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0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弗林中将“战场”上的两个谜团-简介《战场:我们如何赢得打击激进伊斯兰及其盟友的全球战争》


迈克尔·弗林中将2016年12月12日在纽约

迈克尔·弗林中将 (Lt. Gen. Michael Flynn) 是最早支持川普的军方退役将领,也是川普胜选后最早任命的核心幕僚之一。1月20号,他将担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这一关键职位。弗林的名字也将会和基辛格、布热津斯基、黑格、斯考克罗夫特、赖斯等人排列在一起。

弗林出生在罗德岛一个铁杆儿民主党的家庭,他自己也登记是民主党选民。但是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弗林痛斥奥巴马总统软弱无能、只会说空话,让美国在世界各国面前失去尊重。他带头高呼要把希拉里“关进牢房”,而且在自己的推特上转发指控希拉里涉嫌绑架、猥亵、走私儿童的消息。弗林在美国陆军中服役33年,退役前做到国防情报局的局长,以其出色的情报工作在美国军界广受尊敬。但是这样一位每天都要鉴别真假情报的将军却没能识别出“希拉里狎童”是一条假新闻,最后只得悄悄删掉了事。

没能看出一条假新闻也许只是一时看走了眼,倒并不能说明此人没有战略眼光。2016年7月,弗林和迈克尔·莱丁合著的新书《战场:我们如何赢得打击激进伊斯兰及其盟友的全球战争》出版。(The Field of Fight: How We Can Win The Global War Against Radical Islam and Its Allies, by Michael Flynn and Michael Ledeen) 这本书虽然有很大篇幅在指责奥巴马总统无能误国并呼唤明主诞生,但是字里行间不时闪烁出如何克敌制胜的真知灼见。

《 战场》的中心内容都已经反映在这本书的另一个书名里《我们如何赢得打击激进伊斯兰及其盟友的全球战争》。

关键词之一:激进伊斯兰

在战场上首先要分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那么敌人从何而来?在这些根本问题上,弗林表现出“政治不正确”的鲜明立场。自从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之后,西方国家政治领导人在公开表态中一直小心地把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教相区别。9·11事件发生不久,小布什总统就称“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在加州圣·波兰蒂诺发生恐怖袭击之后,奥巴马总统也重复过同样的话。在费城一个恐怖分子开枪打死一名警察之后,费城市长还说这次枪击事件同伊斯兰教的教义无关。政治人物这样说自然有他们的考虑:毕竟全世界有13亿穆斯林人口,美国反恐还得要这些伊斯兰国家的帮忙,同时也不能激化美国国内的穆斯林民众与其他美国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弗林认为:正是这些“政治正确”的言论极大地混淆了民众的视线,束缚了军人们的手脚,造成了美国在反恐战场上的失利。他在书中写道:问题就是出在伊斯兰教的一些极端教义当中,这才是恐怖分子们产生的土壤。他指出:穆斯林世界极少能产生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且对待妇女十分落后野蛮。他认为伊斯兰教代表着一种失败的文明,而且是正在同美国交战的文明。他主张伊斯兰教也要来一场“宗教改革”,就像历史上欧洲的天主教改革一样。埃及的塞西总统就曾经大声疾呼伊斯兰教的改革,弗林对他的呼吁赞不绝口。

关键词之二:全球战争

反恐究竟是战争还是局部作战?弗林认为,反恐就是一场战争,而且是世界大战。美国应该动员一切力量,拿出像二战时一样的资源和决心,打赢这场全球战争。美国赢得了二战和冷战,反恐战争和这两次战争一样艰巨。他指责奥巴马总统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造成了恐怖分子坐大的局面。但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对美国的威胁真的有那么大吗?从基地组织到塔利班,恐怖分子们没有国土,打了就跑,来去无踪,飘忽不定。伊斯兰国曾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攻城掠地,雄霸一方,但是这些年来节节失利,地盘儿越打越小。所以,恐怖分子对美国只能算是疥癣之疾,不构成心腹大患。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将军和副主席塞尔瓦将军都认为,俄罗斯对美国的威胁才是生死攸关,而伊斯兰恐怖分子则不是。纳瓦罗教授等对华鹰派则认为,中国才是美国最大的威胁。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同墨西哥差不多,全国GDP只比广东省大不了多少,不具备同美国争霸的实力。但是,弗林将军坚持认为,正是这种对恐怖分子危险的估计不足造成政治领导人决心不足,在反恐战场上才缩手缩脚。发现一些恐怖分子的目标之后还要层层请示,结果贻误战机的例子比比皆是。弗林在书中表达的观点会不会使得美国战略方向的争论在他上任国安顾问之后尘埃落定?毕竟在国家安全议题上,他才是最能影响总统的人。

关键词之三:如何赢得战争

在这一部分,弗林提供的建议很难说有什么新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比如,他主张美国要开展一场针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意识形态战争;美国应该结成最广泛的国际反恐联盟;美国应该直接打击那些支持恐怖分子的政权等等。

实际上,弗林这本书真正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两个令人费解的矛盾之处,或者说是两个谜团:

