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2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勒令关停的“女德班”,背后争议何在?


中国辽宁抚顺一所民营学校开办的“女德班”因为对女性的歧视言论引起关注和谴责,抚顺教育局上周末以该机构“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勒令关停,并表示将展开全市排查,坚决取缔类似培训机构。根据中国媒体报道,这种教导女人要“少说话、多干活”以及“女人就该在最底层”的“女德班”早已在中国遍地开花。女德教育究竟是在维护妇女品德还是残害女性?中国社会为何有这样的需求?当局的取缔是出于男女平等平权的普世价值观,还是另有考量?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中国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中国女权运动者,网络作家叶海燕。

*赵士林:“女德”死灰复燃,糟粕重现 *

赵士林说,所谓“女德”教育应该是历史大倒退,是时代大倒退,是对现代文明基本准则的践踏,是腐朽的垃圾,因此令人忧虑。我们应该思考包括传统在内的很多议题,首先该有个立场,就是从现代文明准则出发。男女平等是公理性的存在,是前提性的存在,不应该是需要再讨论的问题。为了获得现在的成果,历史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当已经被抛弃的三从四德如死灰复燃一般被报道时,简直令人乍舌。这样的所谓女德认为,女人应该在底层,不该出门,连外卖都不该买。可以说整个就是化神奇为腐朽,是丢弃传统中的优秀成分,捡起糟粕部分。或者说是让死人拖住活人。究其原因,这种走向与一段时期以来的所谓传统文化的弘扬有关。

*赵士林:男女平等得来不易,传统垃圾永久掩埋 *

赵士林说,这个所谓“女德”现象的存在应该有两个原因。一是本土毒素没有清理干净,死灰复燃。中国传统中的男尊女卑根深蒂固。虽然重男轻女思想古代东西方都存在,甚至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也讲过,两种人不能给民主,奴隶和女人。这与孔子的“女人和小人难养也”的理论殊途同归。这些都是歧视女性的思想表述。

但是,无论如何,男女平等是一项得来不易的历史成果。在西方也一样,英、美的民主体系中,女性获得选举权也是二十世纪初叶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珍惜已有女权的成果。而在中国,歧视和贬低女性的毒素借着国学热卷土重来,这与人们的深层集体无意识有直接关系。比方说,中国男人最没出息的说法就是用所谓的“祸水论”来为失败买单;当了亡国之君便把自己的无能怪罪于身边的“美女”,称后者是帝王无心治国的罪魁祸首。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警句、“孤灯挑尽未成眠”这类的诗句,还有广泛流传的贞节牌坊等等,都是对妇女人性的残害和思想的阉割,凝聚的都是妇女一生的血泪。

所谓“万恶淫为首”的说法也是专门针对女性的。古代的女性如果作风开放就是“不正经”;男性寻花问柳则被视为“风流”。

第二就是经济原因。抚顺的这所学校无论怎样辩解,其实都掩盖不了江湖骗子的真面目,他们不懂国学为何物,不懂传统为何物,也没有任何思辨能力,而仅仅是把腐烂的陋习作为圈钱的诱饵。借此,我们也应该为国学和传统正本清源。

*赵士林: 女性规矩是反人性、反平等*

赵士林说,”女德”也与中国一贯以来的宗教观存在某种联系。中国历史文化中,民族的宗教性不强,不过,宗教心态宽容,愿意接受任何宗教,包括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唯一的标准是“灵验”。“灵”就接受,否则就换“神”,很现实、很实用、很功利。任何神对于中国人来说,都是保险公司老板,是买卖关系。 中国人的宗教精神不是纯粹的,不是虔诚的、热烈的、专一的、献身的,而是伦理型。当伦理上升到信仰的程度也具有某种准宗教的地位,包括对女性的要求就是如此。比方说“女德””方面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便具有宗教的严苛性,就是要求女性为了满足某种道德标准必须献身和牺牲,等等。而这类要求尽管当时具有时代背景,但是也遭到过一些人的反对。在现代社会,此类专门针对女性的管理准则早已被认定为是反人性、反平等现象。

*叶海燕:“女德”怪胎获男权纵容 *

叶海燕说,我个人十分不理解这类对女性的贬低、让女权倒退行为的存在。记得早在2014年,已经有一群年轻女权行动者反对过”女德”班。当时,有广东女权主义者前往所谓“女德”班的现场,引发了一段时间的反响,但是没有引起社会的更大重视。几年之后的今天,我看到这个班在政府的干预下停办,感到很开心。

但是,很多城市都开了类似的培训班,一年不止一期,不知道影响了多少人。我认为,社会对此现象的反思太缓慢。实际上,那些首先抵制该现象的女权运动者走在了政府的前面,但是却受到很多不公待遇,已经被打散得七零八落。当政府关闭这样的培训班之后,也应该反思自己当年对待女权主义者们的不合理做法,应该有所愧疚和给出交代。

叶海燕说,政府现在已经无法避免和无法推脱地要面对关闭全国”女德”班的问题,因为纵容这种现象存在之后引发了民间的怨愤;不能继续再听而不见视而不闻。这次的及时行动绝对是明智的。

*叶海燕:“女德”班为何堂皇存在? *

叶海燕说,同意赵教授的说法,“女德”的确已经过时;男女平等也的确是一个不需要再讨论的问题。记得中国妇联丁璇支持“女德”的讲话引发反响之后,我也写文批评过她。这些观念绝对不应该复活。用一个恶俗的比喻来描述”女德”班,就是把排泄物当食物。这样的回头路让人不屑和不堪。普通老百姓都能辨识的一些荒谬言论居然在互联网上作为“正能量”流传,这让人无法启齿。

在”女德”班遭到网友大量攻击之后仍然欣欣向荣,我感到无法理解。这种东西存在的土壤是什么?我认为仍然是经济利益在作怪。中国仍然是一个男权社会,是父权文化主导的世界。所谓”女德”的声音在党和政府中仍然有支持者,在社会上和家庭里也一样。这才导致这样的陈腐陋俗得以盛行一时。

现在,取缔一家”女德”班是不够的,我们的政府官员,主要是主管妇女工作的官员也必须反思,是否你们的工作中是否缺少对于女性来说比较积极的教育。你们纵容了民间违反男女平等价值观的行为。或者你们与这些教育机构之间是否有某种程度的利益勾兑,所以才导致这种错误思潮在民间散发毒素,以便你们可以从中牟利。我很希望了解到”女德”班背后操作的更详细情况。它如何兴起的?如何堂而皇之地存在?甚至如何获得有关机构的背书?

*叶海燕:批判”女德”班不能停*

叶海燕说, 我们不需要”女德”班,为什么没有男德班?这说明他们认为,女性应该按照男性的要求来改变自己,以便迎合男权。但是,政府叫停”女德”班并不意味着认识到在一些性别政策上的不足。我要说,我们需要的是女总统、女总理、女政协委员。犹如有些网友所说,政府也许希望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统治的某种自信,因为他们缺少对现代价值观的学习和领悟。

前些年我从事艾滋病教育工作时,结识到政府的一些妇联工作人员,看到他们能够通过接触国际组织而了解社会性别教育的基础,他们的领悟力已经超出所谓 “女德”的狭隘。但是,很多偏远地区的妇女工作者则是满脑子复制着男权文化和夫权思想,也认为女性在家庭中地位卑微,应该扮演从属角色。这样的思想才是政府应该致力于反思和纠正的,也是政府需要成长的地方。所以,对”女德”班的批判一定不能停止。至于政府真的理解其危害性,还是仅仅出于压力才关闭,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12月7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 时事大家谈:勒令关停的“女德班”,背后争议何在?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