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3 2019年3月24日 星期日

从老党员到分裂分子,维吾尔学者恐以“煽颠罪”被判刑


2017年1月,《中国民族》杂志介绍了维吾尔人名学家穆特里甫·斯迪克·卡依日的学术成果。

上个月,美国之音报道了一名在德国公派留学的维吾尔博士生寻找他在新疆失踪的父亲的消息。几天前,这位留学生再次联络美国之音,称新疆地方法院将在这个月底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审判他的父亲。

塔依尔江告诉美国之音,几天前,通过一位在北京政法系统工作的汉族朋友,他得知检察院已经把父亲的材料送到地方法院,起诉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件可能会在这个月底秘密开庭。

出于安全原因,塔依尔江不便透露这位朋友的身份,但他认为这个消息是可靠的。

“我认识这个朋友好多年了,这个消息100%准确,”他说。

塔依尔江是中国教育部公派到德国哥廷根大学的文学博士生。他的父亲、现年69岁的穆特里甫·斯迪克·卡依日是喀什大学的退休教授。

去年11月,经由国际媒体证实,卡依日被喀什警方逮捕,同时被抓的还有喀什大学的一名校长和三名副校长,都是维吾尔人。

此前,喀什大学下发红头文件,给予卡依日“留党察看”处分,原因是他“通过学术渠道,宣扬伊斯兰文化和阿拉伯文化”。

几天来,塔依尔江接连致电新疆当地的检察院和法院,以家属身份询问案子何时审判,要求出席旁听。

几经周折,他接通了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一位维吾尔工作人员的电话。此人很不耐烦底对他说:“确定开庭后,如果要请家属,会通知你。”

这个回答让塔依尔江更加确信了北京那位消息人士的话。

塔依尔江
塔依尔江

“他没有否定负责我父亲的案子,也没有否定会开庭,证明那位汉族朋友的消息是准确的,” 塔依尔江说。

美国之音也多次致电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在唯一一通接通的电话里,听到记者询问卡伊日案后,对方立即挂断电话。

喀什检察院和法院网站上没有任何有关卡依日案的消息。塔依尔江担心这会是一场闭门审判。

塔依尔江说,从小他就看过不少父亲的书和文章,里面没有任何所谓“煽动颠覆国家”的内容。事实上,有着30多年党龄的父亲曾多次公开表示支持党和政府的民族政策。

1989年,卡依日被中国教育部公派到埃及留学。多年后,他出书回忆那段经历时还感慨:“这些年,我在国家的关怀下,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是我生命中跨时代的大事情。”

“他对党和国家有很好感情,怀着感谢的心态,这样的人怎么能把他当作煽动颠覆国家罪?” 塔依尔江问。

卡依日是知名的维吾尔人名学者,曾出版《维吾尔人名宝库》。2017年1月,中国少数民族国家级期刊《中国民族》还专门介绍过他的学术成果。不过就在同一年,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婴儿取名加以限制,卡依日的书随即也在新疆全面下架。

“17年初政府还支持他,现在却成了分裂分子,” 塔依尔江说,“这些罪名都是共产党发明的,因为共产党要迫害维吾尔知识分子。”

塔依尔江日前发表公开信,要求中国当局给出起诉父亲的充分理由和依据。他提问当局:是否会有独立的律师为父亲辩护?是否允许家属和独立观察员旁听审讯?父亲自去年9月被抓捕以来,是否获得了必要的医护?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统计,从2017年4月到2018年9月,在中国新疆维吾尔地区有231名维吾尔知识分子被失踪,或被投入拘禁营,或在拘禁营中死亡。

国际人权组织“学者在危险中”(Scholars at Risk)去年发布的《自由思想2018》报告称,中国在新疆对当地学者、学生的大规模拘留再现了中国的文革,“这些政策的复活会导致失去一代学生学者的相似后果”。

美国之音驻香港记者申华亦对此文有贡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