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04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川普对华关系的指南手册?-简介《致命中国:无惧中国龙—全球行动呼吁》


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右)等待川普总统签署政令(2017年1月23日)

新鲜事儿:一本讲述美中贸易的旧书(2011年出版),居然在亚马逊网站上卖到断货,公共图书馆里也借不到。难道这本书已经火爆成贩夫走卒都爱读的畅销书?

买这本书的人们也许是冲着作者的名头去的——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川普总统的阵营中,纳瓦罗是个响当当的名字。这位经济学教授被川普任命为新成立的白宫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向来以严辞批评中国著称,他的几本关于中国的书影响都很大。《未来与中国的战争》曾经登上畅销书排行榜,笔者也曾经介绍过他在2015年出版的《卧虎》。但是,美国每年出版的批评中国内政外交的书籍不胜枚举,有的作者批评中国的调门比纳瓦罗还要高,为什么只有《致命中国》卖到断货呢?

也许他们是冲着这本书的读者去的?在根据《致命中国》拍摄的同名纪录片的播放网站上,在显著的位置刊登了一位读者的读后感:“‘致命中国’一针见血。它用事实、数字和洞察力描述了我们同中国的问题。我强力推荐。”——唐纳德·川普

据纳瓦罗自己说,他本来不认识川普。2011年《致命中国》出版后,他得知川普在接受中国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赞他的著作,俩人从此开始通讯,但是直到去年总统大选时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川普和纳瓦罗一拍即合,纳瓦罗成为川普重要的经济顾问。川普在竞选活动中发表的许多关于重振美国制造业和对华贸易的观点都来自于《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A Global Call to Action, by Peter Navarro and Greg Autry),所以有人说这本书是川普处理对华关系的指南手册,未来要实行的对华政策尽在其中。

纳瓦罗并不是《致命中国》的唯一作者。另外一位合著者叫格里格·奥特里,中文名字叫安一鸣。他曾是纳瓦罗的学生,目前是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研究企业家行为的助理教授。这本书出版后,得到许多对华鹰派人士的齐声喝彩,国会众议员罗拉巴克为此书写了后记。纳瓦罗还亲自导演了同名纪录片,虽然是书中观点的照搬,但是毕竟影响力要比原书大多了。一些影评作者就没有那么客气了。纽约时报的评论认为《致命中国》“语言煽动”、“观点片面”,但是也承认它传达的信息“值得检验和讨论”。洛杉矶时报则认为,《致命中国》“充满了仇外的歇斯底里和夸大事实,泛滥到分不清事情的因果关系。”

的确,光看书名确实耸动:什么样的国家是你须要搭上性命去打交道的对象呢?通读全书,你会感觉这两位作者对中国的情况还是十分了解的,论述范围相当广泛,列举的例证也确有其事,并没有夸大。比如,书中在讲中国出产的黑心产品如何毒害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时候,作者从三鹿奶粉讲到地沟油和塑料米,从出口到美国的毒墙板讲到毒地板和毒玩具。美国的药房里充斥着中国制造的药品,从中国进口的水产品摆满美国的超市。这些鱼虾都是喂食了抗生素,而中国的药品则含有环境污染的成分。在作者的笔下,可谓无毒不中国,令人不寒而栗。这部分的论述证据翔实,连中国官方对一些事实也不得不承认,有不少黑心产品是中国媒体自己揭露出来的。

《致命中国》共分五个部分,除了第一部分讲的是中国黑心产品外,第三部分说的是中国扩充军力及间谍活动对美国形成的威胁;第四部分则对中国的政治制度进行了批判。这三个部分所列举的事例在美国媒体上常有报道和披露,早就广为人知,今天看来没有多少新的内容。全书真正的重点在于第二部分:“摧毁工作机会的武器”。正是这部分关于美中贸易的论述才使得这本书有别于其他谈美中关系的论著,为川普抨击中国的贸易行为提供了弹药。

纳瓦罗文风的特点就是观点旗帜鲜明,文字毫不含糊。他一上来就把中国的贸易做法定了性:重商主义加保护主义,并且列举了中国用来消灭美国人工作机会的八般武器:

·精心设计的非法出口贸易补贴网络。

·巧妙操纵和严重低估的货币币值。

·公然仿冒、盗版和偷窃美国的知识产权。

·中国共产党短视地为了换取几块钱生产成本的优势而大规模破坏环境。

·超低标准的劳工健康标准、远低于国际规范的安全标准,导致大量工人罹患棉肺病、肢体伤残和各种癌症。

·非法关税、配额和从锑到锌等关键原材料的出口限制,对世界冶金和重工业取得更大控制权,作为战略的策略。

·掠夺性定价及倾销把国外对手挤出关键的资源市场,接着以垄断性定价欺诈消费者。

·中国自豪的“贸易保护主义长城”——阻碍所有的外国竞争者无法在中国的土地上设立店面。

纳瓦罗认为,中国用这些手段同美国进行不公平贸易,瓦解了美国的“制造业基础”,造成工厂倒闭,大量工人失业。中国已经违反了国际贸易的所有准则,其目的就是要主宰全球制造业,占领全球市场,在经济上逼迫西方世界臣服。

在纳瓦罗看来,制造业是美国的传统和根本。它能够提供最广大的就业机会,也能够付给工人高工资和福利。二战期间美国之所以能够力克德日这两个军事大国,就是因为美国工厂的生产线上能够源源不断地输出大炮飞机和坦克。美国的制造业曾经占到GDP的四分之一,现在只剩下区区百分之十。纳瓦罗断言:将来的某一天如果中美开战,击败美国的将是中国工厂发挥出来的强大军工生产能力。

既然已经把中国掏空美国制造业提高到国家安危的高度,纳瓦罗格外不爽一些自由派记者和作家们的言论。他在书中点了三个人的名字:《世界是平的》作者佛利德曼、“新闻周刊”的扎卡里亚和“大西洋”月刊的法劳斯。佛利德曼预言美国未来的繁荣将取决于服务业的扩张,而扎卡里亚和法劳斯则宣称欧美制造业向劳动力低廉的第三世界国家转移是全球化的正常现象。纳瓦罗在批驳这些观点的同时指出:在公平贸易的条件下,美国制造业的工人可以同世界上任何低工资的工人竞争。他们的机器先进、技术全面、善于创新,可以创造出最高的生产效率。

受到严辞批判的不止这几个文人,一些美国的大公司和行会组织也难逃纳瓦罗的怒火:西屋电器、通用电气、杜邦、卡特彼勒、常青太阳能、企业圆桌、全国制造业协会、美国商会等等。它们有的为了进入中国市场,在中国逼迫下把核心技术转让给了中国;有的不仅把生产车间搬到中国,而且还将所有在美国的供货商抛弃,造成大量失业;有的公司和行业协会在中国商品入侵美国的初期大声疾呼坚决反对,但是抵抗无效之后就“识时务”地转而与中国合作,在中国对美不公平贸易中分一杯羹。纳瓦罗左批奥巴马,右打小布什,他认为美国这两届政府对美国失业工人的疾苦漠不关心,对中国人的欺诈行为放任不管。

2015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就达3657亿美元之巨。制造业转移中国造成美国传统工业基地“铁锈带”的衰落也是事实,所以《致命中国》对美中贸易和全球化的批判就显得格外有力,这从总统竞选中川普引用该书的论点而得到广大白人蓝领民众的热烈呼应中可见一斑。这本书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书斋和校园,对美国社会产生了不可低估的政治效应。

然而,对川普竞选演讲的巨大欢呼声浪掩盖了美中贸易的另外一面:近年来,中国公司对美国的投资快速增长。新闻报端时常出现报道:衰落的美国小镇由于中国投资者的出现而恢复了生机,工厂又重新雇用工人。中国方面对美国贸易逆差老拿中国说事也感到不满。已经倒台的薄熙来在商业部长任上时曾经有句名言:中国工人要用一亿件衬衫才能换来一架波音飞机。也有中国的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是结构性的——由于美国对中国实行武器和尖端技术禁运,中国买不到美国真正高精尖的产品。听他们的口气,似乎只要美国卖给中国几条航母和F-35,美中贸易就能平衡了。

