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4 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生育率下降,二胎也难逆转人口危机?


时事大家谈:生育率下降,二胎也难逆转人口危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29 0:00

时事大家谈:生育率下降,二胎也难逆转人口危机?

2015年中国政府解除了恶名昭著的“一胎化”政策,希望借此促进生育,为中国在2050年增加3千万劳动人口。但是一年多过去,中国当局看来要失望了。中国官方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的新生婴儿比前一年少了63万,出生率下降3点5个百分点。全面二孩政策为何不见效?尽管专家建议以减税或补助等方式鼓励生育,持续的低生育率已经成为中国人口的新常态,这将给中国的社会与经济发展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彻底解除计划生育,还权于民,是否才是解决中国人口危机的根本之道?

嘉宾: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员,《大国空巢》一书作者易富贤;中国公共政策和法律学者贾平。

时事大家谈:生育率下降,二胎也难逆转人口危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29 0:00

易富贤:生育问题一错再错,政府灌水推节育

易富贤说, 中国2016年1月1号开始实施全面二胎。算上怀孕的九个月周期,二孩生育高峰应该在2016年冬季和2017年。但是,当时政府预测,2017会比2016多343万,比2015多455多万。但是,现在看到,2017年新生婴儿虽然多于2015年,却少于2016年。这说明全面二孩政策已经破产。

我认为,全面二孩政策是错误,计划生育本身也是错误。中国政府为何一错再错?这说明中国决策体系有问题,还有就是反映学术腐败现象。1980年,中国实施一胎化,就是因为宋健这些所谓的学者预测,如果不实施计划生育,中国人口将达到40亿。当时仅有10亿人口的中国已经出现粮食短缺,所以邓小平吓坏了。事实上,人口发展有高度规律。即便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中国人口也只可能达到16亿,根本不可能到40亿。印度经济发展水平比中国落后10多年。它目前的生育率也就是每对夫妇生育2.1到2.2个孩子。韩国超过中国,最近生育率1.1到1.2。所以,中国的整个决策体系根本就是错误的。

易富贤:一胎化结出恶果,经济下行养老危机

易富贤说,中国完全不应该实施计划生育。即便实施, 90年之后的生育率已经低于平均水平, 应该即使彻底废除。中国学者一次次使用错误数据、甚至篡改数据来推动计划生育。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育龄妇女平均只生育1.2个孩子,国家计生委和人口学界却把这个数据修改到1.8,说全面开放二孩,中国每年要出生4700万新生儿。这样的过度干预必然导致严重的后果。2012年中国经济开始下行,很大原因是中国过去几十年的计划生育。中国劳动力2012年开始减少,我2008年就预测2012年将是中国经济的拐点。中国今后的经济活力将会不断下行。中国面临的人口危机将比日本更急严峻,并且会导致养老危机。

易富贤:国人生育不狂热,错误导向生下根

国人原来越禁越想生,现在开放二孩却不想生了。这是为什么?易富贤说,事实上,中国人的生育意愿是一直下降的。而国家计生委等一直在做虚假宣传,称中国人愿意生孩子。台湾、韩国经济发展超前中国20年,其生育率是1.1到1.2;美国华人是1.3,属于种族中最低的。比较起来,中国大陆政府却仍然在为计划生育进行正面宣传,以至于改变了人们的生育观念和价值观念。现在的育龄人口从幼儿园开始便接受计划生育教育,少生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而且,中国所有的经济政策都是围绕家庭一孩,这已经持续三十多年。即便废除计划生育,但是,经济、教育方面的政策都会在一孩的基础上延续,这些都致使生育率很难提升。

贾平:人口增减有轨迹,政府不该强干涉

贾平说,我认为,这并不是全面放开二胎的失败。不管怎样,政府对国民生育的国家式父爱式的关爱不该发生。放开二胎和过去干预生育其实都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政府应该彻底废除对生育的限制,彻底放弃过去几十年实施的一胎化和国家对生育的干预。

不管是否全面放开几孩生育政策,以作为战略机遇期,我的观点仍然是,政府对于人类的生育行为的干预都是不正当和不应该的。看看历史上的明清两朝。明朝打退元朝之后,人口很快从大量被杀戮后的大约六千万反弹到一亿多;清朝入关时也是一亿多,但是三百年之后便成长为近四亿。期间,除了战争、饥荒、卫生等因素,政府基本没有进行政策性的干预。总之,人口变迁基本缓慢,不会暴增暴跌。当时,人口增长的部分原因是明朝中期,北美的红薯、土豆之类农作物进入中国,得以解决饥荒问题,人口得以繁殖。但是无论如何,过去五百年间没有见到像过去这几十年间我们政府的干预现象,两个异性成年人之间无法决定自己的合意生育。

贾平:人口失衡和爆炸,都是政府一手造

贾平说,计划生育政策受到国际人权的抨击,包括生育中对女性的摧残等等。而这种广受抨击的政策实际上是中国人口不当暴增产生的副作用,与中共统治之后的社会、政治、经济事件相关联。比方说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土地制度与重男轻女传统观念相交织。在农村,男丁有土地,女丁则因为要外嫁而得不到土地分配。人们为了土地和养老而不得不追求更多男性后代,因此而坚持不懈。还有政府的户籍制度,对移民的严厉管控等等因素结合起来的计划经济体制,都使得社会完全失去了市场作用的特质,这些都是导致计划生育政策之前的人口暴增的因素。

贾平:中国闹“人荒”,骨感现实难改变

是否中国社会三十多年来已经适应了一孩家庭,独生子女现象是否因此已经成为一种不易改变的文化?贾平说,我认为更多是一些现实的原因。几十年来的计划生育政策与重男轻女传统思想的结合,导致了选择性堕胎,使得90后人口与70后和80后相比降低了30%左右;此外,男女比例也明显失衡。数据表明,生育高峰的男性人口比女性多出三千万。这也部分解释头胎数量减少现象:中国2017年出生的头胎仅仅为700多万,甚至少于出生的二孩数量。就是说,高峰育龄的90后女性人数减少。此外,女性的选择权增加。社会经济的市场化和自由化让女性得以躲避来自社会和家庭的生育压力。此外,教育、医疗的成本高压力大。这些压力都传到核心家庭中,使得他们对添丁一事格外慎重。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月23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生育率下降,二胎也难逆转人口危机?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