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8 2024年7月19日 星期五

美国务院揭露中共充斥网络空间,操控对新疆问题全球话语权


美国与中国国旗
美国与中国国旗

美国国务院在星期三(8月24日)公布的一个报告中警告国际社会,中国在利用“战狼”外交官、外国和私人媒体以及社交媒体影响者(网红)等充斥网络空间,操控对新疆问题的全球公共舆论及话语权。

专责打击全球虚假信息宣传的美国国务院全球参与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GEC),星期三发布中国操纵全球新疆问题公众舆论努力的报告,批评中国力图操纵和主导有关新疆的全球话语权,诋毁报道新疆维吾尔人及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成员所遭受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的独立媒体,通过主导协调行动,宣扬北京有关新疆问题的惯用言论和叙述,压倒及边缘化批评镇压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等说法,并骚扰批评中共的人士。该参与中心近期扩大了揭露中共及俄罗斯当局支持的虚假信息宣传的努力。

报告说,中国的信息宣传策略试图让大量网络内容充斥国际信息环境,限制获取与北京官方口径相悖的内容,以及人为制造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PRC)政策的假象,以此来压倒批评声音。信息宣传者使用复杂的人工智能生成的图像来伪造用户资料,以假乱真。中国通过实施数字化跨国镇压以及利用网络喷子和网络霸凌,来压制不同意见。

报告列举了中国政府惯用的一些做法。一,通过刷屏(flooding)压制批评言论。中国通过大量投放各种网络内容,压倒搜索引擎和社媒上对其不利的信息,宣扬北京有关对待维吾尔人的惯用叙事。亲中的利益相关者利用反叙事、阴谋论和不相关的新闻内容刷屏信息生态系统,压制对中共在新疆暴行的详尽报道。中国政府的社媒账号、媒体、私号和机器人集群可能都在当局的指使下协助这一行动。

二,利用水军制造支持的假象。为了操纵关于新疆的言论和叙事,利用“网络水军”(astroturfing),即通过虚假账号发帖以及协调发动网络攻势,来制造某项政策、个人或观点获得广泛民众支持的假象,而实际上这种支持并不存在。利用水军把关于新疆和维吾尔人的“正能量故事”,包括维吾尔人过着“幸福生活”的捏造描述,以及强调当局政策给新疆带来所谓经济效益的帖子泛滥于信息空间。

报告说,2021年中期,300多个亲中假账号发布了数千段有关维吾尔人的视频,他们看似否认该地区的侵权行为,声称维吾尔人“非常自由”,声称整个新疆普遍不赞同国际媒体所报道的维吾尔人受到压迫的说法。但是纽约时报等媒体证实,这些视频大都是新疆宣传官员制作的,先发布在中国网络平台,然后散播到油管(YouTube)和推特,以操纵公众舆论。

三,使用人工智能生成的图片以假乱真。至少从2021年1月开始,亲中的网络使用先进的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为其虚假账号制作看起来很真实的个人资料图片。其中一些账户不断否认中共在新疆的暴行,谎称关于暴行的大量客观独立的证据都是美国及其盟友捏造的。

四,利用跨国镇压、网络喷子和网络霸凌来压制不同意见。中国支持的跨国镇压针对那些公开反对中共的人士,特别是在海外侨民社区,通过线上和线下的骚扰,阻止他们分享其经历或恐吓他们进行自我审查,保持沉默,用恶意论调来毒害信息环境,压制反对意见。

报告说,网络喷子的攻击活动经常演变成杀人、强奸或袭击威胁、恶意的网络攻击。网络霸凌则通过公开个人信息(doxxing)进行骚扰,未经许可在网上公布个人信息,包括全名、家庭住址或工作信息。2021年3月,中国外交部公开质疑了好几个人提出的遭受虐待的指控。

五,宣传话语重点。中国的新疆宣传话语侧重于否认批评,放大“正能量故事”,以试图反驳对其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的指控。

六,反驳/否认独立媒体的批评。中共宣传人员发布和放大有关内容,以此否认独立媒体和国际知名智库的说法。为回应第三方对强迫维吾尔人劳动的指控,中国的外交账号、中共下属的媒体组织以及疑似机器人网络连续发布有关新疆机械化采棉过程的报道,暗示该地区棉花产业不需要强迫劳动。这种宣传避开回应有关当局将大约10万维吾尔人以“强制劳动安置”的方式转移出新疆,送到其他地方的工厂做工的报道。

七,宣扬“正能量故事”以反驳/“反证”有关种族灭绝及反人类罪行的指控。使用诸如#美丽新疆#和#新疆#等标签来放大有关新疆的正能量故事,反驳指控犯有反人类罪行和种族灭绝的独立报道。有关多元文化社会和谐共处的故事与中共对维吾尔人进行广泛监视的现实形成鲜明对比,其中包括官员每年至少在维吾尔人家里住上六个星期。这种宣传旨在转移外界对中共“人口工程”的关注,该工程系统性地增加新疆的汉族人口,“稀释”该地区的维吾尔族人口密度。

