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议员与专家国会山激辩:是否应褫夺主权豁免而就新冠损失向中共索赔?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格雷厄姆(Sen. Lindsey Graham, R-SC)2019年12月9日在记者会上发言。

美国是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疫情中受创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国会多位共和党人目前正试图为修改主权豁免法律,为美国民众向中国政府提出诉讼和求偿扫除法律障碍。不过,一位法律专家在国会听证会上对议员们表示,如果削弱主权豁免原则,美国损失只会更大。一位重量级共和党参议员当场对这位专家提出激烈质疑。

共和党领袖:想不到比起诉中国更有力的做法

“我认为,有鉴于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的行为,我们应该考虑是否需要新工具来解决老问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参议员(Sen. Lindsey Graham, R-SC)星期二(6月23日)在一场探讨美国国会是否该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法》(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ies Act)的听证会上一再强调,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已经是21世纪以来第三个源于中国的传染病。

自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后,多次对中国严声谴责的格雷厄姆不只一次公开要求中国尽速关闭所有运营中的“湿货市场”。“湿货市场”为一种西方术语,指出售和现场宰杀家禽、家畜和海鲜以及野生动物甚至稀有动物的市场,这类市场充满了血液、粪尿和脏水,时常引发有关公共卫生安全的疑虑。

格雷厄姆称,这些湿货市场正是培育传染病的温床。“全世界感觉像是被中国耍弄了一样,全世界都需要向中国共产党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这一切可以休矣,”格雷厄姆说。

“我想不到比允许美国人或美国团体起诉罪魁祸首中国政府,让他们对美国家庭、经济和国家精神损害进行赔偿更有力的想法了,” 格雷厄姆接着说。

在美国目前有超过12万人因新冠病毒相关原因死亡,疫情导致美国4000多万人失业,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所构成的损失难以估量。格雷厄姆参议员称,“这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

议员们把目光焦点对准了美国的《外国主权豁免法》。

“我们过去曾使用《外国主权豁免法》,也曾在过去对有关内容进行修改,以追究那些伤害美国人并对我们生活方式构成威胁的人的责任。”

共和党推动修法褫夺中国主权豁免

1976年制定的《外国主权豁免法》涉及对外国政府责任的评估,以及是否可以在美国法院对外国政府提起诉讼等问题。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专门关于外国国家豁免的国内立法。这项法律基本堵住了美国公民在本国起诉外国政府的法律途径。

目前,美国一共有两个州正式在当地法庭向中国政府提出司法诉讼,包括密苏里州和密西西比州。

今年4月,密苏里州成为了第一个就新冠病毒疫情起诉中国政府的州。共和党籍的州司法部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umitt)在提出诉讼时发表声明称,“中国压制信息、逮捕举报人,并否认病毒的传染性,导致密苏里州人民死亡和失业。”

密西西比州也随后跟进。共和党籍的州司法部长琳·费奇(Lynn Fitch)也对中国政府提出诉讼,成为了第二个代表当地州居民向中国提出诉讼和赔偿的州。

此外,佛罗里达州、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也有民间人士对中国提起至少五项集体诉讼。

为了扫除法律道路障碍,使得这些法律诉讼得以进入美国法庭审理阶段,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今年4月推出《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义法》(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VID-19 Act),提议剥夺中国政府的主权豁免。

除此之外,时常在中国问题上持强硬立场的阿肯色州联邦参议员科顿(Sen. Tom Cotton, R-AR)与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克伦肖(Rep. Dan Crenshaw, R-TX)4月中也推出法案,允许美国人向美国联邦法院起诉中国政府,并要求北京对其在疫情中承受的损失或死亡提供赔偿。

国际法专家持反对意见 与共和党议员激烈交锋

然而,加州大学哈廷斯法学院国际法教授凯特纳(Chimene Keitner)在星期二的听证会上多次对希望通过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法》的共和党议员直言,修法并不会为美国带来实质好处。她主张美国可以采取强有力的外交手段,但不应削弱主权豁免原则。

“外国政府豁免原则并无法免除任何国家为其错误行为所应负的法律责任,这是需要强调的一个重点,”她在陈述证词中说,“豁免原则也无法阻止美国因他国违反相互义务而让其承担严重后果。它也不会强求,更不用说会认可,刚刚(密西西比州)司法部长所提到的‘外交盲点’。”

凯特纳表示,一旦美国为美国人在国内起诉中国并向中国求偿而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法》,美国的损失将会大于获益。

她继续说道,“《外国主权豁免法》所防止的是在一国法庭针对另一国的非自愿诉讼。相反,我们可以通过外交手段、包括强制性的外交措施以及在具有双方同意的管辖权的国际法庭解决争端。由于我们全球的足迹无人能比,如果削弱豁免原则,美国的损失最大。”

凯特纳教授指出,美国也很有可能有朝一日将面临被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的处置手段。

不过,共和党议员当场质疑。

“凯特纳女士,请问您支持征收‘大流行病关税’吗?”格雷厄姆参议员向凯特纳提问。

“参议员,我不是经济学家,不过我在书面证词中有引述一份报告,我相信是美国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报告,里面以令人信服的细节说明为什么征收大流行病关税是个糟糕的想法,”凯特纳回答道。

“好,您不支持关税。那您支持制裁中国吗?”格雷厄姆追问。

“是的,我认为在某些恰当的情况下…”

格雷厄姆随即打断凯特纳并追问:“您告诉我哪里,您会怎么做?”

“行政部门在《国际经济权力法》中有能力,事实上,也曾经使用过这样的能力施加制裁,既包括州一级…”

凯特纳再度被打断。

“那么国会呢,我们能怎么做?”格雷厄姆问。

“国会可以提供总统进一步的指导,告诉他你们希望实施哪种类型的制裁,就像最近刚刚通过的《维吾尔人权法案》一样。”

“那您有见过任何对中国施加制裁后,中国改变他们行为的例子吗?”格雷厄姆继续追问。

凯特纳表示自己并非中国问题专家,但称在经济间谍活动方面似乎曾有正面进展,尽管目前情势可能又出现倒退的迹象。

格雷厄姆笑道,他将凯特纳的回答视为没有明确例证显示制裁能有效改变中国行为。

“当然没有,我们现在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中国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召开这场听证会,”他说。

共和党领袖计划继续推进修法 为在美国起诉中国扫除法律障碍

2016年美国国会曾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法》允许911恐怖攻击事件中的受难者向沙特阿拉伯提出法律诉讼,这项修法的举动被当时总统奥巴马否决。不过,国会又成功取得三分之二多数的表决结果否决了奥巴马总统的否决。

根据修订后的《外国主权豁免法》,如果要在美国法庭起诉外国政府,有关行为必须涉及犯下恐怖主义行为,在美国造成人身伤亡,通过商业活动损害美国及其公民,或者非法扣押美国或美国公民的财产。

目前仍然不清楚国会两党议员是否能达成共识,针对追责中国政府问题而对《外国主权豁免法》进行修改,但格雷厄姆参议员星期二表示,他希望尽快召开会议,就有关修正案进行讨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