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4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VOA记者天津采访遇骚扰诬告被困派出所


驻华外交官(西装)在天津遭便衣贴身限制活动自由。 (推特图片 )

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北京记者及助理星期一在天津二中院采访报道709抓捕案维权人士吴淦“颠覆国家政权”案闭门庭审,先是被便衣阻止拍摄,后在采访后准备离开时受到便衣和不明身份男女的骚扰、拉扯和诬告,被带到派出所扣查4个小时,近傍晚时才获释。

星期一上午在天津二中院外采访网名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颠覆”案庭审的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北京记者叶兵和助手艾伦,在上午采访过程中两次被检查证件并被阻止拍照,中午准备返回北京时又受到不明身份男女的围攻和骚扰。

叶兵在推特上发推文说,艾伦被几名壮汉和大妈拉拽,限制行动自由近20分钟,手臂被抓扭得青紫斑斑,腕表只剩表壳、表带,装在裤袋里的小米手机也被人抢走。最后派出所放人时,称手机找到了,是掉在地上,被送回来。而他们当时在现场长时间寻找也没见踪影。

叶兵星期二表示,他找到现场的警察,要求警察制止便衣和不明身份男女的骚扰和围攻,警察称接到有人报警,称记者打人,要将记者带往派出所。

叶兵说:“被他们拦、截住了,就是闹嘛,完全不讲理。正好警车来了,我就赶紧过来,我想警察那儿能安全点嘛。我就过去跟他们说,艾伦正在被那些人在那儿把着,架着不让走。我说这是非法限制行动自由,但是他不管。他说,别人有人报警说有人打人,他说他来查这个事儿。完全是诬告,就是说我打她的那个人,大概四五十岁。后来他(警察)让我去(派出所),我说我不去,我说我对你失去信任了。几个人来推我,我就死死地把住门,不上车。”

叶兵表示,他和艾伦被带到土城派出所后,被分开扣押讯问了4个多小时,期间手提电脑和其他随身物品被扣押,手机被强行夺走。叶兵表示,在去派出所的路上,他联系上美国驻中国大使馆人员,使馆告诉他随时报告最新进展,因此他到派出所后要求致电美国大使馆,此时手机交还给他,但刚拨通,警察就以抄写对方号码为把手机拿走,拒绝还给他,要求他用警座机通话,致使解密的手机落入警察手中。

他说:“结果就是还没有打通,等于已经拨通了,对方还没接,他(警察)就不让我打了,他说他要抄号,也是抢,就是不让我再打了。结果拿走了,我再往回要,结果就不给了,非常的流氓、卑鄙。(等于电话在解密的情况下,哎哟……)他们就可以删了嘛,看了嘛。所以,我这个电话我就得换了。”

叶兵表示,他坚持要求调看现场监控视频,证明是被诬告打人。最后,在天津市外办人员协调后,土城派出所所长出面说相信记者没打人,可能推挤当中无意碰了一下,宣布不予立案放人。他和助理近傍晚才离开。

叶兵表示,近年在中国的采访环境越来越恶化,甚至趋向暴力化。他和助理今年7月8日下午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试图正常采访有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治疗末期肝癌相关情况时,也曾受到多位不明身份者的强行围堵、拖拽、击打,造成身体受伤,摄像机和耳机被扯坏。

2015年709抓捕案中被关押时间最长的维权人士吴淦的“颠覆”案,8月14日在天津不公开审理。此前,许多地方的维权律师和人士都遭约谈、警告、传唤,甚至限制人身限制,不得前往天津。而天津当局则在法庭外部署大批包括便衣在内的警力,应付前往声援的人士。至少有王荔蕻、丁玉娥、朱承志、王译等20多各地人士先后被抓,带往派出所,有些则由国保接走。

此外,包括欧盟、美国和德国在内的多名驻华外交官也来到法院外,不过却被数十名便衣人员贴身围堵和限制活动自由,迫使这些驻中国外交官不得不提早离开。

美国之音台长阿曼达·贝内特就此事件发表评论说:“美国之音记者在中国天津进行正常采访报道之际受到骚扰并遭拘留,对此我表示强烈谴责。此类事件虽令人担忧,但它并不能阻止美国之音追踪并报道真相的决心。”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8月22日表示,中国当局应该对据说天津警方骚扰并短暂扣押美国之音记者一事进行可信而独立的调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