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6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北京最大非官方教会被关,看党威如何碾压宗教


时事大家谈:北京最大非官方教会被关,看党威如何碾压宗教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26 0:00

时事大家谈:北京最大非官方教会被关,看党威如何碾压宗教

9月9号,北京最大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锡安教会,被当局取缔,原因是这个教会未经登记,“扰乱了社会组织管理秩序”。锡安教会则在声明中说,教会几年来一直争取向民政局登记但都不获允许。报道显示,政府在全国各地加紧取缔教会、焚烧圣经、拆毁十字架和强迫信徒退教等新一波干涉宗教自由行为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有分析称,中共领导人近年越来越清楚地表明,各种宗教的信条必须从属于中共的信条,信教的公民必须首先崇拜共产党,然后才能崇拜他们的神。那么,中共为什么在宗教问题上越来越紧张?政府为何难于容忍民众的信仰自由?基督教究竟是扰乱社会秩序还是利于社会稳定?

嘉宾:北京锡安家庭教会主任牧师金明日;旅美宗教学者、原北京家庭教会传道人蓝阳

时事大家谈:北京最大非官方教会被关,看党威如何碾压宗教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26 0:00

金明日:十九大后宗教打压力度空前增强

北京锡安家庭教会主任牧师金明日认为政府对宗教打压力度的突然加大与十九大有很密切的关系。十九大上政府明显加强了意识形态控制,党在所有领域都要加强管控。在十九大后召开的两会上又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特别是宗教事务上。原先,1992年之后宗教事务是被纳入到国务院管理的,也就像西方一样,这是作为政府对人民的服务和管理。但今年两会上,宗教又重新被划归为党来管理。现有的执政群体把宗教问题归为与党很有关系的事务,所以他们基本上把宗教群体当作是意识形态方面的竞争对手,或者甚至是敌对势力。所以,比起你合不合法,他们更看重的是你服不服从党。党领导宗教事务之后,对其的施压方式也变成了铺天盖地式。现在不仅仅是管控,还有打压。这不仅仅是基督教所面对的局面,还包括佛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所以现在有些教会里面唱红歌,十字架下面挂领袖象等等各种奇怪的现象都出来了。这是个特别值得警惕的事情。

金明日:政府视宗教为威胁会给社会带来不安定与苦难

金明日表示,社会是一个多元、多层次的社会,宗教界在这当中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它主要关注的还是自己的宗教信仰。所以在一个社会里,每个宗教都有它独特的教育和社会影响力。一个由全社会推选出来的政府,其功能一般是建立社会秩序,并把全社会带入繁荣。但中国的独特的情况是它只有一个执政党,而且它自认为是一个把握了真理的政党,拥有科学的世界观。由于这种对于自己理解上的过于膨胀,导致他们在看待其他宗教群体的时候会将其视作竞争对手,更多的时候,是视为可疑对象,需要加以控制甚至是消灭。中国从1949年到1979年对于基督教都是消灭政策,1979年改革开放后主要实行宽容政策。也就是,只要不影响大局,基督教就可以在中国社会中长期存在。因此,宗教在过去四十年间还是获得了一定的空间,各宗教都有发展。解放后宗教人口的迅猛增长特别令人惊喜,从中也可看出人们对宗教有着真诚的需求,而且宗教在中国社会中也被广泛接纳。最近宗教政策上的这种转向非常危险,执政群体把宗教群体视为一种不可靠的威胁,甚至要消灭。这样只会带来政府与宗教界更大的冲突,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不安定与苦难。

金明日:依然相信会有一个宗教自由的未来

金明日说,现在给政府写联名信的宗教人士已达300多人,越来越多的教会领袖在公共领域发言,甚至联合发声,这个趋势在未来会越来越强盛。金明日特别希望自己所生活着的祖国未来能有一天,各宗教团体能为政府出一份力,政府也能给予我们宗教信仰上的自由。他表示自己从没放弃这样的希望。金明日相信现在的这些冲突和苦难都是暂时的。但最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冲突和苦难,未来的中国社会能达成一种共识,就是,政府的权利是有限的。刚才有人说,上帝不是说要顺从政府吗?但上帝没有说过可以放弃对上帝的顺服。这是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的。我们现在很诚心地希望我们的祖国能够扬善罚恶,真正地能够管理和服务于这个社会,这样,宗教界才能在社会上拥有他们的信仰自由,这样才能调动他们对社会和国家的爱心,共同为社会的繁荣出一份力。金明日再次强调,他相信现在经历的这些苦难是短期性的,他的祖国以后肯定也能像世界上其他主流国家一样,让信仰群体的信仰得到尊重,同时他们也能尽心地为社会做贡献。

蓝阳:中共不是依法治理宗教

旅美宗教学者、原北京家庭教会传道人蓝阳表示,他希望美国的教会以及美国的人权人士能了解一点,在中国实行的并不是法律,而是按照党的政策来治理国家。法律上规定的自由只不过是给外国人看的,只是个门面。党对于宗教的政策实际上如何执行早在五十年代朝鲜战争时期就已经定好了调子,也就是,在未来的时间里要逐渐控制和削弱基督教,直到最后消灭为止。这样一个政策几十年来都未变过,哪怕是在最开放的八十年代,只不过会时松时紧而已。这才是中共真正的宗教管理,它并不真的是按照宪法管理。

蓝阳:宗教组织的登记中美概念不同

对于美国的宗教组织的合法性问题,蓝阳表示,美国的宗教组织作为一个非营利机构,只要向政府进行登记并且每年提供其收入和税务方面的信息即可合法存在。但在中国,宗教组织得加入一个由共产党直接控制的机构,叫“基督教三字爱国会”。近些年还有宗教登记法,规定宗教组织必须向宗教管理部门登记。但这种登记和美国这边理解的登记不同。行政部门可以随时任意提出各种各样的条件来限制你的登记,甚至在登记之后,这些部门仍然会去干扰宗教组织的内部活动,而且随时可以发生。

蓝阳:宗教自由在西方是不可撼动的原则

对于西方历史上宗教与政府的关系,蓝阳说,西方历史上,基督教初期也遭受过许多迫害。比如罗马帝国时代对基督徒时紧时松。当局要求基督徒向恺撒致敬,但由于基督教反对偶像崇拜,所以拒绝了这种要求,结果遭到严重迫害。一直到公元4世纪初,恺撒本人也成了基督徒,那时基督教才有了国教的地位,教会与罗马帝国政权才结束了对立状态。近代西方也发生过类似事情,基督教不同教派间就有过迫害事件。比如加尔文派和路德派对浸信派有一些排斥,于是浸信派就去罗德岛建立了一个自己的州。从人的本性来说总是认为自己信仰的是最好的,但这些教派又都是基督教,所以就没有办法定于一尊,没有人能够搬出一套特别的官方的教义。因此,在美国刚建国的时候,宗教自由就有了社会基础,是不可撼动的东西。无论某个教会认为自己有多正确,它也不能在社会上歧视或排斥信其他教会的人,这是美国建国后的一个原则。在西方,随着人权意识的发展,逐渐强调宗教自由与政教分离。中国有两个教会系统,一个是家庭教会,一个是“三字教会”,也就是由官方直接控制的教会。我在国内服侍教会的时候是来自家庭教会系统,家庭教会一直强调政教分离。美国人可能不理解为何家庭教会不向政府去登记,但问题在于中国是一个集权国家,它可以给你登记,也可以不给你登记,完全随其政治需要决定,这一点与美国不同。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北京最大非官方教会被关,看党威如何碾压宗教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