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5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卜睿哲谈美国对港政策-香港政权移交20周年


今年是1997香港政权移交的20周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长期从事香港政策的研究,也在1992年参与撰写美国香港政策法。他近日接受美国之音记者尼亚专访,对这20年来美国对香港的政策做了总结。

记者:自1997年开始,今年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20周年。作为一个在东亚研究领域的专家,你能不能简单地总结或者评论一下自国会在1992年通过《美国香港政策法》以后,美国对香港的政策?

卜睿哲:事实上我在国会工作的时候参与了《美国香港政策法》的撰写。当时,一方面的担心是香港在一国两制的政策下将有怎样的政治系统,同时也担心在那些对于美国来说很重要的事项上,香港无法保持它的自治权,其中最重要的是技术转让。我很强的感受是香港的特定系统保持了它的完整性,美国仍在这个问题上持有信心。

记者:你认为在这20年中,国会针对美国对香港政策是否做出了足够的调整和适应?

卜睿哲:我认为在国会通过了《美国香港政策法》以后将关注点转移到了其他事务上。国会每年接收一份来自国务院有关香港发展的报告,但没有什么特别令人激动的或者担忧的事情发生。直到2014年的雨伞运动突然间在国会引起了新一轮的关注, 至少从一些议员那里。考虑到新的发展,有一些有关美国的香港政策是否需要更新的讨论。

记者:一份由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撰写的国会听证的陈述中有这样的说法,在中国持续的对于香港政治环境的过度干预下,香港的自治权看上去越来越脆弱。你同意么?

卜睿哲:不完全同意。我的理解是中国在撰写香港基本法时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法律的保证下给予香港人民政治和民事权利。当然有一些势力试图改变、进而一点点蚕食这种自由,尤其是媒体自由。但是在我看来,总体上北京方面的这些承诺还是有目共睹的。在通过这项法律的时候,有一个事项在考虑的范围中,那就是多快将实现完全的民主选举。所以在2014、2015、2016年发生的事情就是在选举改革方面的努力。

记者:你有没有对于现在的白宫香港政策的担心?基于川普总统在中国可能具有争议性的利益冲突?

卜睿哲:我对于川普政府将提倡民主和人权放在次要的位置比较担心,我也担心川普政府会将该分开处理的多项议题联系在一起。

记者:例如呢?

卜睿哲:比如朝鲜问题、贸易问题、台湾问题和民主以及人权问题。川普总统的心理状态似乎是如果习近平在朝鲜问题上处理得好,那么我就不会在贸易问题、台湾或者民主和人权方面施加太大的压力。

记者:所以您认为他会用一个议题作为筹码去处理另外一些议题?

卜睿哲:是的。但是他不是政府的全部。政府还包括很多部分,他们可以影响他的政策乃至他的思考。

记者:能不能最后给我们几个关键词来概括这二十年美国对香港的政策?

卜睿哲:同情,自治,政府能力, 民主化和信任香港人民。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