一些美国的经济学家对于纳瓦罗的观点也并不赞同。前总统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杰森·福尔曼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说,“美国经济挑战的最大来源和应对之道应该从国内政策中去寻找。虽然国际间的问题和公平竞争的环境确实重要,中国并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修理中国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去年,纳瓦罗和现在已经成为商务部长的威尔伯·罗斯合写过一篇文章,重新提到了《致命中国》的一些观点:如果川普对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同时鼓励消费者改变购物习惯,就能够消除美国庞大的贸易逆差。这样一来,美国就有钱投资经济了。布鲁金斯学会的经济学家威廉·盖尔对此的评价是:“这在数学上根本不可能。”

纳瓦罗和罗斯在文章中还说,消除逆差和扩大投资将会促进美国经济更快地增长,在未来十年内可以产生1.74万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对这一美好前景,连共和党的经济学家也认为是胡言乱语了。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乔治·曼昆曾经担任过小布什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他在去年九月的一篇博文中写道:纳瓦罗和罗斯对经济成长一知半解,所以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们不了解贸易赤字减少了就意味着投资减少、利率升高、消费减少。“就连经济学一年级的学生都知道贸易赤字是和资本流入相关联的。”

《致命中国》的书名呼吁全球一致行动来对抗中国龙。人们不禁好奇纳瓦罗在痛批中国之后,会开出什么样的药方来治愈身染沉疴的美国对华贸易。该书的第五部分就是作者提供的与“致命中国”共存的保命之道。纳瓦罗例举的生存指南范围广泛:既有教导消费者在超市里如何仔细看商品标签,又有如何防范中国的商业间谍;既有因应中国在非洲殖民掠夺资源,又有如何在外太空与中国间谍卫星周旋。考虑到纳瓦罗现在掌舵美国的外贸大权,从他六年前提出的美国贸易改革的建议中,是否能窥出他未来行事的方向?

纳瓦罗提出的修正美国对华贸易的重要举措就是敦促国会通过“美国自由与公平贸易法案”,从法律上为所有对外贸易定下规矩。另外,白宫应该派人前往北京进行秘密外交,暗中警告中国立刻停止操纵人民币,否则美国将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美国还应该告诫美国企业外包中国所带有的风险,同时禁止中国强迫美国企业转让核心技术,不允许中国国有企业购买美国公司等等。但是,最重要的治本之道莫过于白宫要换主人,美国需要一位既要有脑子,又要有脊梁,敢于对中国说不的新总统。随着去年11月20号总统大选尘埃落定,纳瓦罗应该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现在,纳瓦罗上任白宫贸易委员会主席已经快两个月了,但是改革对华贸易却迟迟不见动静。美中贸易毕竟不像美国同墨西哥和德国的贸易关系,体量太大,也许纳瓦罗要思虑周全后再动手。也许白宫贸易委员会是个新成立的部门,如何运作协调美国政府各部门统一对华贸易的立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美国,吃中国饭的人太多,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就连同纳瓦罗志同道合的商务部长罗斯在中国也有生意。纳瓦罗曾经在《致命中国》中狠批小布什总统的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保尔森担任高盛的掌门人多年,与中国关系亲密人所共知。纳瓦罗痛斥保尔森误国误民,把高盛和华尔街的利益置于美国利益之上。但是川普组阁,从首席经济顾问到首席战略师再到财政部长,莫不出于保尔森的高盛门下,纳瓦罗如何与他批判过的“高盛帮”共同匡正中国的“不公平对美贸易”会让人们拭目以待。当然,中国方面也不会闲着,肯定会加紧对美国“做工作”。川普还没上任,马云、吴小晖就接踵而来,拖延多年的川普商标在华申请也突然获得批准。今后这种诱之以利的银弹肯定还会不断地射向华盛顿。重要的是:贸易关系毕竟不是美国对华关系的全部内容,在一些战略挑战问题上,美国也需要中国的合作,比如最近北韩的核武和导弹危机。这会不会也是纳瓦罗到现在还没有出手的原因之一呢?说《致命中国》是川普总统对华关系的指南手册会不会言之过早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