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3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被困塞班岛中国工人获赔薪资后回国


中国工人在塞班岛机场侯机准备回国

92名以旅游签证在塞班岛打黑工的中国工人,除个别先期回国外,星期一在得到雇主苏州金螳螂装饰有限公司拖欠的一个多月工资加赔偿后,于当地时间星期二早晨4点(美东时间星期一下午4点)搭机返国。

消息来源告诉美国之音,工人们搭乘的是金螳螂公司的包机,从塞班岛机场直接飞回广州。金螳螂原定5月9日将这批工人送回中国,但工人坚持要看到拖欠工资打入银行卡才离开。

92名工人从今年2月开始在金螳螂包工的塞班岛博华太平洋赌场工地工作。3月30日工地发生一名工人摔死事件后联邦调查局进行了突击检查,查出非法打工的中国工人名单,工程于4月被迫停下。

92名工人说,他们被困在那里无人过问,金螳螂拖欠了他们一个多月工资未发,5月1日他们开始上街抗议,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在深圳上市的金螳螂公司为此备受压力。

中国工人塞班岛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工人塞班岛举行抗议活动

工人:金螳螂给我们设圈套

上周,一位王姓被困工人发了一些视频给美国之音,其中两段显示4月18日晚,金螳螂公司的代表袁伟(音)到工人住处,双方发生激烈争执。王姓工人说金螳螂设圈套让他们钻,“他们说来给我们开工资,签完字两天后给拿钱,然后我们就没有同意,不见到钱我们就不签字,是那样发生的争议。”

消息来源说,当时,金螳螂公司仍试图以他们定下的一天工作9小时、300人民币的标准,约合40多美元一天,要工人先签字,想把他们先哄回国再说。但遭到工人的拒绝。塞班岛最低工资标准为6.55美元一小时。

两者之间的差别很大。美国之音得到了全部工人应付赔工资的信息,金额从1万多美金到2万多美金不等。王姓工人说,每个人的钱数是美国劳工部根据美国劳工法评判和算出来的。他们对这些数字表示很满意。

美国劳工部为工人算出应得工资与赔偿

总部在纽约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告诉美国之音,他接获工人求援信息后立即与美国劳工部和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联系。劳工部工资司的官员前往塞班岛与工人接触,帮助每个工人算出了根据美国最低工资标准他们赢得的数额,并一直与金螳螂公司进行谈判。

在被困工人离开塞班岛15个小时之前,南方都市报就发出了新闻《92名滞留塞班岛工人拿回大部分欠薪16日回国》。报道引用金螳螂的一名负责人的话说,“金螳螂本来已经派遣了公司正式工人到塞班岛,但项目工期突然加紧了,人手不够。于是金螳螂方面紧急在塞班岛当地找了一家中介公司,与该公司签订了劳务分包合同,委托其从国内雇佣外包团队,并负责这批工人的现场管理和工资发放。”

塞班岛临时工人签证早已用完

熟悉内情的消息来源说, 92名工人是2月开始到金螳螂承包的工地打工的,如果因为“工期突然加紧”,临时“从国内雇佣外包团队”,那么金螳螂从一开始就知道是非法打工。

根据美国移民局的数据,塞班岛2016至2017财政年度的外国临时工人签证(CW-1)名额总共只有12,998名。而且2016年10月14日移民局就已经接获超过这一数字的申请,也就是用完了这个限额。移民局当时就广而告之,“任何在2016年10日15日或之后的申请都会被拒绝。”

熟悉案情的法律专家说,金螳螂公司不可能“派遣公司的正式工人到塞班岛”。相反,金螳螂正是利用了塞班岛享有美国给予中国游客免签证的特殊待遇,才得以雇中国工人进入美国非法打工的。“为了避免自己直接违反美国法律,才雇了一家中介公司,然后把责任都推到中介公司身上。”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告诉美国之音,“他们明明知道中介用这些工人是没有合法身份的,他实质上是伙同中介去欺骗这些工人,并且也欺骗美国政府。”

塞班岛上无证中国工人很普遍

实际上,这位专家说,在塞班岛的其它中国包工公司,如大型国营承包商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在当地的分公司MCC国际塞班、倍立达,都雇用数百名无证工人为他们的项目打工,“难以让人相信金螳螂会不知道这一情况。”

金螳螂通过非法途径雇用中国工人在美国打工,不为他们购买工伤保险。结果在金螳螂包工的博华太平洋赌场工地打工的中国工人,受伤后也得不到及时治疗。工人们提供的照片显示,他们受的工伤很严重。

另外,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说,3月30日从脚手架上摔下死亡的中国工人,也是一名非法打工者,“因为他是非法打工,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很可能就不了了之,公司愿意赔多少就赔多少。如果家属能够联系到中国劳工观察,我们很愿意提供援助,协助他们讨回合理的赔偿。”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