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9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拜登可能改变签证政策 外国留学生的好日子来了?


27岁的巴基斯坦学生特博在她位于国际学生之家的卧室里参加乔治城大学举办的网上毕业典礼。(2020年5月15日)

根据目前的最新计票结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预计击败现任总统特朗普,赢得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虽然计票尚未结束,但有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政府对待留学生及H-1B工作签证的政策和态度或许将有所改变。

留学生冬去春来?

特朗普政府2020年宣布了一些有关留学生的新政策和签证新规,部分留学生一度无法确定他们是否能继续完成学业。

美国国土安全部9月宣布了一项拟议规则,根据提议的规定,持有F或是J类签证的人将被允许进入美国,停留到学习专业的结束日期,但时间不得超过四年。在美国,许多专业的时间其实都超过了4年。

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还曾在7月6日宣布,一些在美国留学的国际学生如果其大学全部改为网课,他们或将不能留在美国或入境美国。但随后政策遭到了美国多家大学等机构的司法挑战,特朗普政府便于7月14日宣布撤销规定。

这条规定虽然已被撤回,但是留学生们却依然迷茫不安。在新规撤回后,刚刚本科毕业,秋季将继续留美攻读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里奥·胡(Leo Hu)还是决定购买机票回国,在中国上网课。他曾对美国之音说,“这两三周变化真的是太多了,你不知道它下一步又会怎么样,所以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就是秋季回国读,冬天什么的就再看了。”

此外,特朗普总统今年5月还收紧了针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政策,禁止与中国军方有牵连的中国公民持学生学者签证进入美国。他表示这些学生涉嫌非法从美国窃取知识产权。

留学生们的2020年异常艰难,一条接一条的政策,让他们隔三差五受到“惊吓”。华盛顿州立大学的多米尼加学生阿莫多瓦(Jose A. Almodovar)表示,很多留学生“生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的签证会在某个时候被总统无缘无故终止”。

这次总统大选之后,留学生们的日子似乎冬去春来。前副总统拜登曾在推特上表示了对留学生的支持,他写道:“全世界的人们带着对未来的持续乐观和(unrelenting optimism)决心来到这个国家。他们在这里学习,在这里创新,他们造就了我们美国。唐纳德·特朗普不懂——我们需要一个懂的总统。”

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的张同学说,特朗普政府出台的有关留学生的政策“三天一小变,五天一大变”,让她没有办法对未来生活做出预判,她觉得拜登的预计当选可能会让自己的生活稳定许多。

亚利桑那大学研究教育政策研究与实践教授珍妮·李(Jenny Lee)也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提案和政策猛烈冲击着国际学生,威胁到了他们的学业和未来。而拜登的预计当选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她说:“拜登承诺叫停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并支持让移民建设国家经济。对国际学生来说,这样的承诺意味着他们更有信心成功完成学业,而不用担心突如其来的政策威胁,这也意味着他们在毕业后有一条更清晰、更可能获得美国居留权的道路。”

美国教育理事会副主席法恩斯沃思(Brad Farnsworth)认为,拜登当选对国际学生来说或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他说:“我认为这将向世界各地的潜在国际学生发出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即美国是一个欢迎外国访问者的地方,我不能确定,但我预计这将对学生入学产生积极影响。”

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教授、美国最高法院成员耶尔-洛尔(Stephen W. Yale-Loehr)对美国之音说,拜登将努力让美国更欢迎国际学生,但这不会像许多人希望的那样迅速实现。

他指出,拜登在明年1月就任后,将有几个优先事项,其中就包括疫情和脆弱的经济,“做出积极的移民改革可能不是拜登总统要做的第一件事”。

耶尔-洛尔说:“拜登总统可以发布行政命令,撤销特朗普的一些移民行动,比如旅行和签证禁令,这些措施对国际学生产生了不利影响。但反移民团体可能会在法庭上挑战这些新的行政措施,这可能会推迟这些措施的生效。”

