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4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日本《海洋基本计划》重心转向应对中朝威胁


日本首相官邸本周二召集会议,决定了今后5年的《海洋基本计划》 (美国之音记者歌篮拍摄)

日本内阁本周二(5月15日)决定了第三份《海洋基本计划》来作为今后5年海洋政策的指南。日本舆论广泛指出,因为朝鲜威胁和中国的海洋行动,日本的海洋政策正从重视开发资源向重视安全转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二早上先在首相官邸召集了综合海洋政策本部会议,作为海洋政策本部长的安倍说:“在海洋严峻局势增加之中,政府要团结一致守护我国领海与海洋权益,同时也必须维持、发展开放与安定的海洋”。

会议后安倍再在内阁会议上提出了海洋政策本部会议的结果,获得内阁全体同意,从而决定了未来5年指引日本海洋政策的纲要《海洋基本计划》。

重心转移

这份《海洋基本计划》的最大特征是日本加强把握海洋状况的能力,把日本以往重视开发海洋资源向重视守护领海与海洋权益安全的政策转移。

日本内阁府发行这份85页的《海洋基本计划》,作为政府各部的海洋政策指南(美国之音记者歌篮拍摄)
日本内阁府发行这份85页的《海洋基本计划》,作为政府各部的海洋政策指南(美国之音记者歌篮拍摄)

日本第三次制定的这份《海洋基本计划》明确记载了“朝鲜向我国经济海域发射弹道导弹为开端的挑衅”的部分和不指名地针对中国的部分“外国船只侵犯领海,令我国周边海域被卷入(危险)的局势进一步增强,海洋权益受到深刻威胁”,来说明海洋安全局势的变化,提出通过“综合性的海洋安全”方针,来确保领海和国家海洋权益、改善海上通道安全环境、加强用法治和规则来统治海洋秩序等纲领。

《海洋基本计划》记载具体安全对策是“加强把握海洋状况的能力”(Maritime Domain Awareness,简称MDA),包括海上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等加强收集讯息的合作、活用人造卫星收集可疑船只等活动、与同盟国或友好国合作加强监视海洋的体制等方针。

安倍周二在综合海洋政策本部会议上强调说:“向新海洋立国挑战,是要通过加强MDA能力等,实现综合性海洋安全保障”。

尽管日本政府内认为,未来的主要课题是政府各部怎样合作加强收集讯息,但一般相信《海洋基本计划》的内容将会反映到今年12月防卫省预定修订的《防卫计划大纲》和海上保安厅行动方针。

第三份计划

这份85页的《海洋基本计划》分作序言、第一部如何制定海洋政策、第二部政府应采取综合且计划性地施行有关的海洋政策、第三部有必要综合且计划性地推进实施有关的海洋政策、结语。第一部强调在确保海洋安全的前提下,促进海洋产业利用、充实科学知识、推进北极政策、国际合作、培养海洋人材与增进国民理解。第二部提出具体确保领海、海洋权益、海上通道、加强国际海洋秩序的安全和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管理水产资源等,促进海洋产业利用,也提出加强收集和共享讯息的体制,并与国际合作、推进海洋调查和研究、开发等。

第二部的小结中,还有特别关于推进保全离岛及开发经济海域的内容,包括以内阁府为主,文部科学省、农林水产省、国土交通省、环境省、防卫省配合,根据卫星图像掌握海岸线状况来保全和管理推进国境附近的离岛,建灯台和航标、气象和环境观察站、自然公园等,还有推进保护珊瑚礁、清除漂流垃圾等计划。其中分别提出无人离岛和有人离岛的管理,未指名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地提出在无人离岛保全和管理低潮线、推进建设物资输送和补给的港湾等;在有人离岛,内阁官房、内阁府、警察厅、总务省、厚生劳动省、农林水产省、经济产业省、国土交通省、环境省、防卫省合作推进实现迁入人口时常高于迁出人口的状态,并指出内阁府将研究离岛所有者不明的土地和外国人获取土地带来的课题等,对保全和利用重要的离岛土地采取必要措施。

