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4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何以解忧 唯有杜康 拜登国安顾问发文挺澳大利亚


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顾问的杰克·萨利文 (Jake Sullivan) 2020年11月24日在德拉瓦州与拜登同台

12月1日,“对华政策跨国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简称IPAC)在其网站上公布了由来自新西兰、德国、挪威、瑞典、丹麦、英国、意大利、日本、斯洛伐克、美国等国议员共同录制的一段视频,品酒论英雄。这些在各个国家叱咤风云的政坛骄子先是“吹捧”自己国家出产的酒是多么的独特、温馨,随后话锋一转,齐声号召大家,暂且将各自的“爱国情怀”放一放,把注意力转向澳大利亚,呼吁让今年的最后一个月成为支持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拒绝中共强权打压的时段。

这一视频被“推”上“国际舞台”之后,几天内已经得到将近一万次“喜欢”的点击。

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简称NSC)随后跟进,表示白宫这个星期举办的某个圣诞节前酒会上,将会为嘉宾特别献上澳大利亚葡萄酒。白宫NSC的推文还说:“为中国国内的那些酒友们感到难过,北京对澳大利亚酒农的强制性关税,割去了他们的享受。”

无独有偶。在上个月大选投票中胜出的民主党人拜登提名出任下一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杰克·萨利文(Jake Sullivan)第二天也发出推文,专门讲到澳美关系。

“澳大利亚民众在捍卫全球自由民主的过程中,已经做出了很多的牺牲。恰如过去一百年来的例行,美国今天依旧同我们的盟友澳大利亚肩并肩站在一起,共同推进我们共享的安全、繁荣、以及价值和理念。”

萨利文的推文收到了五千多个“赞赏,”很多都来自澳大利亚。一位推友说:“听到对我们的支持,真令人振奋!不过,别光说不做。过去,我们同美国在很多场合、以及各种冲突中肩并肩站在一起。如今我们所遭遇的,是一种新型战争,我们亟需盟国来共同抵抗、惩罚对我们施加各种惩罚性措施的中共。”

*跨越党派、跨越选举鸿沟的亲民主理念*

萨利文在当下全球聚焦的澳大利亚抗中议题上,直接呼应特朗普总统班底和跨国议会联盟的倡导,让人眼前一亮,可说是在这个议题上,凸显了美国外交政策从川普到拜登的延续,展示了美国跨党派、跨越选举鸿沟的亲民主理念。

前不久,另一位民主党外交政策资深人士、曾于2009至2013年奥巴马总统第一任期内出任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 在英国智库“政策洽谈”(Policy Exchange)发表演讲期间,表示希望拜登团队能够一改从前国际间对美国外交政策“短视”并且“经常换来换去、缺乏持久和一贯性”这样的印象。

坎贝尔并且坦承特朗普任内的一些政策颇受亚太地区国家的赞赏,并形容特朗普团队在对华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具有“冷静、客观的评估。”

坎贝尔还称特朗普团队负责对华政策制定的关键人物之一、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是他的“朋友。”

*避免陷入中共所设的迷魂阵*

在坎贝尔于这家英国智库举办的国际讲座发表演说之前,博明也被邀请于同一家智库进行政策演讲。期间,他强调说,世界各国必须要对中共的统战、以及心理战术,保持高度警惕。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者政权比中共更为关注它对国际舆论以及政策制定过程的影响力了。”

博明还指出,中共在统战上动用了大量资源。其“心理战术”的手段含有两方面:其一,是说“未来是属于我们的,你们要是明智的话尽快做相应的调整吧。”其二,是采用看似恰恰相反的论述,即“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之间没什么区别。”

上述两条看似相反的论述“路线”或者说是方式,其目的是一个,即以两种不同的手段,企图牵着对方的鼻子走,使对方或者把中共的所作所为不放在心上,不视其为威胁,因而对之持“放任”或者“放纵”的态度,

再或就是让人感觉中共的势力和实力已经庞大到无可抵御的程度,外界已无力抵抗,干脆放弃。

特朗普总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告诫大家,与中共抗争,要做好避免陷入以上这两种“迷魂阵”,唯有保持清醒头脑,对中共的实力和弱势之处均有一个恰当的评估,方能打赢这场心理战。

*何以解忧 唯有杜康*

在很多观察人士看来,中共在处理澳大利亚问题上,即凸显了其战术和战略弱势。“教训澳大利亚”不成,反而凝聚了澳大利亚民众坚持民主社会理念的共识,与此同时,再次如香港局势,让其他国家对中共的企图和霸凌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也更想要与中共、乃至中国“脱钩”。另一方面,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打压,也促进、或者说是加速了东西方、南北半球民主国家政治、经济上的结盟。这其中的根本点在于,民主理念“长在我心”,其深得民心,且跨越国界、跨越语言和种族之别,而中共对此低估过甚。

一位支持购买、品尝澳大利亚出产的葡萄酒来对中共的打压说不的推友一言以蔽之:“开一瓶澳大利亚酒,品一品澳大利亚价值。”

从中国流亡到澳大利亚的艺术家巴丢草为声援澳大利亚绘制了“民主之酒”的图案。

何时中共、中国也能够迈出关键的一步,品一品民主价值,是世界瞩目的。拜登任期内,其政策是否有助于中国朝着民主方向迈进,也是为各界所瞩目的。

*学者谈及缘何支持对中共强硬政策*

两位大力支持特朗普政府对中共采取强硬态势、坚信如此才能促进中国政治改革的著名学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阐述了他们的想法。

迈阿密大学的资深政治学教授、就中国议题有多部论著的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教授就为何支持美中“脱钩”表示:“尼克松、基辛格的开放政策确实是带来了很大好处。那些好处都是给中方带来的。“对话”可以无限期进行下去,几十年之后,依然无果。太多的美国人看似以为对话本身就是成功,而与此同时,中共在积极准备战争。”

美国迈阿密大学教授金德芳(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国迈阿密大学教授金德芳(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金德芳教授还对美国之音表示,“我确信中国现行的体制不会是长此以往的。问题是,在这个体制的衰落于世人面前显现无疑的那一刻到来之前,其对于环球秩序将会带来多大的损害?”

宾夕法尼亚大学(亦称宾州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教授阿瑟·沃尔德伦(Arthur Waldron 林霨)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与中共打交道期间,首先要明确一点,那就是中共对于历史、现状、人权等诸多议题的看法和认知,从根本上有别于坚信民主制度的人们所持的看法和认知。“美国民众历史上成功抗击过理念上的对手,从成功抗击英国殖民体系、到成功抗击纳粹第三帝国、再到成功抗击苏维埃联盟。对付中共的唯一有效方式是彻底认清其本质,充分意识到我们最根本的价值正在遭受蓄意的、猛烈的攻击。恰如之前,面对暴行,唯一有效反制就是‘绝不能让其得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