对于国土安全部9月宣布的有关F类学生签证以及J类学者签证的拟议规则,他还说:“如果这些是拟议的规则,拜登总统可以简单地撤销规则。但如果一项规则已经最终敲定,拜登总统将需要开始新一轮的规则制定,以摆脱这项规则。”

虽然拜登政府可能会欢迎外国留学生,但对于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而言,形势可能未必会恢复到奥巴马时期,因为美中关系及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也将对中国留学生造成影响。

但珍妮·李认为,对于在美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来说,拜登的胜利当然也是有利的,因为他们对经济和科学的贡献将得到重视。

她对美国之音说:“在拜登执政期间,美中紧张关系可能会继续。但区别在于,拜登支持符合国家利益的移民,而特朗普的本土主义立场完全反对移民。”

全美学者学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主席彼得·伍德(Peter Wood)认为,拜登肯定会兑现自己的承诺,取消特朗普总统有关外国学生在美留学的政策,“不光是中国学生,中共也会松一口气。”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经济学教授迪克·斯塔兹(Dick Startz)则对美国之音表示,“我还没有听到任何有关拜登政府将如何对待国际学生的言论”,他还说,自己不能作出权威性的评论,但他认为拜登的胜利不一定会让在美国的中国学生松一口气。

H-1B柳暗花明?

拜登的预计当选可能也会改变当前的H-1B签证政策,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当前对H-1B签证的一些限制可能会被取消。

特朗普总统今年6月曾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暂停某些工作签证直到今年底,包括提供给某些专业领域如科技业的H-1B签证。

随后,据《福布斯》(Forbes)杂志报道,美国联邦地区法官杰弗里·怀特(Jeffrey S.White)10月初针对特朗普政府的行政令发布了初步禁令,怀特法官裁定,总统不具备君主的权力(power of a monarch)来废除国会通过的移民法。

但是好景不长,美国国土安全部与美国劳工部几天后双双出击,于10月6日公布了“临时最终规则”,提高H-1B签证的申请要求与核审标准,并对持H-1B 签证的工作人群的工资提出了更高要求,以打击用低薪的H-1B签证劳工取代合格美国劳工的做法。

根据新规,入门级劳工的要求工资水平将从目前的第17个百分位提高到职业类别的第45个百分位,对最高技能劳工的工资要求将从 67% 提高到 95%。

美国国土安全部随后又于10月29日提出一项优先向薪资最高岗位发放H-1B签证的提议,这一提议实际上将取代H-1B之前的抽签发放方式。提议将进行为期30天的公众意见征询。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说,特朗普针对H-1B的强硬路线是试图给予美国人优先权,但科技行业内部人士表示,这是一项误导性政策,不会实现这一目标。

与特朗普的做法不同,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或将会改变特朗普对H-1B签证的限制。NPR援引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莱姆利(Mark Lemley)的话说:“特朗普政府对H-1B签证的敌意将会消失,这将是科技行业的一大福音。”

拜登政府有可能会为一些在美取得博士学位的外国学生发放绿卡。

竞选网站提到,“将免除对即将为世界经济做出最重要贡献的美国STEM领域博士项目的毕业生的任何限制。拜登认为,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外国毕业生应该获得绿卡,而把这些受过良好训练的工作者流失到外国经济体对我们自己的经济竞争力是一种伤害。”

拜登的竞选网站上还提到,他将会改革临时签证制度。“高技能临时签证不应该被用来抑制招聘已经在美国从事需求职业的工作者。移民体系将高技能工作者挤出市场,而只青睐入门级的工资和技能,这威胁到了美国的创新和竞争力。”

竞选网站还提到:“拜登将与国会合作,首先改革临时签证,建立基于工资的分配程序,并建立执法机制,以确保临时签证与劳动力市场保持一致,而不会被用来影响工资。届时,拜登将支持扩大高技能签证的数量,并取消对各国就业签证的限制,因为这种限制造成了令人无法接受的漫长积压。”

但是NPR报道说,拜登有关签证制度的具体计划仍不明朗,可能仍会推动公司雇用美国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