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8 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北京人权律师提修宪建议后遭刑拘抄家


推特图片:余文生妻子许艳(红围脖)在石景山区看守所前

星期五一早遭警察带走的709抓捕案辩护律师余文生,星期六上午确定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石景山区看守所。警方同时对余文生的办公室和住家进行了搜查。

外界持续关注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1月19日一早被十多位警察带走,去向不明之际,近年来一直协助丈夫维权的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星期六收到石景山区公安分局发出的拘留通知书,称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对余文生刑事拘留。

推特图片:对余文生刑事拘留通知书
推特图片:对余文生刑事拘留通知书

星期六下午人在石景山区看守所要求给丈夫存钱存物的许艳向美国之音表示,她和几位律师星期六早上在新古城派出所询问余文生下落时收到警方拘留通知书。

她说:“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的。在搜查家的过程中,在民警写的搜查记录描述上,他写的,余文生因为下楼,就是在办公楼的左侧停车场,涉嫌和警察之间有冲突。但是那个时候是余文生送孩子去上学,就是说,大规模的警察包围他的现场,意思是有冲突,然后以妨害公务罪。但是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本来没有罪,他没有罪你们为什么要抓他。等于是抓了他以后,再找一个罪名安在他身上。”

有一些维权律师在网上群组中分析说,警方是先抓人再找证据,因此很有可能会变更抓捕余文生的罪名,许艳表示,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她说:“这种可能性我也认为很大,但是不管怎么样,未来是多么的严峻,我相信我们,余律、我和孩子也都会勇敢地面对这一切不公平,这一切违法的打压。”

许艳表示,4、5个便衣和10多名警察星期六上午从9点多开始先搜查了余文生为成立个人律所而租用的办公室,然后又进行了抄家,直到下午1点半左右,拿走两台电脑、几个旧的手机,还有一些U盘等。

许艳下午3点左右在几位律师和友人的陪伴下到达石景山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并为余文生存钱和存物,结果都遭到拒绝。

许艳:“它不让存钱存物,然后律师会见都不让。所以现在我在跟前面那个工作人员去说这个事情,看能不能给解决了,希望能给他存钱存物,尤其是衣物。”

记者:“看守所有给什么理由吗?”

许艳:“他给我的理由是周六周日不工作,所以不能存钱存物。可是呢,看守所门口它贴了一个牌子,就是接待时间,它并没有写周六周日休息。它隔壁的那个出入境接待大厅什么的,周六周日休息,它会写得很具体,几点到几点不办公,而这个看守所这儿并没有写周末休息。我有理由怀疑是否有针对余律师的倾向。”

记者星期六下午致电北京石景山区公安分局办案中心准备询问余文生案的情况时被挂断电话,而新古城派出所的警官表示不了解案情。

许艳表示,此次余文生被抓,与他行使法律保护的公民权利,1月18日发表一个有关修宪的公民建议书有关。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开幕的当天,余文生发表公开信向中共执政当局建言,提出删除宪法序言,建议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等。

作为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的余文生,近年来参与维护人权的活动,尤其是2015年709抓捕案后代理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不断受到打压,去年7月遭当局重压威胁下的所属律师事务所解聘。同时,北京司法局更警告其他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请自己开律所,也不获批准。

许艳表示,余文生2014年因支持港人为争取真普选的“占中”被抓捕99天,失去人身自由,并遭受酷刑,造成身体及精神损害等,这对他们年幼的孩子造成很大的心理影响。

她说:“小孩他肯定是受伤,但是他不哭不闹。2014年香港占中的时候抓了余文生的时候,孩子才9岁,他知道情况的时候,他也不哭不闹,而且还关心我。但是我知道这对他打击很大。后来这两三年他一直在调整,也有好多人帮助他调整,他现在刚好,挺好的了。可是现在一下又面临这种情况。”

今年1月15日,余文生收到的北京司法局注销其律师证的决定书称,余文生未被任何合法登记注册的律所聘用已超6个月,因此注销其律师证。而余文生则坚称当局的决定是报复他去年10月发表公开信,要求中共19大罢免习近平,展开政治体制改革。为此,余文生曾遭到石景山区司法局和警察及国保多个小时的控制约谈。

今年50岁的余文生因当局所指控他的“多次公开发表反对党的领导、攻击我国社会主义法治的言论”等被拒绝成立个人律所而遭注销律师证的事件,引发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境外媒体的广泛报道,而他在发表有关修宪的公民建议书一天后便被刑事拘留,更是引发强烈关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