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5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709案医生“辟谣”承认给在押律师用药


自报是北京律师李和平在押期间医师的周彤 (网络视频截图)

在709抓捕案多人羁押期间遭强迫服药的传闻被证实,并引发国际社会关注之际,天津有关方面近日在网上公布视频,一名自报是北京律师李和平在押期间的医师,称是给他治疗“高血压”。而李和平的妻子坚称,被抓时才44岁的李和平没有高血压,出来后也没有高血压。据信,该视频是首次与709案有关的人员证实曾给在押人员用药。

近日在秒拍网上出现一个标题为《医生介绍为李和平进行诊疗的情况》的视频,当中一名自称是周医师的人,称是被关押近670天后刚刚被判缓刑后回家的李和平律师在押期间的医生之一,指李和平被关押后,诊断出高血压症状,服用正规引进的药物氯沙坦钾片后,“治疗效果不错,没出现什么副作用”。这位周医生还否认强迫李和平律师服药。

外界分析,这个2分21秒的视频的目的,明显是为了进行所谓的“辟谣”,因为此前多位709案曾在押人员近期对外证实,在从2015年7月开始的拘押期间,曾被强迫服药,吃药后出现肌肉疼痛、精神恍惚、视力模糊的情况。这些人包括北京的李春富律师和李和平律师、取保一年多的实习律师李姝云、维权人士勾洪国等人。

而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5月18日通过视频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详细谈及李和平被强制用药的情况。她表示,李和平并没高血压病,但在被关押后马上就被医生“诊断”为高血压,且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他如果质疑这种药物,就会被医护以及看管,强制按住四肢灌药。药物导致李和平肌肉疼痛、意识昏沉、视力倒退,甚至看不见东西。服药时间将近22个月,期间药物形状、颜色和数量都有所改变。

王峭岭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所谓用于“辟谣”的视频,是官方对一直严密封锁消息的709案首次发出任何消息,是非常宝贵的证据材料,证明了当局确实给这些根本没有高血压的709在押人员服用所谓的“高血压”药物。

她说:“709它是专案组办案的模式,专案组这些人连自己的名字报的都是假的,有的始终不肯说自己的姓名。我先生看到这个视频,当时就感到特别的惊讶,他说就是这个医生。整个专案组密不透风的这么一个体系,突然一下医生出来‘辟谣’,我们觉得特别难得,就是这个资料特别难得。而且我先生说,从头到尾,尤其是最黑暗的时期,这个医生都在旁边,肯定清楚知道这个过程当中,到底喂的什么药,到底是什么一个状况。”

这个不知何人拍摄制作的视频,曾出现李和平律师和其他在押人员跑步的画面,还有天津市公安医院预审监所医院的牌子、一张病患名字处打上马赛克的长期医嘱单、高血压药氯沙坦钾片的画面。

王峭岭表示,这个医嘱单虽然只有7天,但给外界透露出很多信息,包括周医生的签名“周彤”,李和平律师在押期间的假名和代号,以及官方用药纪录,证实了许多东西。

她说:“这个单子上透露了非常宝贵的信息,因为它是‘辟谣’嘛。李和平先生,但是他的名字却遮盖住了,在遮盖什么呢?给他化名‘李小春’,后来连名字都不叫他了,叫他108号,我一看,他长期医嘱单上就是108号。而且很多护士、医生名字都在上面。只有7、8天的医嘱单,在头6个月秘密地点的关押,它这个为什么不公开呀?这之后的呢?所以说,这很有趣。”

王峭岭表示,尽管709案许多人都是3、40岁,没有高血压病状,但被抓后都被“检查”出“高血压”,给强迫服药,这是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

记者:“这个医生也说只给他服用一种治疗高血压的,但是你也说了,他给吃的是不同颜色的药,不是他说的一种治疗高血压的药,对不对?”

王峭岭:“对、对、对,而且很有趣就是说,这一批709被抓的普遍都是‘高血压’。2、30人都是‘高血压’,包括前两天李姝云律师、任全牛律师,都被要求服这个药。我先生出来之后自己买了一个电子血压计,每天自己量血压,每天都发出感叹,我没有高血压呀!”

有分析表示,这个肯定不是个人行为的有关对李和平律师用药的视频,就像5月18日湖南长沙警方发布否认北京人权律师江天勇遭受酷刑导致脚伤的“被散步”视频一样,是用以应对国际舆论和压力,但不仅没有“辟谣”,反而证实了外界的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5月14日发起要求中国人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查明709酷刑,特别是强制用药问题的联署活动,目前已有几百公民和律师签名,不过,发起人之一的卢思位和多位律师都被司法局约谈,而签名邮箱也遭到入侵。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