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5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2017年步入尾声之际,美国总统川普发布上任后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NSS)报告,其中点明将在美国的“一中”政策下与台湾维持强健关系,并重申将美国在《台湾关系法》规范下持续对台军售,美台关系在一个令人期待的正面氛围中收尾。

不过一年前,美台关系却是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状态下揭开序幕。

震荡与不确定性

一月中,未曾担任公职的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不受传统官僚体制约束的非典型行事风格,让美国外交盟友、伙伴和对手都以谨慎小心的态度,面对并观察竞选主轴强调美国优先的新总统。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台关系从前一年底川普以总统当选人身份,史无前例的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引发轩然大波后,在川普总统回到美国的“一中”政策下揭开新的一页。

美国绮色佳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国绮色佳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国绮色佳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2017年美台关系的发展,是在两个极端游走之后回到中间平衡点。

王维正说,川普上台后美台关系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川普打破传统接受蔡英文的祝贺电话,以及其商人个性,都给人许多想象空间,而共和党策士原本也希望对台政策能更为坚定,但中国警觉到这个情势后全力反扑,4月海湖庄园的川习会将美中关系稳定下来,美台关系也从一开始受到的震荡回到平衡点。

不过,随着川普政府迟迟未任命主管亚洲事务官员,川普总统本人与他的国安团队在一些政策上的龃龉,美台关系此时仍然充满变数,一向支持台湾的美国国会,这段期间相继有议员提出挺台法案,例如台湾旅行法、台湾安全加强法、国防授权法涉台条款,希望能给台湾更多尊严,不过这也引发中国的强烈反应。

王维正说:“包括川普一些共和党的策士,还有国防授权法在国会的一些立法倡议者,他们希望的都是给台湾更多的尊严,这就是里子和面子的问题。面子的东西如果能达到当然是很好,但如果达到的主要都是象征性但反而会引起中共反扑的话,那可能就要比较稍微谨慎一点。我想这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台湾)驻美代表处比较低调的原因。”

美台军事交流与解放军武统威胁

6月,川普政府宣布一批14亿美元的对台军售,虽然这是奥巴马政府任内已经决定的项目,但新政府宣布对台军售让台湾安心不少。

8月,中国驻美外交官公开、私下对美国政府和国会发出警告,美国与台湾的军事合作将招致美中关系倒退的后果。

消息人士告诉美国之音,自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向国会军事委员会领导层发出警告信之后,众议院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涉台条款在文字叙述上的强度即被冲淡不少。这名人士说,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领导层议员明显受到中国警告的“惊吓”(spooked)。

不过,即便美国参众两院最后通过并送到白宫让川普总统签字的国防授权法涉台条文已经被淡化也不具约束力,中国驻美大使馆公使李克新仍然发出更强烈的警告说,只要美国军舰抵达高雄就是解放军武统台湾之时。

这个警告发出不久,川普总统即签署法案。《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第1259号条款列出7项涉台条文,包括北京最为在意的邀请台湾参加美国“红旗”军演、对台军售正常化,及考虑重启美台军舰相互停靠的可行性与可能性。

美台高层交流与自贸协定

川普总统上台后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全力推动“美国优先”的政策,以双边取代多边贸易机制,6月中,台湾组成历来规模最大的公、民营企业投资考察团,到华盛顿参加美国政府举办的“选择美国”(SelectUSA)投资峰会,预计2017年在美国投入340亿美元资金,希望透过产业链的结合建立彼此更紧密的伙伴关系。

和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和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不过绮色佳大学的王维正教授和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都认为,美台经贸关系目前面临的挑战,包括领导力(leadership)与正面议题(positive agenda)不足的问题。

韩儒伯近日在多次有关美台经济关系的讲话中都提到,美台经济关系乏善可陈,一方面是因为川普贸易团队成员还没完全到位,另一方面也因为台湾政府不愿触碰敏感的美猪、美牛等农业议题,美台之间最重要的经贸平台--美台贸易投资框架协议(TIFA)谈判因此而停摆,让双方重要的贸易关系因此而失去往前推进的动力。

