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6 2022年1月29日 星期六

2022年如何应对中国 美日韩防长会能否提供解答?


在南中国海执行例行任务的美国海军罗纳德.里根号(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舰。(2021年6月14日)

日本媒体报道,鉴于与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的紧张加剧以及朝鲜问题,美国和韩国、日本国防部长定于 1 月中旬在夏威夷举行会晤,为三国新一年里在该区域的合作拉开帷幕。但专家称,在韩国总统大选结束前,三国合作很难有实质进展。他们认为美韩对中国立场需要协调。

根据日本国际传媒 NHK World 的消息来源,三国国防部长还将讨论朝鲜违反协议发射弹道导弹的问题。如果此次会议如期举行,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和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将出现在同一平台上。然而,日本媒体没有提到会议是面对面进行还是远程会议。

据NHK消息人士透露,预计三人将讨论如何实现朝鲜无核化,让朝鲜停止在违反联合国决议的情况下发射弹道导弹,以及中国在南中国海日益占据主导地位的问题。

专家:美日韩峰会难有实质进展

但是美国的专家却认为这次会晤不会有实质性进展。

美国保守派专栏作家、《美中科技大战》(The Great U.S.-China Tech War)一书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对美国之音说:“华盛顿在很大程度上未能鼓励首尔和东京建立持久的关系。 韩国和日本都是美国的条约盟友,但彼此之间并不是盟友。”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东亚研究所共同主任孙韵也对三个国家的联盟不抱很大希望。她对美国之音说:“老实说,当美日韩三国如此重视联盟管理问题时,特别是考虑到东京和首尔之间的裂痕,我觉得三方很难就战术和战略达成共识。”

此外,韩国今年3月将举行总统大选。专家认为,在韩国选出新总统前,韩国和日本的关系很难缓和。

章家敦说:“文在寅试图在 2022 年 3 月的总统大选中帮助他的政党候选人,不会做他认为政治上不受欢迎的事情,例如与日本和解。”

“目前,东京和首尔之间的合作将不得不等待青瓦台出现一位“保守”的总统。 在谈到日本时,像文在寅这样的“进步派”并不倾向于具有建设性。”章家敦说。

孙韵认为,由于韩国大选将近,美日韩三国很难进行太多协调。但是她认为“在地区安全框架、供应链、疫苗合作方面,韩国有很多可以帮助美国的地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6年对朝鲜半岛局势讲话称,“作为半岛近邻,我们决不允许[朝鲜]半岛生战生乱,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对谁都没有好处”。

研究集团兰德公司的高级防务分析师布鲁斯·本内特(Bruce Bennett)认为,中国干预朝鲜可能发生的战争或骚乱并不是出于恶意,他也同意习近平关于朝鲜半岛战乱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的说法。

本内特对美国之音说,“拜登总统在(防长)峰会前应该告诉习近平,习近平的言论表明,如果朝鲜发生战争或骚乱,中国准备干预。我希望拜登问习近平这是否会发生。如果习近平说会,我认为拜登应该邀请中国高级军事人员与韩国、美国高级人员讨论如何避免局势意外升级。”

美韩对中国的立场需协调

去年12月2日,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和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美韩安保会议,之后发表联合声明并共同会见记者时称,批准新版的“战略规划指南”,以有效应对朝鲜愈演愈烈的核导威胁。

“战略规划指南”是美韩军方就完善朝鲜半岛紧急事态的作战计划所必须的战略方针和权限达成的协议,体现应付朝鲜潜射弹道导弹、高超音速导弹及各种进程战术导弹的强有力手段。

领导驻韩美军和联合国司令部的退役将军罗伯特·艾布拉姆斯(Robert Abrams)上月在与美国之音韩语组的采访中表示,虽然朝鲜的武器试验表明它仍然是一种威胁,但中国军队也必须“被考虑在作战计划之内”。

艾布拉姆斯在谈到中国军队时说:“自 2010 年以来,他们在朝鲜半岛及其周边地区增加了存在,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艾布拉姆斯提到中国飞机多次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

根据韩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份声明,去年11 月 19 日,两架中国军用飞机和 7 架俄罗斯军用飞机飞入韩国地区,促使韩国紧急出动战斗机和加油机。

他说:“这些迹象表明,战争计划中必须考虑到当前 [指南] 没有包含的内容。”

然而,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夫胜粲(Boo Seung-chan)称艾布拉姆斯的言论是他的“个人意见”,并对提及中国“非常令人惊讶”。

夫胜粲说,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和国防部长徐旭同意更新已有十年历史的作战计划,以应对新出现的威胁和形势变化。

但是专家认为,艾布拉姆斯的说法并不出人意料。

章家敦说:“韩国总统文在寅一贯支持北京,因此他在政治上很难承认中国会帮助朝鲜入侵韩国。 然而,北京和平壤尽管存在敌意,但它们相互支持,以正式的军事联盟形式联系在一起——两者都没有与任何其他国家结盟。如果发生冲突,韩国和美国必须假设他们将与中国军队作战。艾布拉姆斯只是比较实际; 文在寅不是。”

史汀生中心的孙韵则认为,问题不是如何对待中国,而是美韩立场的协调。

孙韵说:“我实际上并不认为艾布拉姆斯将军所说的话令人惊讶。 鉴于美中战略竞争以及中国希望将朝鲜保留作为战略杠杆,任何针对朝鲜的作战计划都必须考虑中国的军事能力和行动。问题是艾布拉姆斯将军公开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间接地让韩国向对中国这样的作战计划表了态,而首尔不愿意,至少不会公开表态。”

韩国将继续平衡与邻国中国及长期盟友美国的外交关系。韩国特使仍在与中国、朝鲜和美国讨论宣布正式结束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朝鲜战争的可能性。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 12 月 13 日表示,这三个国家“原则上”同意正式结束战争,他希望这将产生“重要的对话势头”。

2022,美国在东南中国海如何应对中国?

美国国防部将中国描述为“步调挑战”,并于去年2 月成立了一个由 15 名成员组成的中国特别工作组,以评估美国当前的战略。

美国国防部在 2 月 10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正在寻求推翻当前以规则为基础的使印太地区的所有国家都受益的结构。美国及其盟国寻求继续自由和开放的区域环境。中国正在利用国家力量的所有元素来让各国屈服于自己的意志。”

本内特认为,“中国正在寻求建立地区和全球统治地位——习近平显然认为这是“中央王国”的历史权利。这种统治要求中国采取日益咄咄逼人的行动来建立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控制权。我预计中国会更努力扩大在这些地区的军事存在和控制,并对台湾施加很多压力。”

章家敦认为,新的一年,“美国应该继续其航行自由演习,并尽可能与和中国对立的主权声索国密切合作,换言之,与该地区的其他所有人合作。 2022年美国环太平洋军演(RIMPAC 2022)将于今年 6 月开始,它将是一个机会,向中国表明,它面临着一个决心维护该地区和平的联合联盟。”

章家敦还认为,美国应该停止担心中国的反应。

他说:“北京很霸道。如果没人阻止它,它就不会停止。拜登政府现在正在接受考验,所以除了菲律宾之外,它还应该帮助像越南这样的非条约朋友。此外,为了锚定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关键连接点,拜登应该公开宣布美国将保卫台湾,并向台北提供共同防御条约。”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