 星期五

美国在中东的领导作用面临严峻挑战


2023年3月10日,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Ali Shamkhani)(右)在北京的会谈结束后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王毅握手。照片最左边是沙特国务大臣、内阁成员和国家安全顾问穆萨伊德·本·穆罕默德·艾班。
2023年3月10日,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Ali Shamkhani)(右)在北京的会谈结束后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王毅握手。照片最左边是沙特国务大臣、内阁成员和国家安全顾问穆萨伊德·本·穆罕默德·艾班。

中国在促成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化干戈为玉帛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果,这对美国作为中东地区关键的外部力量中间人的长期作用提出了挑战。

北京说服主要竞争对手:利雅得和德黑兰重建外交关系抢了美国的风头,而华盛顿似乎无力干预以色列因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急剧右倾而引发的政治紧张局势。以色列极右政府激怒了巴勒斯坦人。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周三就3月10日宣布的沙特与伊朗的协议表示:“任何有助于缓解紧张局势、避免冲突并以任何方式阻止伊朗采取危险和破坏稳定的行动的事情都是好事。”

美国官员试图尽量减少北京在该地区的作用,称其远未取代美国:中东大部分地区仍处于五角大楼的安全保护伞下。

但中国的突破是一个真正的挑战,因为华盛顿仍然全神贯注于乌克兰战争,从长远来看,还要削弱北京在印太地区的外交和军事进展。

外交政策研究所中东项目主任詹姆斯·瑞安表示,如果有人能为中东地区稳定做出贡献,即使是竞争对手中国,华盛顿也很高兴。

他告诉法新社:“拜登政府非常明确地表示,在中东问题上,他们将支持安全,支持稳定。”

瑞安说,“总体而言,美国的参与将比过去更多地处于观望状态”,沙特人“非常清楚”地理解这一信息。

与利雅得关系紧张

中国介入之际,美国将伊朗视为该地区的主要威胁,而美国与长期盟友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已经恶化。

与此同时,美国介入以巴争端的能力已经大大削弱。

尽管本周达成了370亿美元的巨额合同,美国将向沙特出售更多波音喷气式飞机,但自拜登总统10月下令对两国关系进行审查以来,华盛顿与利雅得的关系一直紧张。

在沙特拒绝美国增加石油产量以压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飙升的油价的要求后,拜登公开表示这样做的“后果”。

相反,利雅得削减了产量,导致价格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上涨。

亚伯拉罕协议

沙特与伊朗的和解也威胁到美国制定的《亚伯拉罕协议》的最终目标:阿拉伯大国沙特阿拉伯在数十年的拒绝后承认以色列。

在华盛顿推动的谈判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于2020年启动了承认以色列的进程,此后摩洛哥和苏丹也纷纷效仿。

但利雅得却顶住了这样做的压力。

《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报道称,沙特希望得到华盛顿的安全保障,并在其民用核项目上提供援助,以换取承认这个犹太国家。

与此同时,拜登希望通过恢复 2015 年限制其核计划的协议—被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放弃—来打破与伊朗的僵局,但这种希望没有实现。
相反,德黑兰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

被以色列政治所困扰

以色列的动荡是另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尽管美国官员一再呼吁缓和局势,包括布林肯于1月底访问耶路撒冷和拉马拉,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暴力事件已经恶化。

以色列政治中的深刻分歧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这一进程,包括总理内塔尼亚胡削弱该国最高法院权力的举动。

日复一日,美国官员谴责煽动性行动,同时重申对以色列的“坚定不移”支持和对“两国解决方案”的承诺。

然而,这并没有对长期盟友内塔尼亚胡日益强硬的政府产生影响。

周四,布林肯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美国不会在“以色列充满活力的民主”中选边站。

“共识是最好的前进道路,”他谈到政治分裂时说。

但拜登政府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大约一百名民主党议员最近写信给拜登,对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方向表示担忧,并敦促这位美国领导人使用一切可能的外交工具,防止其“进一步损害国家的民主制度”。

他们告诉拜登:“在这个脆弱和可能引起冲突的时刻,美国始终如一和持续的外交领导至关重要。”

但瑞安表示,随着明年美国大选的临近,白宫影响以色列政治和巴勒斯坦问题的能力“将非常有限”。

他说,以色列人“现在更加自信了,尤其是在《亚伯拉罕协议》之后,他们有能力为所欲为”。
(本文依据了法新社的报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