八,利用“那谁还怎么样”论调和错误对等谬论转移/逃避批评,包括外交部新闻司“能言善辩”的战狼外交官利用“那谁还怎么样呢”的论调和错误对等谬论来转移对中共新疆政策的批评,把指控者说成是虚伪的人。其论点并不是要辩称中国是清白无辜的,而是要说明其他国家也同样犯有侵权行为。

报告强调,尽管中共力图转移国际社会对新疆局势的关注,但独立媒体机构、学者和人权活动家已经公布了多位证人的讲述和可核实的数据,表明当局已在新疆监禁了至少一百万人,并有可靠证据表明存在酷刑、强迫绝育和其他暴行。

报告特别对中共宣传人员进行了详细分析和披露。报告说,中共最具火药味的宣传人员是一些外交官,以发布对抗性信息而闻名。此外,国营及中共下属媒体在全球范围内用至少十几种语言传播与新疆有关的虚假信息。为了达及全球受众并引起他们的共鸣,中共还转向私营媒体和多语种网络红人。网络喷子带头攻击、挑起争论、侮辱及骚扰网民,以毒化信息环境,转移对批评PRC的言辞的注意力。

报告列举了中共宣传人员和为中共宣传者的主要组成。一,一部分中国外交官主导强势宣传。一些被称为“战狼”的外交官往往采用对抗方式,利用社媒平台维护国家利益。这些人最有可能否认、“反驳”及回避那些与官方宣传口径相悖的信息。例如,中国的宣传人员散布一种虚假说法,声称美国中央情报局试图在新疆煽动动乱,以便搞垮中国。一些外交部官的账号不断散布虚假新冠病毒来源以及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无理和无端战争的虚假信息和阴谋论。

二,国营和中共下属媒体在全球范围内散布有关新疆的虚假信息。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新华社等至少用12种语言制作宣传内容,并在社媒上投入大量资源做广告。2021年2月,面对国际社会对PRC在新疆的种族灭绝行为越来越强烈的关注,新华社发布一个所谓的“事实真相”,其中包含许多不实之词,说关押新疆维吾尔人的拘留营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充分保障学员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

报告说,中共与外国媒体合作,向当地受众转发中国制作的以及资助制作的内容,使北京选用的宣传言论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和可信度例如,肯尼亚广播公司(Kenya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2019年11月刊登了一篇由匿名作者撰写的关于中国在新疆的“扶贫”政策的报道,引起了观察人士质疑其真实性及其是否是中共的宣传。

三,中共越来越多地借助于私营媒体公司来策划面向国外的信息操纵活动,将其部分外语信息业务外包及私营化,以利用私营部门的创新能力。中国政府与至少90家设在中国的公司合作,设计面向国外的信息操纵活动,打造正面形象。例如,一个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广播电影电视局运营的、隶属于中共统战部的出版机构向一家营销公司付费,制作描述维吾尔人支持政府的视频,然后由一个虚假账号群散布到推特和油管。

四,利用虚假网络散布中国的言论和叙事。由机器人组成的虚假账号群,以及在推特上转发中共认可的宣传信息的真实账号充斥信息空间,支持网络水军的活动。利用一个账号群发布否认新疆暴行或指责“西方”虚伪等信息,而另一个更大的账户网络则通过转发和转贴进行宣扬。

五,利用网红来更好地接触年轻的国际受众。中共当局认为,由于社交媒体网红的亲和力和真实性,可以帮助推动中共的信息传播,改变当地的信息环境。中共宣传人员谋求调整其达及全球年轻媒体消费者的方式,在严守政治“红线”的同时,将对外宣传设计得更加“年轻化”,并让这些信息能够在网上疯传。中共国家媒体旗下的200多名第三国网红,这些网红至少使用38种语言制作社交媒体内容,每名网红平均拥有30.9万粉丝。中国还安排亲中共的西方网红到新疆旅游,利用他们推进关于新疆的宣传。

六,利用网络喷子为中共立场辩解并攻击、侮辱和骚扰批评人士。在解放军、网信办或共青团的指令下的互联网喷子直接在网上攻击批评人士。网信办和宣传部在全国范围内直接雇用约200万人从事这一工作,另有2000万人作为兼职的“网络文明志愿者”参与工作。目标是中国国内受众和海外使用中文的侨民社区。为了应对2019年的香港抗议活动,中共开始加大投入来影响美国平台的用户,如推特、脸书、油管,以及VKontakte和Telegram等其他国际平台。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三中全会今闭幕 水深火热未结束?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7/19 【时事大家谈】千呼万唤终出来,三中全会放出了什么深改大招?改革家习近平再指方向:三中全会处方是否对症下药?   嘉宾: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所长王天成先生;台湾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洪耀南博士;主持人:陈小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