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9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十月革命百年,极权主义持续蔓延?


一百年前的今天,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推翻俄国临时政府,建立苏维埃政权,把共产主义推向世界。一百年后的今天,苏联垮台,共产主义在全球声名狼藉,俄罗斯甚至兴起了清算十月革命的呼声。但是十月革命导致的极权主义大规模实践,从斯大林的大肃反,到毛泽东建政后中国的镇反、反右、文革,再到当下的朝鲜,为何以十月革命为标志的极权主义绵延至今,仍未绝迹?极权主义给人类历史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或者伤害?在十月革命过去百年之际,中共领导人习近平集权于一身的路线是否已演变成新极权主义?这对中国、世界又意味着什么?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中国宪政学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

*中共为合法执政换地基:民族复兴*

张博树说,这的确很耐人寻味,除了俄罗斯共产党之外,莫斯科对纪念十月革命百周年保持低调,普京也保持沉默。这是因为,俄罗斯目前正在深刻反省。它经过列宁的共产党专权时代、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民主转型时代,到现在普京的倒退时代。俄罗斯应该如何看百年前的十月革命,从民间到官方都十分尴尬和分裂。我认为,普京个人不是列宁主义,不是自由主义,而更多是一个国家主义者,对十月革命遗产并不在乎。那么,俄罗斯如何处理十月革命这段历史,大体要看俄罗斯的现实和需要。而中国方面也是低调对待,没有任何报道。我们看到,习近平强调所谓的“不忘初心”,这个初心就得从十月革命说起,“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马列主义”。实际情况是,今天的中共正在努力完成其执政合法性的转换。中共本来的确建立在十月革命的感召下,“初心”是要完成社会改造和完成共产主义革命;要完成反对私有制、推翻资产阶级。但是,对于这些,现在的习近平基本已经羞于提起,尽管十九大新党章仍然强调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而且被排在首位。事实上,习近平要做的,是更加强调民族复兴这个逻辑。我们注意到,八九64之后,中共便主动而自觉地把执政合法性从原来的社会改造逻辑转变为今天的民族主义和民族复兴逻辑。这个背景下,习近平要侧重强调让中国富强起来的概念,而这与十月革命那套逻辑截然相反。因此,他在突出中共“初心”的同时却不能高调纪念十月革命。背后的原因其实就在这里。

*习式极权制靠的就是“十月”遗产*

张博树说,这涉及十月革命遗产如何影响当今世界,特别是中国。这要从两个角度看。其一是十月革命中的改造人性理论。从马克思到列宁到毛泽东,都致力于继续革命斗私批修、把资本主义私有制、私有观念统统扫除。这也是共产逻辑中的重要方面。经过毛式文革和古巴社会主义实验,特别是波尔布特式的乌托邦大屠杀,这条路都被证明走不通;中国经过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之后,也不谈这套了。其二是十月革命的政治遗产。十月革命造成极权政权诞生,简言之,就是无产阶级掌握政权落实为共产党一党掌握政权,变成一党专政和领袖独裁,从斯大林到毛泽东到其他所有20世纪共产国家都无一例外。一直到今天,中国是硕果仅存的极权大国。虽然邓小平时代有一点变化,开始强调市场经济,但是没有动摇共产党的领导,却形成了威权主义时代。现在,习近平上台后,十八大到现在五年以来,中国形成了新极权主义。习近平的做法是经济上继承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意识形态上和政治结构上更多靠拢毛泽东,外交上也抛弃韬光养晦,要把中国模式推广到全球。习近平式政治结构演变的根子来自十月革命、来自列宁式的先锋队政党、也来自一党专政的传统。习近平不但在继承这个传统而且是在强化它。所以,把十月革命重大遗产保留到今天的就是习近平的新极权。

*习思路与建设民主中国背道而驰*

张博树说,首先要说的是俄罗斯方面。普京上台以来尤其是最近这任以来,在往个人极权和独裁回归,这也是俄罗斯民主道路的倒退。中国方面,集权和极权,两个层面都存在,而更本质的是极权,也是体制性变化。习近平的个人集权在十九大上很明显。新建政治局常委特别是政治局委员层面上由习家军班子占据。一批过去连候补委员都不是的习近平旧部被一步提升到中央政治局委员级别。习近平这么做可以说非常露骨甚至肆无忌惮,好像全无顾忌。他因此而组建了非常明显的带有个人效忠色彩的领导班子。这是他个人集权的重大步骤和进展。他为什么这么做?未来任期中他到底想做什么?我这些年一直在使用两个词,一是党国重振,一边扭转过去江泽民时代党国不作为的趋势,二是红色帝国的崛起。 刚才说到习近平放弃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要在世界上有更多作为,这点过去几年非常明显,他表现得非常充分。这两点大体上可以概括习近平未来的理想。这些思路与建设一个民主中国都是背道而驰的。

*共产幽灵没有远离,红色帝国不愿褪色*

张博树说,我同意这种观点。前不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刚刚召开了一个大国关系研讨会。我在会上说了,当今世界的民主共同体有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就是他们至今都没有认识到中共这样一个红色帝国的崛起,对二战之后世界秩序构成的某种挑战。他们对此没有足够的警惕。还有,简单谈下普京。有些网友觉得普京这次在十月革命百年纪念问题上似乎表现还不错。他不但建了座哭墙,而且也说不能美化十月革命这段历史。但是,我认为,这个说法对普京本人倒是有些美化。因为我刚才也说了,普京不是列宁主义者,也不是自由主义者,而是某种程度的半斯大林主义者,或者说是斯大林主义和旧式沙皇国家主义的某种混合。大家可能不太了解,普京这些年在俄罗斯民主倒退的路上已经走得很远。比方说,他虽然不纪念十月革命百年,但是对二战时期的苏联卫国战争是大加赞扬的,而卫国战争是斯大林领导的。所以,普京对斯大林的批判就显得非常之弱,尽管斯大林作为二十世纪的超级极权暴君犯下了滔天大罪。对于这点,今天的俄罗斯应该牢记在心,但是,普京在这方面反倒做得不多。而且对于1991年前苏联解体,他也是采取尽量淡化的做法。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11月7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十月革命百年,极权主义持续蔓延?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