安全危机

《海洋基本计划》基于日本2007年以海洋立国为目标成立的《海洋基本法》由内阁官房主导制定,起步于2008年,作为开发海洋资源、保护海洋环境同时并存的计划,以求通过开发海洋天然气、矿物质、稀土等资源和建设海上风力发电系统、管理渔业资源等,促进富裕与繁荣,并与国际合作,确保海上通道安全和研究、开发北极等。《海洋基本计划》作为政府相关部门各自实施的海洋事务政策的指南。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发生的巨大海啸灾害,令2012年4月日本第二次制定的《海洋基本法》还添加了研究防止海啸灾害等新内容,主管部门也转移到内阁府。

2012年9月日本政府购入尖阁诸岛后,中国政府船舰在尖阁诸岛周边海域巡逻成为常态,日中船舰对峙,东中国海局势紧张。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小谷哲男对中国船舰的巡逻说,“中国公船几乎是常驻东中国海尖阁诸岛周边海域,初期是‘3-3-2’态势,即每个月3次、每次3艘海警船两小时侵入尖阁诸岛日本(记者注:主张的)领海范围。2016年8月中国几百艘渔船、公船涌到尖阁诸岛附近海域后,中国巡逻改为‘3-4-2’态势,即4艘公船组成一队,随后公船加大到3000吨,2015年尾开始还搭载了机关炮。日本政府对此‘既非战争又非和平的事态’,加强了海上保安厅设备与权限。”

2016年6月和今年1月,日本还发现中国军舰和潜水艇在该海域出没,日本自卫舰机出动对峙,局势更紧张。与此同时,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构筑军事设施也威胁到日本的石油海上运输安全,日本自卫队舰艇去年也开始积极到南中国海活动。

另一方面,朝鲜弹道导弹技术去年增强到多次发射的弹道导弹越过日本,被相信落入日本经济海域,海洋安全成为安倍政权近年的重大课题。

早已定案

日本发表第三份《海洋基本计划》当天,是中国总理李克强结束访日后3天。不过去年7月,日本经济界最大组织-经团连就向政府提交了一份《策定新海洋基本计划的建言》,该建言第一句是“我国是四面八方被海包围的海洋国家,很多粮食、天然资源来自进口,进出口货物超过99%依存海上运输。”

5月15日安倍在他主持的综合海洋政策本部会议上,引用了这句话,来显示决定《海洋基本计划》与经团连建言的因果关系。此外,东京财团、东京大学公共政策大学院、中曽根康弘世界和平研究所、海洋政策研究所、国际问题研究所,甚至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笹川和平财团等民间研究机构去年都先后对日本第三份《海洋基本计划》提出了论文、建议等,在海洋安全危机中,不约而同地主张海洋安全第一的意见也反映到了这份内阁府发表的《海洋基本计划》。时事通信社等传媒今年3月、4月已报道第三份《海洋基本计划》已基本定案。

小谷指出,其实有关政府各部共享把握海洋状况的问题,早在2012年内阁府就有“海洋账本”、“海洋政策支援情报道具”供防卫省和海保厅共享,内阁府内阁情报调查室还适当地提供卫星收集到的图像,但其它政府部门还没能活用这些讯息,所以这次的《海洋基本计划》是在过去的“海洋账本”、“海洋政策支援情报道具”的基础上加上卫星情报等,统筹构筑共享讯息系统。

中日关系

中国也一样。李克强虽在日本一再形容中日关系“雨过天晴”,但他访日后中国海警船在尖阁诸岛附近海域照样巡逻,而且日本政府还因中国在东中国海有开采天然气的新动向,低调地向中国提出了抗议。

日本认为东中国海的日中领海海底结构相通,指责中国在海界附近开采油气时会吸走日方海底天然气,为此两国曾达成共同开发的政治协议,但至今没开始事务性谈判。

李克强与安倍在东京会谈后,双方签署了预定6月8日开始运用两国海空联络机制的《备忘录》。这个经过11年谈判,尤其是东中国海紧张局势下,日本再三敦促中国才达成的机制并没令日本安心。日本主流传媒、舆论广泛指出,该机制为了回避主权争端,没记载适用于东中国海,只定下自卫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冲突危机时直接通讯,其“实效性朦胧”。

作为海洋国家,日本曾自豪四面环海如同四面宝库,但中国的海洋行动和对岸朝鲜的导弹,让日本越来越担心危机似四面埋伏,开发资源提升富裕与繁荣已远不及安全重要。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