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55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视觉艺术家协会”从不间断,今年线上弘扬六四精神


视觉艺术家协会从不间断,今年线上弘扬六四精神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03 0:00

视觉艺术家协会从不间断,今年线上弘扬六四精神

星期天(5月31日),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The Visual Artists Guild)发起组织的缅怀6·4三十一周年活动在线举行。来自不同行业和不同族群的人权倡导人士,通过视频悼念那些生命定格在三十一年前的自由斗士,并向本次武汉疫情中为公众曝光真相的勇敢公民致以敬意,称他们传承的正是当年的6·4精神。

视觉艺术家协会的刘雅雅女士致辞说:“当年,学生们开始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他们传播民主化信息。他们大胆地说出了对政府的看法。他们的行动鼓励其他人大声疾呼。多年来学会了隐藏对政府真实看法的人们,突然发现,他们的朋友和邻居都在以同样的方式思考。”

1989年6月4日解放军开枪射击学生时,摄影记者凯瑟琳·鲍奈特(Catherine Bauknight)就在现场:“我们进入广场后,预感到要出事,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事。解放军在喊话‘请离开广场,否则我们将开枪射击’。学生们没有离开,而是转移到另一个区域。解放军跟在他们后面。人们抬起胳膊搭出一个隧道模样的通道,把我推离那里。这时,我听到了枪声,军队向学生开枪了。”

凯瑟琳说,军队用乱枪对着所有人扫射。她看到枪林弹雨中学生们开始倒下。有些负了伤,膝盖弯曲下去;有些倒在地上死去。那之前,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直以为民主就要到来了。她抽身往外跑,不过同时还试图用镜头拍下当时的那一幕。

创作了“一手遮天”画作的艺术家翁冰(Bing Weng)说,民运学生当时虽然获得很多民众的帮助,但是,被举报现象也是存在的。她的男友就因为被同事举报而险些因为参与那次学运而进了监狱。现在,八九六四的惊心动魄正在被当局洗刷,无论传统书店还是网店,或者图书馆,有关八九六四的书籍都是被下架的;甚至连从香港买书的路也被堵上了;下一代对那段历史知之甚微。这就是独裁的“一手遮天”。

国际特赦组织负责中国事务的专家詹姆斯·齐默曼(James Zimmerman)说:“很高兴能使用这样的高科技手段参加 线上活动,让我们铭记那些31年前为争取民主而在天安门广场牺牲的人们。1989年6月3日和4日晚上,中国坦克开进了天安门广场,残暴地镇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民主运动……迄今为止,中国政府针对人权律师、宗教人士、民权人士的迫害没有停止。甚至许多人被失踪,请问那些人都在哪里?”

越南人权网络主席阮冬博士(Tung Nguyan)指出:“三十一年前,中共政府不跟学生谈判议和,而是把坦克开进了天安门广场,暴力镇压学生的和平抗议……天安门事件到今天并没有消失,而是仍然在继续存在。中共仍然任意逮捕和关押、甚至谋杀其人民,仍然继续有系统地压迫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包括新疆穆斯林、西藏佛教徒、法轮功学员,等等。中共如今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和腐败手段,把其管制延申到海外。我们应该努力,让类似的侵害人权行为找不到土壤。”

著名汉学家林培瑞教授宣布,今年,视觉艺术家协会要致以敬意的言论自由及人权先峰人物包括李文亮、艾芬、曾迎春、郑艳、陈秋实、方斌和张展等人;这些人都因为警告疫情和披露真相,或遭到训斥、言论被强行撤回、删除,或被失踪和关押。

林培瑞说:“引用李文亮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艾芬大夫也写道,‘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在中国政府把国内的媒体管得越来越紧的时候,有一些中国人挺身而出,愿意把真实情况报告给自己的同胞,并为同胞发声,自己则冒着被定‘寻衅滋事罪’的风险。”

洛杉矶香港论坛发言人罗先生 (Gabriel Law) 说,他要介绍为自由而战的人士,是因为关注香港自由而名声大噪的美国五年级学生马堂(Matan)。他说:“马堂进入人们视线是2019年10月。当时,因为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中有名人力挺香港,中共要惩罚NBA。那天,NBA当季第一场比赛在洛杉矶举行,我们大约百来人在球场外给观众发放数千件支持香港的T恤衫,马堂也拿到一件。是否支持香港,这是个相当敏感的主题。在观众席上,当摄影镜头扫过马堂的时候,他突然亮出那件‘支持香港’的T恤。那一刻,摄影师肯定差一点吓出了心脏病。那段视频在每个社交媒体上都被广泛转发。马堂就是这么聪明地凭借一己之力,把这条敏感的信息带到了全美国电视观众眼前。马堂不仅仅善于急中生智,而且还持之以恒。他在短短三个月之内,往社交媒体上载了大约70条香港警察暴力执法的视频,远远超过任何一位海外的香港支持者。”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