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7 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香港团体担忧教育建立在中共官方立场上


港众志在尖沙咀天星码头举办中国国歌法街头论坛(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香港教育界最近发生一连串争议,包括历史教科书用词审查、母语教学是否广东话,以及中国国歌法香港本地立法,规定中小学需要教育学生唱中国国歌,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香港众志最近举办街头论坛,讨论中国国歌法对香港新一代的影响,有成员担心当局逐步以教育政策对香港新一代进行文化清洗,再建立一套中共官方的看法。

去年底中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将中国国歌法写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香港政府即将于今年暑假前,展开中国国歌法的本地立法程序。

学者指应培养批判性爱国者

香港港府今年3月向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提交文件,简述《国歌条例草案》的概要,当中包括要求中小学教授中国国歌,了解历史背景及精神,亦将中国的国歌法条文当中「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写进香港本地法例,引起教育界以致法律界广泛关注。

以年青人为骨干成员的政团香港众志,最近在尖沙咀天星码头举行街头论坛,讨论中国国歌法香港本地立法对教育界以及香港新一代带来的影响。

香港教育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学系客席副教授梁恩荣在论坛上表示,中国国歌的教育,肯定是国民教育的一部份,应该放在国民教育去看中国国歌的教育。梁恩荣认为,国民教育应该放在公民教育的框架,培养学生批判思考,成为“批判性的爱国者”,而不是盲从附和的人。

港教育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学系客席副教授梁恩荣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港教育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学系客席副教授梁恩荣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梁恩荣说:如果我们在学校做(中国)国歌教育的时候,我觉得教育工作者就要持守住这个教育的原则,就是要从教育的专业去做,不是政治正确,而是“教育正确”,这个教育正确就是当(中国)国歌相关的历史,田汉、作曲作词的人那段历史是争议的地方要拿出来。现在最忌的是政府说只能够用我这个版本,如果一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个就不是教育,那个就是灌输。

梁恩荣表示,教育与灌输的分别,就是灌输只能用一个方向,不能用多角度去看事物。梁恩荣又表示,中小学教授中国国歌是要培育中国国民身份认同,他认为国民身份认同是学生个人的感受,当局以立法规管教育,是要处理学生对中国的负面感觉,他担心会造成学生的虚情假意。

梁恩荣说:如果我们用国民身份认同的感受的框架去看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得到所谓立法、立这个(中国)国歌法的目的,实质上是要处理负面的感觉,即是说你这班人如果你不喜欢中国的,都不准你表现出来,因为它捉不到你的心,要班学生呆呆地站着面对(中国)国旗,然后好像很斯文、很尊敬那样,但是他心里可能在讲粗口、在咒骂。

进步教师同盟成员陈智聪在论坛上表示,在立法前香港的中小学已经有教授中国国歌,而近代中国历史亦有教授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之后,中国的国旗、国徽及国歌的背后的历史,包括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词人田汉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死于禁闭之中。

香港进步教师同盟成员陈智聪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香港进步教师同盟成员陈智聪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陈智聪并表示,年青人的特性是反叛,担心订立中国国歌法只会适得其反。

陈智聪说:你愈跟他说、你愈是吹虚,他反而愈质疑,你没有读过物理都知,“作用力愈大、反作用力愈大”。或者你用毛主席讲的话说,“没有无原无故的爱,亦没有无原无故的恨”。你愈是逼他这样东西是好的、你一定要学,还要立法强制,而不是老师很自然地在某个学习阶段,自然地将那件事情带出,其实就是年青人的抗拒及疑心会很大。

不希望学校成培养顺民黑心工厂

陈智聪表示,当局立法规定中小学教师一定要教授中国国歌,亦会对教师造成很大压力,担心不符合当局或者办学团体教授中国国歌的准则,可能失去教席。他希望教师能够政治中立,教导学生以批判思维去学习中国国歌。

陈智聪说:为什么这个国家现在这么想人民去尊重它的国歌呢﹖为什么盲目的爱国主义会为国家带来负面以致个人成长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呢﹖总之我觉得教师去教(中国国歌)的时候,必须要秉持住最基本的良知以及理性,不能够成为一个政权的宣传机器,不是政府说什么就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良知及思考,学校不可以成为培养顺民的“黑心工厂”。

