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焦点对话:十月革命,如何改变了人类命运?


十一月七日是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这场一百年前由布尔什维克发起的政变,改变了整个人类的命运,也使上世纪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一半人口都走上了“以俄为师”的道路。一百年转瞬过去,这场革命的影响仍然深远。今天的焦点对话,我们请来以创作史诗画卷“浩气长存”而闻名海峡两岸的中国民间学人,也是著名的俄罗斯专家王康先生,请他为我们分析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如何在过去一百年改变了世界和中国的历史进程,对今天的中国又有什么样的启示。

王康指出,十月革命是二十世纪一场有关人类命运和前途的、最重要的事件。它与英国、法国、美国的革命完全不同。前者针对财产、权利、人口资源和土地;而十月革命则是视解放全人类为己任。后者最大的谬误在于,其手段与目标背道而驰,它摒弃文明的方法而选择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革命这样的暴力手段。其结果是告诉世人,它证伪了共产主义的乌托邦,同时也展示了最狂热、最暴力的血腥;它给前苏联、给中国、也给世界上了一课。不过,迄今为止,十月革命并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和评价,尤其对中国更是如此。中国人有特殊的理由来重新评价十月革命。更悲哀的是,中共仍然宣称在走十月革命的道路,仍然宣称信奉马克思主义。

十月革命给俄罗斯带来七十多年的灾难。事实上,由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引发的1917年十月革命之前,俄罗斯正在进行有前途的现代化转型。1913年时,俄罗斯无论在农业产值、工业化程度、人口还有国民收入等方面都位居世界前列。没有十月革命,它本会完成现代化转型,而且俄罗斯当时也已经诞生了资产阶级政府。十月革命使得这一切戛然而止。

十月革命的灾难之一就是视人命为草芥,造成前苏联极权时代的大量人口非正常死亡现象。根据前苏联国安会、前苏联学者和美国政府以及美国统计学家的数据,这个数字大约在6000万左右。事实上,极权国家真正的非正常死亡数字是无法统计的。这些受害人涵盖广泛,从统治者的对立面、非对立面到知识分子、地主富农甚至是统治者自己的亲属配偶等都包括在内。列宁的妻子突然死亡,档案不翼而飞;斯大林妻子31岁突然自杀;布哈林妻子被流放20多年;托洛斯基前妻一家多人遭到谋杀,等等。总之,从1917-1991年,前苏联血流成河的历史记录,谁都不能改写。普京今年在讲话中也不得不说,十月革命的悲剧任何人都不能以人民的名义来加以合法化。

王康说,共产主义是人类的古老梦想,从柏拉图理想国到乌托邦,人类一直在探寻这样一个梦想,而马克思是理想国和乌托邦的集大成者。问题在于,真正的乌托邦是同情和悲悯,是对天赋人权和尊严的肯定;而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则说,要推翻一切现成制度,要用暴力建立共产主义,手段是直接进攻人性。俄罗斯的暴力镇压造成的流血牺牲,马克思提供的思想根源正是罪魁祸首。列宁也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贡献是用共产主义取代一切。

回溯历史,俄罗斯公元十世纪前已经接受基督教,莫斯科后来甚至被封为第三罗马。而十月革命则是爆发于偶然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恰逢当时的俄罗斯出现了一度的混乱。十月革命中,风云人物列宁选择了实际上不同于马克思唯物史观的手段,组成了职业革命家政府,通过建立工农联盟而成立了苏维埃政府。

王康指出,回望共产主义国家的道路,无论欧洲还是亚洲,都选择使用暴力手段。其原因在于,共产主义学说运动的思潮本身主张用暴力,主场彻底决裂传统和砸碎旧国家机器,对文化传统予以批判和否定。这必然引发反抗,反抗则带来镇压。马克思、恩格斯说,要用暴力手段推翻旧制度;列宁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后公开说,“我们就是要实行红色恐怖”。而走这条道路的国家必然都会复制这些因素。

王康表示,西方普世价值主张尊重个人权利和个人自由;共产主义则是要消灭私有制。其实,消灭私有制起源于圣经,也是乌托邦的追求。但是,前苏联不是通过有序改良和渐进道路来约束自由资本主义,而是完全采用暴力手段。私有制是人类文明存在的基本物质基础。这也是为什么欧洲选择以此作为文明进程的基本走向,在私有制和权力分割的基础上,建立平等、博爱和文明的社会。

王康说,一张全球红色版图的地图让我们看到,社会主义都存在于贫穷国家。事实上,第一、第二、第三国际代表大会的代表们都是欧美人士,除了一名土耳其人之外,其他人都是白人面孔。列宁在生命的后期虽然病入膏肓,却理想膨胀,称世界从来没有这么接近革命,共产主义在欧洲高涨,获得英美跟进,不久将看到世界革命;他要把共产主义革命从欧洲转向亚洲,从西方推到东方,让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1921年8月共产国际三大,中共首次派代表参加。1922年7月,中共正式决定参加共产国际,成为它的一个支部,在1922-1932,第三国际是中共的实际领导者,中共也从第三国际获取援助及指导。

王康指出,关于苏联的解体,某种意义上它比其诞生更为历史学家所看中。历史上,整个西方世界进行过清苏战争,包括拿破仑和希特勒,但是都没有把俄罗斯置于死地,俄罗斯反而土地增长,人口也增长。但是,苏联的结局却是自行解体、突然崩塌。这点甚至没有西方观察家预测到。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解体前夕有一个重要因素出场了,这就是苏联人民。在遭遇外敌时,苏联人民选择流血牺牲积极应战;而苏联亡党亡国之时,没有一个苏联人为挽救红色帝国而愿意站出来为统治者流血。二是在苏联政权遭遇危机时,有一个人物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就是戈尔巴乔夫。他没有选择站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一边,没有用这个委员会准备的30万份逮捕证和25万付手铐来对付人民。

王康表示,戈尔巴乔夫也见证了中国的六四事件,并且受到震动。他后来说,绝不仿效北京政治老人镇压人民的做法,苏联绝不向人民开枪,这是违背镇压人民的独裁法则的。苏联当时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警察力量和军队,但是最后一任苏共中央总书记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王康说,关于共产主义的未来,我有点担心。 十月革命让世界和人类付出高昂代价,但是没有得到清算和审判;西方国家幸运避开了共产主义祸水,没有被这一苦难所波及;如果世界出现大的社会危机,共产主义仍然有再度兴风作浪和卷土重来的可能;中国的共产党通过各种转型和借助历史机会,居然让它寄居的土壤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因此正试图挑战国际规则。东方统治者对权力的崇拜搭配出人头地的民族性格以及大帝国的梦想,完全脱胎于苏共模式的中共正在威胁世界秩序。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 焦点对话:十月革命,如何改变了人类命运?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