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4 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

共和党人公布备忘录 指责联调局涉俄调查滥用权力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的备忘录。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了一份引起激烈争议的备忘录。在这份备忘录中,共和党人指称,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人员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调查俄罗斯干预选举的问题时滥用了自己的权力。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涅斯进入限制出入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议事区。(2018年1月16日)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涅斯进入限制出入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议事区。(2018年1月16日)

这份备忘录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德文·努涅斯撰写。星期五,在川普总统批准解密后不久,委员会公布了备忘录。

备忘录的重要内容聚焦联调局根据《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获得的监视许可,监视对象是前川普竞选班子外交政策顾问卡特·佩奇。佩奇是一位商人,在俄罗斯有商业利益。他与俄罗斯情报人员有接触的指称引起了关注。

这份备忘录声称,联调局按照《外国情报监视法》申请法庭许可监视佩奇时,由前英国间谍克里斯托弗·斯蒂尔整理的一份卷宗是“关键部分”,而联调局却没有提及斯蒂尔的卷宗是由希拉里·克林顿竞选阵营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出资的,也没有说明斯蒂尔之前有过反对川普的言论。

对备忘录的支持

星期五,川普在白宫对记者描述说,这份备忘录反映的内容很“可怕”。在会晤逃脱朝鲜的“脱北者”并请媒体拍照期间,川普说:“我认为这是一个耻辱,我们国家正在发这种事,当你看到这一点时,你会看到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其他事情正在发生 - 许多人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而且比这更糟。”

有记者问,公布备忘录是否意味着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被解职的可能性加大了。川普回答说:“你们自己琢磨吧。”

司法部第二号领导人罗森斯坦负责督管涉俄调查,并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领导调查。

备忘录的公布加剧了有关涉俄调查是否受调查人员政治偏见影响的争议,争议的一方是川普和他在国会的共和党盟友,另一方是民主党和联调局高级官员。

努涅斯星期五发表声明说,他希望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公布的备忘录将揭露出他所说的“令人震惊的一系列事件”。

努涅斯说:“本委员会发现了对公共信任的一系列破坏,当关键机构的官员出于政治目的而滥用职权时,美国人民有权知情。我们的情报和执法机构的存在是为了保卫美国人民,而不是被人利用,为了一个群体而打击另一个群体。”

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发表声明说,备忘录中列出的是合法的关注。他说,他支持既公布努涅斯备忘录,也公布少数党民主党人的备忘录。

瑞安说:“关键的是,我们要把焦点对准具体的行为和具体的人物,而不是利用这份备忘录来质疑司法体系和联调局的诚信。司法体系和联调局继续光荣地为美国人民服务。”

白宫发言人萨拉·哈克比·桑德斯星期五下午发表声明,为总统为备忘录解密的决定做了辩护。她说,备忘录“让人们对司法部和联调局最高层在决定利用政府针对美国公民最具有侵入性的监视工具时的诚信产生严重关注”。

桑德斯说,川普总统是在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磋商后做出的决定。国安团队包括执法官员和情报界成员。

对备忘录的批评

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居少数地位的民主党成员发表了长篇声明,抨击努涅斯公布备忘录的决定。民主党议员说,这份备忘录包含“针对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具有误导性的指称”,而且是“可耻的做法,试图诋毁这些机构的信誉,破坏特别检察官正在进行的调查,并给国会的调查拆台”。

民主党人的声明指责共和党人公布机密信息,创下了“可怕先例”,将对情报界造成长期损害,而目的是因为担心川普在涉俄调查中将受到指控而保护他。

民主党的声明说:“这份共和党文件的唯一目的就是围守白宫保护总统。最具有破坏性的可能是努涅斯主席宣布他已将联调局和司法部置于调查之下,质疑和妨碍那些尽职保护我们国家安全的专业人员的工作。”

情报委员会资深民主党成员谢安达(Adam Schiff)另行发表声明,指责共和党人的备忘录严重曲解事实。

谢安达写道: “多数党示意说,联调局未能提醒法庭斯蒂尔可能具有政治动机或者那些雇佣他的人可能具有政治动机,但这是不准确的。共和党的备忘录还声称,一篇雅虎新闻网站的文章被用来证实斯蒂尔,但这并不是引用这篇文章的原因。”

情报界反应

司法部长塞申斯星期五就这份备忘录发表声明说,他对“本部男女同仁有充分的信心。但是没有任何部是完美的。因此,我将把我从国会收到的所有相关信息转送给司法部的恰当部门。”

前联调局局长科米星期五在推特上猛烈抨击共和党人的备忘录。他发推说,这份备忘录是“不诚实的,具有误导性”,并指称,它“不可原谅地暴露了对一名美国公民的保密调查”。备忘录正是对联调局在科米领导期间的工作提出了质疑。

联调局特工协会主席托马斯·奥康纳星期五发表声明,捍卫联调局的普通探员并赞扬了他们的敬业。

声明说:“美国人民应当知道这家世界最杰出的执法机构继续在为他们提供良好的服务。联调局特工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允许党派政治干扰我们对自己使命的庄严承诺。”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特利认为,联调局的担心更多的是政治性而不是实质性的。

特利对美国之音说:“值得注意的是,联调局反对的一直是备忘录因为有‘遗漏’而‘不准确’。这听起来不像是担心保密问题,而像是担心在公众面前丢脸或受批评。“

阿克伦大学政治学教授戴维·B·科恩认为,共和党正在发起运动,破坏曾任联调局局长的特别检察官穆勒领导的涉俄调查的信誉,公布努涅斯备忘录是这一运动的一部分。

他对美国之音说:“川普似乎是打下基础,以便继续解雇司法部高级官员,包括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和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并且赦免关键证人和家庭成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