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8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武警易主,中共为何“杯酒释兵权”?


时事大家谈:武警易主,中共为何“杯酒释兵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34 0:00

时事大家谈:武警易主,中共为何“杯酒释兵权”?

中共中央年底做出重大决定,从2018年起中国武警部队改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这意味着从此武警部队将与国务院脱钩,这支在全国各地维稳行动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特殊武装力量不再受地方行政部门管辖,维持了20多年的武警双重领导制成为历史。武警亦军亦警,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部队?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为什么需要这样一只特殊部队?十九大过后不久,习近平为何对武警下重手,重点进行整顿和改造?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

时事大家谈:武警易主,中共为何“杯酒释兵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34 0:00

*郑宇硕: 武警宗旨处理内部暴动示威*

郑宇硕说,世界上其他国家,比方美国等也都需要一支装备较好的警察部队,来处理国内暴动、示威等群体事件,因为普通警察不一定能够担负起这个角色。上世纪80年代,中国随着种种社会矛盾的出现而开始发生群体性事件,使用军队来应付显然不妥。因此,政府对武警部队的要求应运而生。甚至64事件中,中共出动军队来应对抗议时使用的一个理由也是没有水炮这类非军事装备。这也反映了对训练有素的特殊部队的需求。此外,80年代,邓小平大量裁减军队,被缩减的一百万军人的最佳安置去处就是武警。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心灵上的安慰。这种情况到今天仍然如此。这就是中国武警成立的大背景。不过,由于武警部署在各地方,久而久之,他们很容易与地方警察、官员等各种力量混合起来,也很容易染上贪腐的坏习惯。

*郑宇硕:军队武警公安都在国安委指挥下*

郑宇硕说, 我们的主要担心在于习近平集权一切、整顿武警来归于中共中央。两年多前,习近平主持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由他自己一手掌控。这个委员会不仅负责保卫中国抵抗外敌,也处理国内安全问题,已经把公安、武警等的工作管过来。现在,无论军队还是武警或者公安都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体制的指挥下。国务院或者地方政府都没有权力管辖。这样一来,首先受到打击的是国务院,它对“枪杆子”的把管权力已经基本丧失,国务院总理的权力相对下降。此外,习近平对地方诸侯也不放心,尤其在重庆发生薄熙来事件之后更是担心。一旦地方发生事件,他要求自己能够亲自过问而不希望地方政府加以处理。他要直接掌握对地方群体事件的镇压。至于手段,我们估计应该是强硬路线。具体方式上,过去五、六年中国对地方官员和执法官员也都进行过一定的培训。简而言之,就是一旦出现情况,党中央要尽快掌握媒体和各级政府而且以最快的速度说明政府的政策。

*郑宇硕:习近平弱化国务院强化党中央*

郑宇硕说, 习近平本次收回对武警的指挥权,主要考量是所有权力要集中于党中央,中央权力则是集中到习近平。他害怕国务院权力太大。事实上我们看到,国务院权力一直在收缩。周恩来时代,国务院掌管外交,现在已经完全不管了;经济上,习近平身兼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召集人,还有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集人等身份。就是说,经济上,他也把权力揽了过来。现在,他做的是整顿整体国安力量,把部队、武警和公安都置于国家安全委员会之下。刚才陈博士也谈到,维稳经费高于军费。而我们并不知道这笔维稳经费究竟用于哪些单位。据我们分析,一定是政府的国安力量大量渗透到各民间组织和各公民团体,从事情报搜集和进行网络舆论渗透等工作。这些人员和资金究竟由哪些机关负责,外界不得而知。周永康时代曾经把政法系统构筑得十分强大。习近平上台之后,深感这个系统对自己构成的威胁,所以采取了把政法委主管从政治局常委降低到政治局一级的措施。

*陈奎德:中央抓住武警掌控民间,防止统治节外生枝 *

陈奎德说,把武警统一集中在中共中央军委的领导下,与习近平的军改思路和集权思路是一致的。中共最重视的是军权,就是枪杆子,不过邓时代有所松动。现在习的想法与80年代的党政分开理念正好背道而驰。他这么做有几个原因。第一是现实原因,他认为过去的政法委通过公安部控制武警使得政法委有利用武警政变的可能性;第二,王立军和薄熙来事件时,薄熙来调动武警部队包围成都领事馆,使得当时的中共中央大吃一惊,深感地方政府权力的震慑。第三是四人帮被抓捕之后,上海民兵组织据称曾经企图组织起来对抗中央。这几起典型事件都让中共感到,一切武装力量都有必要集中到中共手中,而不能旁落到国务院,以免统治节外生枝。这也促成了习近平把种种基本权力和重要权力从国务院剥落、同时强化党中央领导的基本想法的形成。此外,高科技这块儿也是习近平要占领的阵地,这包括高空卫星、监控摄像头、全国DNA库和支付宝等,都是中共掌控民众的武器。

*陈奎德:军队武警合二为一,防范民众壁垒森严 *

陈奎德说,周永康时代,人们对中国可能走向警察国家的可能性非常担忧。事实上,当时的武警在控制社会方面的维稳行为的确是无所不能的。警察国家的雏形已经显现。现在,如果把武警收归中央军委掌管,不仅不会解除武警对社会的牵制,而且会与强大的军队合二为一,让中国成为从警察国家走上军国主义国家道路的实践者。这当然是很危险的。我们知道,毛时代出现的所谓“全国山河一片红”就是由军委接管地方政权所产生的结果。这个覆辙中国不应该再重蹈。

*陈奎德:中共加剧维稳,违背自由民权*

陈奎德说, 武警维稳功能近二十多年来不断发展,尤其周永康时期表现得更加明显。中国的主要武装力量基本都是重点对内和对自己的人民进行防守和维稳。维稳经费超过军费也就是这个原因。但是,把掌控权收回到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做法是进一步加剧所谓维稳,与自由民权的理念背道而驰。军队国家化是现代文明国家的基本标志,而中国则是千方百计把军队控制在政党的手中。四川汶川地震时,时任总理温家宝希望调动军队救援的想法根本无法得以实施。在国家遇到危机时,军队没有掌握在政府手中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现在的习近平却仍然陷入这样的思维不能自拔。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月3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武警易主,中共为何“杯酒释兵权”?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