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2 2024年4月15日 星期一

拜登继续中东之行:美国恢复与巴勒斯坦人关系 推动沙特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在约旦河西岸城市伯利恒欢迎美国总统拜登。(2022年7月15日)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在约旦河西岸城市伯利恒欢迎美国总统拜登。(2022年7月15日)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目前在沙特阿拉伯吉达访问,这是他中东之行的最后一站。拜登星期五(7月15日)从特拉维夫直飞吉达,在起飞前几个小时,沙特王国宣布向“所有承运人”开放其领空,结束了沙特对出入以色列的航班的禁令。

这项决定是利雅得当局做出的一个姿态,是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在共同面对伊朗威胁之际整体关系升温的一部分。拜登宣称这是他的政府努力推动中东地区加强融合与稳定的结果。

拜登在声明中说:“虽然这一开放讨论了很长时间,如今,由于我的政府和沙特阿拉伯之间几个月来的稳健外交,它终于成为现实。今天,我将是第一位从以色列飞往沙特阿拉伯吉达的美国总统。”

拜登说,沙特的决定能够“帮助建立以色列与该地区进一步融合的势头”,包括与沙特王国的进一步融合。这暗示了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的可能性,那将是对特朗普时代签署的《亚伯拉罕协议》最为重大的扩展。

拜登总统抵达沙特阿拉伯吉达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国际机场。(2022年7月15日)
拜登总统抵达沙特阿拉伯吉达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国际机场。(2022年7月15日)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试图修补与巴勒斯坦人的关系,提出了经济和技术援助方案。拜登星期五在伯利恒会晤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

2020年的《亚伯拉罕协议》将以色列与邻近的海湾国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的关系正常化,还使以色列同苏丹和摩洛哥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巴勒斯坦人说,这项协议把他们的建国议题抛到了一边,因为阿拉伯国家原本通过拒绝建交的方式来试图向以色列施压,以谈判达成两国方案并改善在其占领的领土内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

按照2002年的《阿拉伯和平倡议》,以沙特为主导的阿拉伯国家要求以色列“接受在1967年6月4日以来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一个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并以东耶路撒冷为其首都”,将此作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条件。

两国方案

阿巴斯在他位于伯利恒的执政总部迎接了拜登。他敦促拜登支持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的两国方案,以结束以巴冲突。“1967年边界”通常用来指1948年阿以战争后的1949年《停战协定》所划设的界限。

这位巴勒斯坦人领袖在与拜登一道与媒体见面时说:“总统先生,在‘灾难日’的流离失所和占领74年之后,结束这一占领的时间是不是到了?”

拜登重申支持巴勒斯坦人建国。他承认他所说的巴勒斯人被迫经历的“屈辱”,包括以色列当局执行的旅行限制和“每天都担心你们孩子的安全”。

“巴勒斯坦人民目前正在经受伤痛,”拜登说。“你能够感受到——你完全能够感受到,——你们的悲伤和愤懑。在美国,我们能够感受到。”

然而,拜登并没有提出和平方案。

他说:“即使此刻重启谈判的基础还不成熟,美国和我的政府不会放弃努力让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双方更加靠近。”

拜登总统的车队驶过西岸城市伯利恒。(2022年7月15日)
拜登总统的车队驶过西岸城市伯利恒。(2022年7月15日)

拜登没有批评以色列扩张定居点,也没有宣布重新开通起到美国驻巴勒斯坦人地区外交使团作用的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也没有宣布重新开通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驻华盛顿的办公室。他也没有宣布将巴解组织从美国国务院的外国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上移除。阿巴斯在他的讲话中再次提出了这些要求。

在拜登政府推动加深以色列与阿拉伯近邻之间的安全与经济关系之际,拜登建议利用“同样的势头来为巴勒斯坦人民与以色列人之间的和平进程重新注入活力”。

巴伊兰大学(Bar Ilan University)政治学系主任乔纳森·林霍尔德(Jonathan Rynhold)对美国之音(VOA)说,拜登政府的主要目标是“维持未来两国方案的可能性,并管控冲突,好让其不会爆发”。

拜登在一项声明中重申,美方的立场是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主权界线必须通过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最终地位谈判来解决。

林霍尔德说,拜登政府和以色列政府的看法是一样的,那就是,在以巴冲突问题上,双方都不认为真的有取得外交突破的机会。

恢复美国与巴勒斯坦人的关系

拜登公布了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新的经济和技术援助的方案,包括出资支持东耶路撒冷的医院,这是旨在帮助巴勒斯坦卫生保健服务的多年承诺的一部分。

拜登在东耶路撒冷的奥古斯塔维多利亚医院(Augusta Victoria Hospital)发表讲话期间说:“今天,我高兴地宣布美国承诺追加1亿美元,支持这些医院、你们为巴勒斯坦人民服务的员工。”

去年,拜登政府恢复了美国对巴勒斯坦人的2.35亿美元援助,包括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提供的援助。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几乎取消了所有这些援助。星期五,拜登宣布为该机构追加2.01亿美元,以继续向西岸、加沙、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服务。

拜登政府宣布的其它内容包括聚焦巴勒斯坦经济发展的行动倡议,比如在加沙和西岸开发4G无线网络,并与以色列合作,以放松从西岸进入约旦的旅行限制。

但是,比尔泽特大学(Birzeit University)讲师、前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官员加桑·哈提卜(Ghassan Khatib)认为,“除了他的言辞之外”,在巴勒斯坦民众看来,拜登与前任特朗普没有区别。

哈提卜对美国之音说:“拜登试图通过以资金义务来取代政治义务的方式来加以弥补,这令巴勒斯坦人感到失望。“

记者之死

阿巴斯还要求追究巴勒斯坦裔美国记者希琳·阿布·阿克勒(Shireen Abu Akleh)被杀事件的责任。今年5月,她在北部被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杰宁难民营报道以色列安全部队的一次逮捕行动以及冲突时被射杀。

拜登政府被指责试图包庇以色列,不让以色列为阿克勒之死承担全面责任。由美国和国际专家督管的一项调查得出结论认为,来自以色列国防军位置的枪击“很可能负有责任”,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让他们相信这是故意为之的原因。

阿克勒是美国公民。拜登说,阿克勒当时是在履行“至关重要的民主工作”,她的死是“与世界分享巴勒斯坦人民故事的关键工作的巨大损失”。拜登在提到这名记者的名字时把读音念错了。

拜登说:“美国将继续坚持对她的死进行全面与透明的追责,我们将继续为世界各地的新闻自由挺身而出。”

在记者们等待美国总统拜登与巴勒斯坦人领袖阿巴斯伯利恒会晤后对媒体发表谈话期间,人们把遇害记者阿克勒的招贴画放在一张空椅子上。(2022年7月15日)
在记者们等待美国总统拜登与巴勒斯坦人领袖阿巴斯伯利恒会晤后对媒体发表谈话期间,人们把遇害记者阿克勒的招贴画放在一张空椅子上。(2022年7月15日)

在阿巴斯与拜登联合举行的记者会上,记者们留出了一张空椅子,上面放着遇害记者阿克勒的招贴画,以此向她表达敬意。她的家人已要求在拜登访问中东期间与他会面,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安排这样的会面。

据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说,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已经与她的家人通了话,并要求他们前来华盛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