除此以外,韩儒伯也指出,台湾的商业环境对有意投资的外国企业并不友善,台湾政府必须解决法规透明化、投资盈利汇出限制,以及税率等台北美国商会白皮书提出的问题,进一步改善台湾投资环境。

韩儒伯说,他希望新的一年中,美台之间能恢复过去克林顿政府时期高层阁员的定期互访,这不仅只是美国部长级官员访台,蔡英文总统也应该派部长级官员到华盛顿访问,因为美台高层交流不仅有助于了解彼此的立场,更是强化双边关系的重要方式。

韩儒伯也表示,美台经济关系其实还有许多空间可以发挥,例如在台湾发展自主国防过程中,双方可以寻求让美国将台湾列为“非北约盟友”(non-NATO ally)的安全合作伙伴,将台湾业者纳入美国国防产业供应链内,成为美国国防工业可以信赖的供应商。他说,台湾的经济活力是美国利益所在,一个经济脆弱的台湾将成为中国环伺的目标。

韩儒伯说:“《台湾关系法》本身已提到,美台经济关系涉及美国核心利益,看着台湾经济飘摇并不符合美国利益,一个脆弱的台湾必定成为中国的猎物。我们绝不希望日后再回过头来说,我们当年要是做的更多就不会有今天的后果。中国早已这么做,正如胡锦涛的主要政策,现在习近平也在某种程度上这么做,那就是在经济上拉拢台湾以达到统一的目标。”

绮色佳大学的王维正也告诉美国之音,他希望能在2018年看到美台贸易投资框架协议(TIFA)恢复谈判,美台双边经贸关系往前推进,他也希望美台双方能更积极寻求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因为这完全符合世贸组织的规范,不应该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

王维正说,5年前美国给台湾免签证待遇(Visa Waiver Program, VAP)时,国务院在其官网上指明,这个举措的法律依据是《台湾关系法》,当时的做法巧妙地避免了中国的干扰,因此他认为美国现在完全可以更理直气壮地支持台湾,行政部门的官僚实在无须过于在乎中国的感受,事前就“替它先感冒”。

王维正说:“我始终觉得美国政府如果有决心,是可以更光明正大、冠冕堂皇地支持台湾。为什么呢?因为美国、中国、台湾全部都是世界贸易组织的会员国,会员之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本来就是世贸组织宪章所允许的,所以台湾要与WTO其他会员签自贸协定不需要中国的同意。现在中国把它升高成外交打压,因为它很在乎自贸协定是只有主权国家之间才能有的文件。”

川普印太战略 美台往来更活跃

12月18日,川普向国会提交了他的《国家安全战略》,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明指将继续遵照《台湾关系法》协助台湾正当防卫,威慑外来胁迫。

华盛顿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洛曼(Walter Lohman)告诉美国之音,川普的国安战略反映了美国对协防台湾的传统立场,他预期川普政府对台湾的支持会更加稳固强健,不过仍然会保持在美国的“一中”政策框架下。

对于新一年美台关系的发展,台湾外交部北美司司长陈立国说,川普政府的国安战略报告“充分体认台湾是美国在亚洲地区重要的安全及经济伙伴”,报告表达美国对维护区域和平稳定及经济自由开放的理念,这与台湾政府推动的政策一致,也符合台湾的战略利益,希望在这个战略下持续深化美台各项双边合作。

此外,陈立国也表示,台湾对川普亚洲行所揭橥的亚太倡议“有高度兴趣”,会持续向华盛顿了解未来这个倡议如何实施。他说,台湾位于东亚战略要冲,一致都在区域稳定安全中扮演贡献者的角色,也是区域的利益相关者,在有大的区域战略正在形成的过程中,“台湾当然不可能置身事外。”

观察人士说,川普政府2017年底为美国对全球战略布局揭橥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不仅以毫不模糊的文字宣示美国对台湾安全不变的保证,同时也对北京发出明确信号:今后华盛顿与台北的交往将会更为活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