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4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年终报道:中日关系峰回路转 前途依然步步惊心


11月11日习近平在越南与安倍会谈前笑容握手(日本首相官邸档案图片)

中共十九大后,中日关系出现柳暗花明征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在越南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笑颜握手、会谈后两天,中国总理李克强又在菲律宾与安倍会谈,创下一周内中日举行两次峰会的史无前例记录,双方也一再发放了改善关系意向。

可是此后,被日本普遍视为最大改善关系象征的日中韩东京峰会不仅没能实现今年内举行的日方愿望,而且日程遥遥无期。原来的主要据称是中韩围绕韩国部署萨德(THAAD)导弹的纠纷,文在寅访华坐了“冷板凳”、东京峰会敲不定。

日本执政自民、公明两党干事长12月24日起访华的最大目的本来就是敦促中国尽快实现中日韩东京峰会,不过期间文在寅政权宣称日韩慰安妇协议有缺陷,导致两党干事12月28日在北京与习近平见面时,只敦促中国响应安倍建议明年恢复日中首脑互访的计划,习近平依旧不答,说明中日首脑互访也照样敲不定。

近期的互动

今年虽没发生中日历史认识重大纠纷,但两国关系另一难题——领土纠纷仍是双方船舰在尖阁诸岛(钓鱼岛)对峙的全年常态,只是中国在东中国海、空的军事活动少于去年。

习近平11月与安倍会谈时,以“近期两国关系正面互动增多了”来概括5月以后中日高官政要、财经巨头互访探索改善关系的举措。

5月前还乏善可陈的中日关系,从5月23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安倍秘书今井尚哉出席北京召开的国际会议时,向习近平递交安倍亲笔信出现了峰回路转征兆。据日本多个消息披露,信的内容是安倍表示日本有意与“一带一路“合作,并提出今年是中日建交45周年,希望今年内实现东京主办的中日韩峰会来突出改善关系。习近平读信后说“研究一下”,5天后主管外交的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日作出了回应。

6月5日,安倍在东京第23届国际交流会议“亚洲的未来“上演讲时,称赞中国的“一带一路”是“连接了海洋东与西之间各地区潜力(Potential)的构想”。安倍在《日本经济新闻》主办的会议上对企业巨头们说,日本愿意与“一带一路”合作,条件一是具备开放、透明和公正调度、能供万人利用的基础设施;二是企划有经济性;三是借贷国可能偿还债务、无损财政健全化的项目。安倍还呼吁中国“充分吸收国际社会上的共同思维方式,在环太平洋自由、公正的经济圈里实现优良品质融合。”

企业巨头们以掌声欢迎安倍修订政策。日本国际情报学会会长近藤大博说:“日本经济界早就致力迎合中国的‘一带一路’,经济界需要市场和出路,是经济界推动了安倍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的政策。“

研究中日关系的日本国际情报学会会长近藤大博
研究中日关系的日本国际情报学会会长近藤大博

TPP的影响

多个在野党和部分舆论则讽刺安倍转换政策,右派的街头活动最近也出现了指责安倍的标语。近藤说,安倍愿意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令右派们警惕与不满。他说:“可是日本要吃饭,美国退出TPP(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日本经济的市场和出路暗淡,‘一带一路’是巨大商机,日本不应对抗,也拿不出什么可对抗。”

共同社客席论说委员冈田充认为安倍转换政策不光是因为美国退出TPP,他说:“美国的地位和影响力越低,日本的立场就越艰难,日本如果持续与中国的冷淡关系,就难以避免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陷入孤立,所以安倍转换政策是为了回避孤立。”

不少舆论还指出,安倍转换政策,也因为今年森友学园丑闻和扶植前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失败后,安倍与原来支持他的右翼拉开了距离,改求经济界和传媒支持。新一期《周刊朝日》披露,安倍今年通过秘书今井与其经济团体连合会名誉会长的叔叔今井敬构筑经济界人脉。该周刊说,安倍今年频繁与至少25名经济界名巨头吃饭、打高尔夫球,包括他的哥哥、三菱商事旗下的一企业社长安倍宽信。安倍也致力与传媒沟通,除了照常与《读卖新闻》主笔渡边恒雄频繁见面外,还与各民间电视台董事长聚会,包括朝日电视台。

