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9 2021年2月26日 星期五

共青团推出“虚拟偶像”遭抵制


2019年3月北京电影观众头戴虚拟现实头盔观看电影。

中国全国应对新冠病毒的紧张气氛中,共青团宣传机器近日推出两个具有娱乐性的“虚拟偶像”。不过,遭网民厌恶和嘲讽后很快夭折。事件彰显中国青年网民的好恶,记录了中共宣传的一次失利。

2月17日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宣布,将推出名为“江山娇”和“红旗漫”的“人化虚拟偶像”。显然,这两个名字的来源是毛泽东诗词:“江山如此多娇”和“红旗漫卷西风”。不过,遭网民厌恶和嘲讽后计划很快夭折,团中央网站迅速撤掉了这个帖子,目前已搜索找不到原来的宣布,虚拟偶像真的虚了,不过,@江山娇与红旗漫帐号还保留着。

“虚拟偶像”据称源自日本,是网络文化中近年来颇受中国年轻人追捧的新玩艺儿。据报道,中国国内虚拟偶像已超过20个,其中包括罗天一。设计和推出虚拟偶像的集团、公司、组织或者明星个人,可以通过对这些偶像的推介、宣传自己的价值观。共青团似乎看中虚拟偶像在娱乐过程中的宣传潜能。报道说,2017年共青团就曾在官方视频中启用过虚拟偶像歌手·“罗天一”。

不过,共青团这次宣传手段的失利,或者叫紧急调整事件很值得注意,事件似乎反映出,近年来地位微妙的共青团在中国青年人心目中的地位继续下沉。

政治学者冯胜平对美国之音说:“现在党都不是那个党了,团更不是团了,我只能那样想。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党都不是这个党了。今天的共产党,哪里是共产党。今天的共产党最怕的是共产主义,已经没有主义,没有信仰,没有价值观。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地产党、一个资产党、比你还有钱。”

冯胜平说,大家对党的看法“基本上是林彪事件以后开始对中共有想法。林彪事件以前是真相信(共产主义)那一套,所以那时入团还没有投机的想法,入党则是按照方励之的想法,即你们改变这个党,就要到党里面去。80年代的时候,我们至少是这样想的。”

这次共青团虚拟偶像事件中,团中央的计划一上线,立即遭到网友大规模挞伐。有网友说,虚拟偶像这个概念“太娱乐化”,“共青团需要配音的是英雄而不是偶像”。网友质问共青团,宣传为什么不自己出马,而是借助什么偶像, 以此“掩盖官方行为”?

然而,也有网友说,虚拟偶像的初衷挺好,给广大小粉红一个更容易接近的管道,但是青年人似乎并不买帐,因为共青团还是被他们当成一个“具有权威的,非娱乐化”的组织,“过度拉近共青团和年轻人的距离,大家反而不能适应,甚至不接受了”。

报道说,导致共青团这次宣传失败的直接原因是,中国大众正在胆战心惊地与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搏斗,当局也在采取措施遏制这种传染病,此时玩弄娱乐性政治伎俩,难怪“4小时被骂凉,共青团组了一组最短命的虚拟偶像”。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