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2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北京避谈六四加强监控异议人士


北京天安门广场(资料图片)。

六四天安门事件28周年来临之际,中国当局依然淡化处理六四,并且加强对异议人士的监控。部分异议人士及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人物被当局带离北京“旅游”。

6月1日,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表六四28周年祭文,悼念六四死难者,同时重申她们的诉求,要求当局调查事实真相,公布调查结果,给予死难家属赔偿,并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祭文中还称,六四难属多年遭到当局打压监控,天安门母亲群体年岁渐长,已有48人过世。

官方低调回应

周五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路透社记者询问现在是否到了公布1989年天安门事件真相的时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答称记者的“关注点有问题”。

华春莹在回答中避谈六四,同中共近年来低调的口径保持一致,仅称之为“政治风波”。而当年运动中,当局谴责其为“反革命暴乱”。

华春莹:来宾我觉得你的关注点有点问题。关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场政治风波,以及相关的问题,中国政府早有了定论,这些年来中国的发展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我希望你更多的关注中国社会方方面面正在发生的积极的变化。

监控敏感人物

六四遇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的代表尤维洁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被公安带到河北旅游,不便讲话。

曾因八九民运和中共7不讲文件坐牢的资深记者高瑜也表示,她6.1被国保带到一个远离北京的地方,具体位置不方便说。

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85岁的鲍彤称,他目前仍在北京家中,但当局要求他在六四期间不要谈相关问题或接受媒体采访。

709抓捕律师案仍被监控的人权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6月2日在网友群发文称,北京密云国保当天警告他们夫妻不得关注709案王全璋律师等,也不得关注六四或参与发声(详见附录)。

4月底因急性胰腺炎病重住院的北京人权活动家胡佳目前尚处于恢复期。他6月2日对美国之音表示,5月28日开始就进入所谓的六四维稳期,周五上午他被国保用汽车带到河北秦皇岛。胡佳称要到6号以后才能回到北京。

胡佳:在北京这座城市,在中国其他地方,曾经见证过六四的,一般是50后、60后、少量的70后,这些人已经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虽然说从80后、90后那里共产党几乎成功抹去了六四的记忆,但是对于经历过的人而言,保持沉默并不意味着忘记了那段经历。只要他有这样一段记忆,他就知道这完全就是共产党不具备合法性的明证。

胡佳:贪腐登峰造极

28年前,北京、上海等地数万学生和民众走上街头,高呼反官倒、要民主等口号,结果遭到当局出兵血腥镇压。

社交媒体上最新披露的涉及北京高层及其家族的天文数字贪腐指称受到广泛关注之际,胡佳表示,28年来,中国官员的贪腐已经登峰造极,可以明显看到当年学生和市民的反腐败反官倒的诉求仍有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胡佳:那个时候太子党和部级高官的腐败是有,但是没有(现在)那么广泛,渗透到政府、公务员阶层,哪怕掌握一点点像村委书记权力下就能贪污到千万、上亿的规模。现在是全局性的腐败,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反腐,都是生虎在撕咬病虎和死虎,都是进行派系的倾轧和斗争中产生的。28年来,真正红三代、官三代、太子党,他们掌握的富可敌国的资产已经完全金融化了。

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获得者胡佳多年来从事艾滋病权益志愿工作,参加为弱势群体维权活动和环保活动,2008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胡佳入狱前患有肝硬化,服刑期间病情进一步加重,狱方拒绝保外就医。去年7月,胡佳曾因急性胰腺炎住院。

多地纪念六四

去年六四前夕因制作“铭记八酒六四”纪念酒并在网上售卖的四人近日被成都市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其中一瓶“八酒六四”酒被成功带出中国,并将在香港维园的六四烛光纪念晚会上现场展出。

日前,湖南一些活动人士集会纪念六四28周年,并在网络上发表不忘六四的照片。

因参加民主运动被关押多年的湖南邵阳工人领袖李旺阳在2012年6月离奇死亡,此前李旺阳曾接受香港有线新闻台采访。官方称李旺阳自杀,遗体被强行火化。

在李旺阳五周年忌日之际,李旺阳的胞妹李旺玲接受了香港《明报》采访,李旺玲担心接受采访会遭遇同样厄运,不相信李旺阳自杀,表示“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自杀”,要替哥哥看到中国民主的一天。

长期关注时政、活跃敢言的高瑜曾数度被判刑入狱。1989年6月3日,时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高瑜因采写内容敏感的报道而被北京安全局拘捕,系狱一年 。1994年11月,再度被捕,判刑六年,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2014年4月,高瑜被控向境外泄露国家秘密文件、即所谓“七不讲”的中共中央9号文件而三度被捕入狱,刑期7年。以身患重病为由上诉后,获准将刑期减为5年,监外执行。

1989年5月28日,时任赵紫阳政治秘书的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在北京被捕,成为被当局逮捕的与六四事件有关的最高级别中共官员。1992年7月,鲍彤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两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1996年5月刑满释放后,一直被软禁。

28年前的六月初,北京的主政者把八九民运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并动用军队进行镇压,杀害了数百甚至可能更多的学生和市民。一年后,官方改口,把这六四事件称为“政治风波”。

***************

附:

【709家属原姗姗自述】

今天上午谢燕益被北京密云国宝约谈2个小时。

要求:一、谢燕益和我,对王全璋等,不要再发声,不要参与,不关注。

二,不要关注六 四参与、发声。

三、谢燕益要做好我的工作。

谢燕益向国宝表示并请国宝向上级领导转告其建议:对待王全璋、江天勇、吴淦等希望能够尊重事实、尊重法律,无罪化处理尽早让他们回家与亲人团聚,依法、理性处理好这件事,从长远来看肯定是是有益的,任何善意和努力都不会白费,这样做也使得人们包括家属在内没有借口再发声参与关注这件事了!

谢燕益被失踪时,你们在抄我家时,我恳请你们不要骚扰孩子,你们偏偏到孩子屋里问孩子话,无死角的翻东西,事实证明恳请没用。谢燕益母亲去世时,我申请谢燕益回家送母亲最后一程,事实证明申请没用。我挺着大肚子时,被你们一次次约谈,我配合,低调,不发声,希望谢燕益早点回家,事实证明低调不发声配合没用。我依法给谢燕益聘请的律师不能会见,你们安排的狗屁律师一次次的见谢燕益,事实证明依法没用。我带着3个孩子被你们一次次的逼迁,我找你们,希望你们有点人性,让我跟孩子有个容身之所,事实证明跟你们讲人性没有。我带着3个孩子,你们派二十多人监控跟踪,事实证明底线没用…………

事实证明跟你们讲法律时,你们讲黑社会。跟你们讲人性时,你们耍流氓。

可是一次次的事实证明,李文足、王峭岭、在我挺着大肚子时给我背包。在我寻找谢燕益路上时,给我带足食物、带我吃他们认为的美味。在我面瘫时,给我带来了医生。在我哭时,逗着我笑并搂着我一起哭…………我们依偎着一起走来,我们一起抗争,我们一起走出恐惧,我们一起欢笑,我们一起…………

关注王全璋、江天勇、吴淦等人,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709家属:原珊珊

2017年6月2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