修订战略论

认为安倍修订战略,政治上继续倡导印度太平洋战略,经济上与“一带一路”合作的舆论也常见。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经营咨询、评价委员铃木美胜说,安倍现在倡导的印太战略就是他2007年起主张构筑日美印澳“钻石战略”构想的延伸,现在只是修订了经济战略。他说:“中国‘一带一路’包括陆路和海路,安倍合作的只是陆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一带不大威胁日本安全,而且建设基础设施项目多、需求钢铁等建筑材料量大,是日本经济界着眼的市场与出路。海路则是日本能源进口通道,安倍就要倡导印太战略,联合相关国家共同确保海洋安全。”

著书《日本的战略外交》的国际协力银行经营咨询、评议委员铃木美胜
著书《日本的战略外交》的国际协力银行经营咨询、评议委员铃木美胜

铃木也认为安倍5月修订战略时,正处在国内追究他涉嫌丑闻的最艰难时期,修订战略也有分散民众视线的意图,此外日本近邻外交一直处于瓶颈,安倍也希望突破、展示外交政绩。

安倍提出与“一带一路”合作后,政府经济产业省对企业具体指令参加“一带一路”包括开发、经营阳光、风力发电等节能、环保项目;合作开发泰国东部工业区等产业高度化地区;合作改善制度有效利用中国与欧洲的运输铁道等,不参加含军事目的项目。

12月4日安倍在东京召开的“第3届日中企业家等峰会”上说,他确信“日中国民交流、合作扩大到所有层次,就将成为新时代开拓两国关系的动力”,并指出他希望借2020、2022年日中举办奥运,大幅加强两国青少年交流并飞跃性地扩大经济、文化、体育交流。

12月25日在厦门出席“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第七次会议”的二阶俊博说:“安倍总理说‘在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基础上,也能与倡导“一带一路”的中国大合作’,我确信两国如能努力实现自由、圆满商务,就能增大双方利益、共同发展,希望摸索在第三国的商务合作。”

中国有所求

出席会议的中共对外联络部长宋涛也说,中日两国作为经济大国肩负亚洲和世界发展的重要责任,执政党必须基于大局,考虑如何构筑新关系。中国央视报道时说:“与会代表围绕提升合作水平、‘一带一路’建设机遇进行讨论”。

安倍9月忽然出席中国驻日使馆酒会,敦促今年内实现日中韩东京峰会,并建议明年他访华,然后习近平访日来突出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40周年时改善关系的气氛。

1个多月后习近平在越南对安倍首次展示了笑容。日本舆论广泛指出,习近平通过十九大巩固了自信,才敲定改善对日关系的政策。冈田充指出:“中国国内主张与日本合作‘一带一路’,实现双赢的声音也开始上升,例如世界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姜曜春认为中日应停止竞争建设亚洲高速铁路项目,转换合作关系,理由是过分降低标价和融资条件构成了恶性竞争。”他也引述日立制作所高管小久保宪一的话说,中国企业在海外获得高铁车厢订单,也有按对方要求订购日立制造的主要部件个案。冈田还说:“‘一带一路’投资亚洲各国的建设已传出纠纷,例如巴基斯坦和尼泊尔建设水坝、发电站的计划因融资纠纷中断;斯里兰卡为了减轻债务,政府把99年港口经营权交给中国也遭遇国民批判。”

荆棘仍满途

但在日本,几乎没人相信中日关系真能搞好,不仅因为中国对日面孔反复无常,而且领土纠纷和历史认识几乎无望解决。即使11月后,日本海上保安厅报告中日船舰在尖阁诸岛周边对峙的情况至少有3次;12月5日中日在上海举行“部长级海洋事务磋商”,讨论实施海空紧急联络机制,结果仅“取得了前瞻性进展”;12月中国传出消息说,已全部起诉了去年起以间谍罪先后逮捕的8名日本人,说明安倍政权再三要求中国公开司法程序的救援失败;认真制裁朝鲜并协助日本解决绑架问题更是中国对日的筹码。

但中国也渴求日本科技,自民党刚决定援助习近平的“厕所革命”,说明日本提供什么层次科技的主动权;安倍倡导印太战略,中国本已警惕,台湾还显示参加的兴趣,突出日台共感威胁的唇齿关系;安倍要修宪也令中国紧张,12月19日安倍在东京表示期待2020年前实现修宪令“新时代开幕”;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虽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权遏制下停止,但在重视经济利益的川普政权下,也不能否认全无变数。

日本内阁府12月25日发表今年的《外交舆论调查》,1803名被访者中,认为日中关系不良的为79.8%,比去年调查的83%略减;认为今后中日关系重要的为76.9%,比去年72.9%略增;对中国没亲近感的有78.5%,比去年80.6%略减。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