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2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清除政治异己成要务,中共反腐彻底变味?


时事大家谈:清除政治异己成要务,中共反腐彻底变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4:59 0:00

时事大家谈:清除政治异己成要务,中共反腐彻底变味?

周末闭幕的中纪委二中全会公布全面从严治党新指针,会议公报表示将严查六类人,其中前一二类都是政治上不忠诚的官员。公报强调,中共“极端重视党的政治建设”,“坚决清除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这是中纪委首次明确将工作重点由反贪腐转为查异己,引发外界疑虑的“选择性反腐”以及反腐沦为权力斗争工具暴露无遗。习近平为什么如此强调官员的政治忠诚,加紧清除异己?公开沦为权斗工具的所谓“从严治党”和反腐运动还会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吗?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独立作家朱欣欣;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

时事大家谈:清除政治异己成要务,中共反腐彻底变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4:59 0:00

朱欣欣:有权位无权威,习成就自己需突破

朱欣欣说,其实,中纪委的工作重心转移仅仅是形式,内容并没有改变。这个现象说明习近平第一任期反腐仅仅树立了部分权威,但是没有达到对组织系统全面掌控的要求。他所安排的亲信并不能保证长期专制体系会按照他的意思运转。他获得了权位但是没有权威。这主要是因为他有“硬伤”,就是既没有第一二代领导人打江山的资历,也不具备被人民选举的法统,也没有能够用来赢得党内外意识形态的道义。总之,我还是要说,领导人要树立权威,必须拿出真正能够推动中国转型改革的方案和举措,才能带动中国也成就自己。

李伟东:习近平治党政治化,回归原教旨不遮掩

李伟东说,这个转变应该是习王共同谋篇布局的结果,措施则是王岐山的遗产。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是否将由王岐山实际掌管,我们将拭目以待。习王布局的初衷是党要管党。党中央的纪检委员会就是这个意思。一方面当然要反腐败,另一方面要让中共回归原教旨主义,所谓的不忘初心才是本意。前几年的反腐可以看成选择性的,结果也是选择性的。但是,我们看到,他们抓的人范围广、人数也很多,但是,对于自己的红二代帮派,比方说李鹏家族、叶剑英家族、王震家族和陈云家族,却没有提起更不打击。其实,他们的这些同盟者都掌控很大经济利益,相信腐败行为也不少。而习近平就是要清除非红二代,就是所谓官僚所培养的各种势力。前五年的反腐势头已经达到目的,现在终于回归要建立本色党努力的初衷,所以,习要把反腐主要任务交给新的国家监察委。党要管党就是要清除异己。

朱欣欣:政治压出阳奉阴违,中共团结是异想天开

朱欣欣说,我想,这种两面人、两面派的提法主要针对习近平总结出的“七个有之” ,就是党内两面派人物的特征。其具体内容是,“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总结起来,这主要针对身居要职的党员干部。其实,这些人就是想保留一点点自己的独立性,这在正常政治生态中很正常。毛泽东也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承认多党和多派实际是一种政治现实主义态度。现在,习近平强调对两面人整肃恰恰证实党内民主的缺失,党员干部不能说真话和有异议。他们在政治高压下只能阳奉阴违。其实,长期专制不可能让中共有真正的团结,只能让它不断退化和衰亡。

李伟东: 中共面对天敌,“绝对”、“忠诚”难帮忙

李伟东说,就像刚才朱先生所提到的,中共现在面临的政权统治危机很强。但是,习近平解决这种危机的办法不是防守而是进攻性,包括打压“七个有之”,号召绝对忠诚。这是进攻性之一。进攻性之二,是我曾经提到的,中共统治集团面临三个天敌,尤其是习上台以来更是如此。这三大天敌之一是互联网。这是中共执政没有经历的新生态,让中共恐怖至极以至于要使用各种打压手段来实施各种封网。但是,恐怕这样的打压和封锁只能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相信未来的打压都可能在新技术面前丧失能力;天敌之二,是中国模式带来环境和气候、土壤的被破坏。中共采取的应对办法也是进攻性的,就是搞一带一路。我过去说过的,就是“祸害完中国再去祸害世界”;中共的天敌之三恰恰是自己的九千万党员。现在,中共要他们回到初心,就是回到共产主义理想。其实,这些党员都是在通过入党做官、捞好处的总体心态下加入组织的。习要通过现在的手段来改造这个生态,我相信也是难以做到的。总之,面对这三个天敌,习恐怕都战胜不了。

朱欣欣:习近平集权为人治还是为法治?

过去几年,王岐山领导的中纪委最大的政绩就是反腐运动。由于这基本是一个刑事问题,所以标准一目了然。现在清理两面人成为政治问题,这种整肃的标准和尺度就不好掌握了。对此,朱欣欣说,中共要按这个标准整肃很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因为标准很模糊,各部门必须细化,但是很难把握分寸。历次政治运动中,经常是官员在政治外衣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导致行动走向极端,造成很多冤假错案,然后再由高层来调整。中共如果再这样下去,肯定会重蹈覆辙。其实,政治斗争和权斗不可怕也不神秘,关键党内党外的斗争和博弈是否公开透明,是否合法合理,还有法规的制定是否符合程序、是否公正。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领导人集中权力是为了什么,是用来干什么。中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就是从人治到法治的转变,当然需要有魄力的领导人来推动。我们需要了解,习近平强化个人权力是用来做什么的、目的何在。如果用来结束人治走向法治当然更好,但是,如果是用来加强人治的话,那么中国就只会倒退。目前观察并不乐观。

李伟东:中共“诛心”超过古商鞅,党内可能集体反叛

刚刚落马的两位“军老虎”张阳和房峰辉都是“两面人”,那他们的问题到底是贪腐还是政治问题?李伟东说,他们主要是政治问题,就是所谓的两面人,这也包括不久前落马的孙政才在内。原来的中纪委让异己们落马时使用的主要罪名是贪腐,对他们的内心是否忠诚这个问题避而不谈,这使得事件看起来比较符合法制的感觉。现在,他们已经公开提出忠诚问题,这是党已经彻底纳粹化的体现。就是要求绝对忠诚,要重回列宁党的本质。前段时期,中共大谈法治,包括海外有人主张从法制起步,要求建立法治国家。我说过,中国的法治不是现代法治意义上的法治,或者说现代国际法意义上的法治,而是中国古典法家的法治。商鞅变法建立法治时说,法治本身一视同仁,而且不做“诛心之论”。现在中国的法治不仅要回到商鞅的法治,就是完全靠用中国的衡量标准来衡量整个政府和政治,而且还包括要有“诛心之论”。实际上就是党内大规模清洗的开始,其惨烈程度可能不亚于前苏联三十年代的大清洗。这可能会导致党内所有成员内心的集体反叛。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月17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清除政治异己成要务,中共反腐彻底变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