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7 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

“新冠”引发教学革命 令众大学“囊中羞涩”


2020年3月9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校园。 包括哥伦比亚在内的全国许多大学关闭,并计划继续进行在线教学。

美国高等教育与管理专家说,新冠疫情或不可逆转地改变人们对教学模式的思考,同时给众多大学造成前所未有的资金短缺。这是教学和管理人员异口同声的说法。

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并在各州不断蔓延之后,美国许多大学春假后就开始组织远程教学,外出的学生大部分都没有返校,而是在家中上网课。

几名中国留学生日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们每天上网课、找教授答疑,甚至在网上考试;吃的东西也从网上购买后送到家中,生活得“按部就班”。不过,他们的教授和教学管理者可能不敢苟同。

网课或成“新常态”

方柏林(Berlin Fang)是德克萨斯州阿比林基督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课程设计总监。

方柏林说:“新冠疫情对我们的冲击很大,教学不用说,全变成了网课,会无法逆转地改变日后人们对于教学模式的思考。网课会更普及,混合教学可能是日后常态。”

马钊(Zhao Ma)是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教授,并主管本科教学。他也表示,此次疫情对大学的冲击非常大,而且将会产生长期影响。

马钊表示,以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为例,在教学方面,学校全面开启网上授课之时,需要解决许多问题。他说:“如何解决跨时区授课,学生如何远程参与课堂讨论和考试,如何提供给学生必要的上网服务和电脑硬件等。”

疫情令高校囊中羞涩

高等学校在疫情爆发后转向远程教学,除了添置远程教学设备和人员培训带来额外开支,而且也产生了其它意想不到的开支,让大学管理者们有些措手不及。

马钊对美国之音表示,在经费方面,目前抗疫的经费投入主要包括:购置网络教学设备,退还学生部分学费,帮助参与学校海外项目的学生回到居住地,将学生留在学校宿舍的物品运送回家,以及给经济困难的学生提供必要的补助等。

马钊说:“到目前为止,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已经投入了4千万美元。”

阿比林基督大学的方柏林说:“经费上学校受冲击非常大,比如学生提前放假离校,学校要返还食宿费;还因人道考虑、法律要求、社会压力,要给不能来上班的员工(比如突然下岗的食堂员工)继续发薪,等于是方方面面受挤压。”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后,许多国家都在不同的时期,对不同的国家人员往来做出限制或禁令。目前成为疫情中心的美国,对中国和欧洲国家实施了旅行禁令。

中国留学生群体是占美国大学留学生人数比例最大的。目前许多收到美国大学录取和资助通知的中国学生,看到美国目前成为疫情中心的情况,可能正在犹豫不决,甚至望而却步。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授马钊表示,留学生缴纳的学费,是美国很多大学的重要收入来源。他说:“如何应对留学生人数下降所带来的资金短缺,将是很多美国大学、特别是州立大学和资金并不宽裕的学校所面临的严峻挑战。”

阿比林基督大学课程设计专家方柏林也表示,从生源方面来看,严重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学校“恐怕要吃紧了”。

方柏林说:“一些小的学校则会面临生存困难;因为有的学校,学费是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生源减少会带来财务的直接压力,我估计甚至都会有一些学校面临倒闭。”

方柏林表示,美国的名校可能受影响不大,他们总是不愁找不到人。事实上今年由于生源问题,名校申请据说已经比往年更容易了。他说:“现在大家都希望科学界早日找到疫苗或者特效药,不然这样下去,世界各地学校可能都会紧张。”

被美国高校录取,来还是不来?

每年进入三、四月份,美国高校通常就会向申请者发出录取和经济资助通知。许多已经被美国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由于担心美国新冠疫情的局势,正在纠结犹豫,家长们更是操心不少。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本科教学主管马钊教授建议,准备秋季入学的学生,应该坚持出国求学的原计划;因为学生和家长已经为出国留学计划准备多年,“一旦放弃,代价太大”。

马钊说:“秋季开学之际,疫情应该平复,使领馆签证业务也会陆续恢复正常,应该可以正常出国入学。” 不过,他同时提醒:此次疫情表明,留学存在风险,学生和家长应该制定一套应急计划。

马钊建议:“比如紧急联系方式、同学互助小组、医疗保险、留居城市的应急服务地点和联系方式、心理疏导、与学校相关部门的对口联络、必要的资金准备等。”

阿比林基督大学的方柏林博士也建议:这个问题,不能只是家长在家“瞎着急,乱出主意添乱”。而应鼓励学生利用学校提供的各种信息。他说:“美国高校高度独立,大家好的做法会互相传播,但甲乙丙丁四所学校,处理同样问题的方式可能截然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方柏林表示,非常时期,来不来可能学校都能理解。也可以问一问有无可能放缓一年入学,考虑‘间隔年’的选择。他建议说:“如果决定不来,建议尽早告知学校,好让他们把名额空出来给他人。”

包机“撤留”是否增风险?

中国驻美大使馆日前在官网上发通知,鉴于大多数留学生选择留在当地,政府考虑对疫情严重国家安排临时航班或包机,开始对留学生搭乘临时包机意愿进行摸底调查。舆论担心,大规模人员流动是否会带来新的风险?

方柏林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样做肯定会给各方面造成风险,这里需要考虑的因素是:能否有效地防护、衔接、隔离,让各方面风险最小化。

方柏林说,从留学生角度考虑,美国疫情比较严峻,匆忙接留学生回国是有一定风险的,比如路程上被感染是有可能的。当然,美国现在是疫情中心,留在这里也有风险。对中国的民众来说,他们则担心,大批留学生回国,恐怕会使疫情卷土重来。

马钊表示,在目前疫情全球蔓延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政府都没有条件做最佳选择,只能是把选择的风险降到最低,这是一个基本的前提。美国大学马上迎来暑假和毕业季,学生放假毕业回国,也是必然的选择。

马钊说:“中国已经过了3个多月的抗疫,积累了医疗经验,也创立了一套应急系统。虽然目前输入性病例的确是新的挑战,但是通过系统安排和有序入境等措施,我不认为留学生大量回国会给抗疫造成不可控的风险。”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