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4 2020年4月3日 星期五

美军致力于研发新一代战略导弹拦截系统


美军2018年10月26日举行的一次导弹拦截试验(美国国防部照片)

五角大楼高级官员们说,国防部向国会送交的新财年国防预算反映了国防部对增强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重视,包括着手研发新一代拦截导弹的研制,以应对潜在对手越来越大的导弹威胁。但是一些资深国会议员说,军方斥巨资研制新款导弹截杀器RKV宣告失败的事件动摇了他们对导弹防御局的信心。

美国国防部核武器及导弹防御政策副助理部长罗伯特·苏佛(Robert Soofer)(右)(美国之音黎堡2020年3月12日摄)
美国国防部核武器及导弹防御政策副助理部长罗伯特·苏佛(Robert Soofer)(右)(美国之音黎堡2020年3月12日摄)

国防部分管核武器及导弹防御政策的副助理部长罗伯特·苏佛(Robert Soofer)和多位军方高级官员星期四(2020年3月12日)到众议院军委会作证。苏佛说,美国不能用20世纪的技术来应对21世纪的导弹威胁,国防部为2021财年导弹防御活动申请的203亿美元预算反映了美军推进新武器、新技术的努力。

苏佛:“我们正在阿拉斯加州部署导弹威胁早期识别雷达系统,研发可以跟踪高超音速等先进导弹的基于太空的新系统,探索可能在2020年代中期投入使用的国土安全多层导弹防御的各种选项,以辅助计划在本年代末期投入使用的新一代拦截导弹。”

导弹防御局局长希尔中将(Vice Admiral Hill)今年2月在解释新一代拦截导弹NGI的研制时说,这项研制将全盘考虑导弹防御系统当前和未来将面对的险恶环境,使新一代拦截导弹能在未来多年担负起保卫国土安全的重任。

美国国会众议院军委会成员特纳(Congressman Turner) (美国之音黎堡2020年3月4日摄)
美国国会众议院军委会成员特纳(Congressman Turner) (美国之音黎堡2020年3月4日摄)

不过,众议院军委会战略部队事务小组首席共和党议员特纳(Congressman Turner)说,导弹防御局曾斥资12亿美元为陆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研发新款的导弹截杀器RKV, 但去年5月宣布放弃这项研发,令他和许多议员对军方的表现非常失望。

“也许撤销这项研发最令人失望的是政府和承包商的失败之举导致这项研发的撤销。这个事件减损了我们对导弹防御局的信心。”

众议院军委会战备小组少数党领导人兰伯恩(Doug Lamborn) (美国之音黎堡摄)
众议院军委会战备小组少数党领导人兰伯恩(Doug Lamborn) (美国之音黎堡摄)

军委会另一位成员兰伯恩(Congressman Lamborn)对美国之音说,新一代拦截导弹的研制需要花费很多年时间。他担心未来几年国家的导弹防御系统是否能充分保护国土安全。

“我想我们开始研制新一代拦截器是一件好事,但是完全部署新一代拦截器需要好多年时间。与此同时,我们正在想办法以多层、多级防御的方式应对越来越大的潜在威胁,但我们这方面还没有定论。”

美军2019年3月首次成功实施了一次齐射拦截洲际导弹的试验,为有效防御敌方战略导弹在诱饵掩护下的潜在攻击增添了信心。

接下来,美军计划在年底前实施标准-3型第二批次A款导弹(SM-3 Block 2A)拦截洲际导弹的试验。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项试验将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高度关注,因为标准-3型第二批次A款导弹可以部署在驱逐舰上,因此会大大增加美军战略导弹防御的选项。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