教协忧立法引起司法覆核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内务副会长庄耀洸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无必要立法去规定中小学必须教授中国国歌,因为在立法前学校已经有相关的教育,他担心立法会对教师造成压力,影响教育自主,甚至引起司法覆核。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内务副会长庄耀洸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内务副会长庄耀洸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庄耀洸说:立法会引起之后有很多细则会出现,很多官方会再出指引等等,你不跟从有机会违反法律精神,因为它的来源就是这些法律条文,你没有跟从这样做,日后会不会多了司法覆核的案件﹖因为现在我们的框架基本上不是用法律的形式,如果你一旦用法律形式、是一个成文法的话,就容易有司法覆核,你这样教不对,变成教师会更难做,你做一个有心的教师也好,这么麻烦、法律我们不是很认识,现在立了法于是会有很多制抓,以及令老师教的时候有很多束缚。

教育界连串争议企图改变固有思维

香港教育界最近发生一连串争议,包括历史教科书用词审查,一直原用的“中国坚持收回香港主权”、“香港位于中国南方”等,被评为“措辞不恰当”需要修改。而香港的母语教学是否用广东话,亦因为一篇中国学者的文章,提及粤语“不是严格意义上母语的含义”,普通话才是“正规的语言教育”,包括特首林郑月娥以及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在立法会被问及他们的母语是什么,竟然不敢面回答,引起广泛争议。

记者问及最近有关教育界的争议,加上中国国歌法即将在今年暑假进行香港本地立法,背后似乎有环环相扣的关系,对香港教育界以及新一代会带来什么影响﹖

庄耀洸表示,香港政府对一些用词定义的理解,例如“收回香港主权”以及广东话是否香港人的母语,这些事情表面上违反香港人的常识以及一直以来的想法,但是背后可能是推动一个社会工程,企图改变香港社会固有的想法。

庄耀洸说:当我们要做一个社会工程,即是改变整个社会的人的想法的时候,一个政府它怎样做呢?教育入手或者舆论入手,其一样事情就是对于字词的定义是改变,什么叫民主呢?什么叫人权呢﹖当那些词、我们一直理解的自由,原来这样也叫自由?这样也叫有自由?慢慢那个收窄怎样来,就是根本那个字词的意思不同了。

香港眾志憂當局對新一代文化清洗

香港众志常委郑家朗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教育界最近一连串争议,他认为是当局逐步以教育政策对香港新一代进行文化清洗,改变年青人身份认同等看法,再建立一套中共官方的看法。

香港众志常委郑家朗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香港众志常委郑家朗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郑家朗说:现在香港学生的身份认同危机,是源自国民教育做得不足,它(当局)想动身份认同的部份,它将来想动批判思维的部份,再来加上文化的清洗,我们称它为文化的清洗,因为语言是我们共同的文化,它做文化的清洗,是想在不同的范畴摧毁我们一定既有的价值,之后再建立一套中共官方的看法,这个部份我们很明显不能够让它们得逞。

郑家朗表示,香港众志会举办更多有关中国国歌法立法等街头教育论坛,让各界人士表达不同意见,亦会更紧密接触学生。郑家朗表示,他去年才高中毕业,过去一年接受大专教育,他看到当局推行《基本法》教育,加上中国国歌法本地立法,企图限制学生的思想自由,亦关注中国国歌法立法后,对二次创作的限制,可能令年青人在网上发表意见时误堕法网。

郑家朗说:是不断好像紧匝罩那样限制学生的思想自由,但是我们学生会不会这么轻易被洗脑,或者是不是一下来教育就会立即洗了我们脑?不会的,但是我们不能够去轻视这些威胁。尤其是(中国国歌法)作为一条法例,一个法规去规管之下,我们真的会愈来愈怕,因为始终是一条法例。

香港律师会关注中国国歌法或违宪

香港律师会最近首度就中国《国歌法》本地立法发表声明,认为香港政府建议的立法框架不够清晰,包括未有明确列明贬损、侮辱及尊重等字眼的定义,担心未来或会为法院惹来不公平的批评,并非香港社会之福。 。

香港律师会关注,港府建议将中国大陆的国歌法中列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适当地列入香港法例草案中的弁言,律师会担心此一条文会与《基本法》第5条有抵触。根据《基本法》第5条,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