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6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国会要求反制中国,美官员称正积极协助台湾拓展国际空间


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

正值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在台湾访问之际,特朗普政府官员也在国会山告诉要求美国以具体做法抗衡中国的国会议员,美国正在与台湾积极交往,并在亚洲、欧洲及拉丁美洲等地协助提升台湾国际地位,扩大台湾的国际地位,以反制中国在国际上孤立和挤压台湾国际空间的作为。

星期四(9月17日),美国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就“推进美国接触并在印太和其他地区对抗中国”举行听证会,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西半球事务首席副助卿朱莉·钟(Julie Chung)、欧洲及欧亚事务代理助理国务卿里克(Philip Reeker)在听证会上,多次提到美国政府部门为反制中国对台湾的胁迫在全球各地所作的外交努力,多位两党议员也都纷纷在发言和质询中表达对台湾的关注。

史达伟在阐述美国政府对台政策时说,美国“尊重台湾,我们对落实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的承诺非常坚定,如同对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一样,包括我们坚持台海两岸分歧必须和平解决,不能有胁迫或恫吓。最近阿扎尔部长对台湾的访问证明,美国将与台湾在包括如全球卫生的议题上合作。即将举行的对话将推进我们牢固的经济关系。我们也将持续有力地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

朱莉·钟说,美国与台湾、日本及韩国等亚洲民主伙伴在拉美地区的合作,是一个提高当地对中国认识的“重要工具”,当她访问拉美国家时,也会与台湾、日本和韩国在当地的大使公开会面以促进彼此共同的价值。

“西半球地区有台湾15个外交伙伴的其中9个。我们对中国正施压这些国家将外交承认转向北京保持高度警觉。维持台湾的外交关系现状、凸显我们共同的民主价值,并展现台湾在地区的接触及伙伴关系是我们的最重要优先事项。”

在答复参议员加德纳有关美台双边贸易协定的质询时,史达伟表示,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正在台湾访问,这个做法是为了要与美国的法律一致,那包括《台湾关系法》、《台湾旅行法》及《台北法》(TAIPEI Act,《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之简称),以便“让台湾有国际空间来应对在它西边那个较大的邻居”,通过对话而不是胁迫的方式来解决它们的分歧,包括行政部门与国会在对台军售等议题上的处理,也都是在完全符合美国各种协定的基础上进行,为的是要确保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分歧能够和平解决。

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在听证会上仍然紧盯国务院对内部文件“与台湾交往指导方针”(Guidelines on Relations with Taiwan)的态度。他曾经在7月的一场听证会上要求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对这个方针表明看法,因为他提出立法要求美国国务院修改指导方针的限制,允许台湾官员和军事人员在美国政府设施展示他们的旗帜和佩戴徽章(insignia),虽然他认为这是国务院可以决定的事,无须通过立法来要求。

克鲁兹说,比根经过审视台湾指导方针后以书面答复他,修改方针会造成与《台湾关系法》的“紧张”,但他无法接受国务院如此解读,他认为这是当时奥巴马政府的政治决定,与《台湾关系法》无关,《台湾关系法》中没有任何条文对此作出限制。他要求史达伟说明,究竟《台湾关系法》哪一个条文规定台湾军人不能在美国展示他们的徽章。

史达伟没有直接答复克鲁兹的问题,而是强调《台湾关系法》与此有关的部分是决定不对台湾的主权做任何决定,美国不对主权持任何立场,让台湾和中国大陆自行协商,美国的政策及《台湾关系法》只要这个过程能够和平,通过对话而非胁迫来解决。

不过克鲁兹不满意史达伟的答复。他说,2015年国务院在指导方针中限制台湾官员和军人在美国穿戴或展示旗帜、徽章是因为台湾在双橡园举行升旗仪式,激怒了中国政府,奥巴马政府的国务院为了讨好中国才决定改变规定,因为在2015年前没有这个指导方针的规定,在那之前台湾军人可以在美国穿戴他们的徽章。

史达伟再次表示,特朗普政府采取多项作为来推翻以往的一些决定,厘清美国对台湾的立场,卫生部长阿扎尔之前及副国务卿克拉奇此刻正在台湾访问,都是美国支持台湾有能力抵御中国胁迫的做法,也和克鲁兹对台湾的关注一致。

克鲁兹说,奥巴马政府在国务卿克里的领导下会有此做法他不感到意外,因为他们对中国的立场要比特朗普政府来得更弱,在他看来,这些指导方针的规定对一个特朗普政府或一个由蓬佩奥领导的国务院来说是“极端的不恰当”(utterly inapproiate),他不接受史达伟的说法,要求国务院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因为国务院有能力改变这个规定,当初是奥巴马政府在中国共产党的“命令”(at the behest of)下做出的决定,“既然你可以无中生有制造出这些规定来让中国共产党高兴,你就可以废除它们来让中国共产党不高兴。”

另外,在答复参议员本·卡丁(Ben Cardin)关于美国如何协助拉美地区对抗中国影响力时,朱莉·钟以两个涉及台湾的例子作为答复。

她说,美国在美洲国家组织(OAS)提供台湾在国际多边组织的空间,去年在该组织一个针对提供委内瑞拉人道主义援助的会议上,美国促成台湾代表出席会议发表演说,并且当场宣布台湾将提供50万美元的捐款,“那是前所未有的,让台湾出席那个会议,或许也让我们在北京的朋友相当不高兴”,但美国只是要提供一个空间让民主台湾能够参与当地的多边活动。

另一个例子是美洲开发银行准备在成都举行年会时,只缴百分之0.004会费的中国却拒绝让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的代表和台湾代表参加,但台湾是该组织的观察员,因此该地区与美国合作“对中国企图在国际组织创造自己的规则做出抵制”,最后那个年会没有在成都举办,而是在厄瓜多尔举行。

国务院主管欧洲及欧亚事务代理助理国务卿里克(Philip Reeker)在书面证词中提到,国务卿蓬佩奥上个月访问的捷克,已经从一个中国影响力的目标,转变为欧洲对中国觉醒的领跑者。

他说,“最近捷克参议院议长对台湾的访问,只是捷克共和国一系列抵抗中国霸凌的有力行动,这也巩固了捷克作为地区抗击中国共产党影响力的领导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