谜团之一:

就在川普宣布弗林将担任国安顾问的消息传出后,美国媒体马上曝出:弗林在《战场》这本书里宣布中国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盟友。这个消息不啻于石破天惊,因为说这话的人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美国未来的国家安全战略走向。这个说法还闹到了12月7号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就此问题的提问,发言人陆慷大概也没看过原书,只好说希望人们在表态的时候要尊重事实,有助于促进美中互信云云。

实际情况如何呢?在《战场》的第28页和76页上确实两次提到中国是激进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盟友这样的话,然后就没了下文。弗林在全书中从来没有解释过为什么中国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盟友,也没有表明他有什么证据说中国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盟友。世人皆知中国正在新疆等地严厉打击所谓的“暴恐”活动,如果没有证据就认定中国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盟友能否让人信服?至于弗林为什么要在书中这样写,谁也不知道,他也从来没有回应过新闻记者要求他就此评论的请求。

谜团之二:

弗林在书中也把俄罗斯列在恐怖分子盟友的名单中,并为此详加论述。他认为,虽然俄罗斯也深受车臣等地伊斯兰恐怖分子之苦,但是普京以美国为敌,为了反美而同支持恐怖分子的伊朗走到了一起。这两个国家都蔑视和敌视美国的民主制度。俄罗斯帮助伊朗发展核项目,卖武器给伊朗,并且俄罗斯军人在叙利亚同伊朗人并肩作战来挽救阿萨德政权。弗林对俄罗斯的指责不可谓不深刻,措辞不可谓不严厉。在他的笔下,俄罗斯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的美国之敌。弗林的这些文字同他所拥戴的川普总统公开亲俄的立场大相径庭。那么,将来他将会如何执行川普的亲俄政策呢?

实际上,弗林对俄罗斯的态度并不像他在书中所描述的那样。据纽约时报1月10号报道,弗林在2013年六月曾经作为国防情报局局长到访莫斯科。他会见了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的负责人,探讨联合反恐的可能性。2015年,已经退役的弗林受邀重返莫斯科。这次是他作为“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嘉宾来参加该台成立10周年的庆祝活动。在美国情报机构眼中,“今日俄罗斯”是俄罗斯在海外的宣传机构,并且参与了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的活动。弗林经常作为专家出现在该台的节目中。他在莫斯科做了一次付费的演讲,并且参加了“今日俄罗斯”的庆祝酒会。在酒席上紧挨着他坐的就是普京总统。去年10月,弗林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大谈美俄联合反恐的必要性。他说,两国的共同敌人是激进伊斯兰,“除非我们同俄罗斯合作,否则将一事无成。” 至于说俄罗斯肢解乌克兰、在叙利亚狂轰滥炸以及镇压国内的政治反对派,用弗林的话说:“那都不是重点。”

人们不禁会问:弗林对俄罗斯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呢?

文如其人。弗林中将的文字一如其职业军人的风格:简明扼要、句子短、没废话、经常用军事缩略术语,偶尔会蹦出几个脏字,仿佛在读军人们在战场上写的战况简报。这本书在论述方面多少给人以标语口号多具体细节少的感觉。全书最生动感人的恰恰是他回顾自己军旅生涯的章节,字里行间充满对国家和军中袍泽的挚爱。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弗林是名副其实的美国英雄。他在书中所做的很多分析和结论不是坐在书斋中空想出来的,而是他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出生入死换来的。他在这两个国家都是作为美军总司令斯坦利·麦克里斯托尔将军(Gen. Stanley McChrystal)的情报主管而建立功勋。弗林将军经常亲自审讯俘虏,听取战况简报,深入到偏远的山区部落做山民们的工作并搜集情报。他改革了伊拉克美军的情报流程,让情报线索能最快地到达一线官兵们的手中。可以说,美军在伊拉克战场上的胜利,弗林将军居功阙伟。这也是他能够在2012年被奥巴马总统提名担任国防情报局局长的重要原因。然而短短两年过去,弗林被迫宣布退役,提前一年辞去了局长职务。弗林说这是因为他在国会听证时说:现在恐怖分子对美国的威胁比几年前更大了,因此被奥巴马政府所不容。但是也有人说他被解职是因为刚愎自用、对下属严苛、管理混乱造成的。有媒体报道认为,弗林之所以在总统竞选活动中言辞激烈地痛斥奥巴马和希拉里,多少有私人恩怨在里面。他的一些军中同事对于弗林在竞选中的过激言辞表示不安,认为这违反了美国军人在政治活动中保持中立的传统。弗林一直敬爱有加的老长官麦克里斯托尔将军也看不下去了,私下劝说他要收敛过一些。至于他是否听进去了,人们不得而知。

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一职何等重要——基辛格在任上筹谋了打开中国的大门,布热津斯基在任上实现美中建交,斯考克罗夫特在任上秘密访问六四后的北京,赖斯在任上协助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弗林是否能够步他们的后尘,辅佐川普干出一番大事业,那就要看这未来四年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直播)

网络直播周末专辑 2017年10月21日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