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 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打虎之后再“扫黑”,习近平意在何方?


时事大家谈:打虎之后再“扫黑”,习近平意在何方?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5 0:00

时事大家谈:打虎之后再“扫黑”,习近平意在何方?

上星期(1月24号),中共和政府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引发海内外关注。“通知”称,为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扫黑除恶要与反腐败、基层“拍苍蝇”结合起来。有分析指出,中共任何大动作都有政治目的;本次大张旗鼓“扫黑”意味着一批大案要案或许会出现,甚至可能会有中共高层涉案。那么,习近平在第一任期大规模反腐、打虎拍苍蝇造成举国震动之后,继续发动“扫黑”意图何在?

嘉宾: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博士;中国作家、评论人士田奇庄先生

时事大家谈:打虎之后再“扫黑”,习近平意在何方?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5 0:00

主持人:中共所指的黑势力恶势力的范围和界限是什么?您对这里面的问题有什么看法?

陈奎德:这个事情听起来有点像中共又重新回到类似于毛泽东时代的以“运动”治国。黑势力也好,恶势力也好,社会上的违法乱纪的行为应该由司法机构处理,正常的依法办事。开展一个三年的扫黑除恶运动涉及到了中共现在的政治想法,它觉得中国社会还是要通过毛泽东式的运动式的方法解决。所谓的“黑”和“恶”都不是法律术语,如何定义这个组织是黑社会或不是黑组织,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界限。用这样一种情感式的术语使人不得不想到薄熙来先生在重庆的所谓“唱红打黑”运动。那次的运动里的“打黑”,后来很多都证明了是冤案,都是指向了中国在重庆的民营企业家,他们的财产最后都受到了侵犯和没收等。所以说,这个“打黑”显然是有其政治用意的。过去的反腐败威慑了官场,而现在又要威慑社会,这是要造成一种威慑性的气氛。北京当局认为2018年会发生非常多的不可控的局面,包括经济政治和外交上的,所以它预先要采取威慑方式来震慑社会,但是这脱离了所谓的依法治国,重回人治轨道。

主持人:社会上出现这些很严重的扰民的不正之风,这个现象是应该遏制。老百姓会不会看到这里的误区?之所以会出现社会上这样的风气,其根本原因在哪里?

陈奎德:这次“扫黑”和薄熙来先生当年在重庆的“打黑”有非常雷同的逻辑。薄熙来先生和习近平先生是政治上的敌人,但是为什么习近平先生最后还是走向了薄熙来先生一样的思路,要利用所谓“扫黑”来对社会进行运动式的扫荡,而不是刚上任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讲的依法治国?我认为是其政治上有自身的逻辑。像中国这样一个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如果要维持一党专政的话,他们恐怕都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像邓小平这样的走法走下去的话,社会就越来越向威权社会过渡,然后再慢慢地向正常的民主社会发展。他们知道民主社会对中国这个国家的长治久安是有利的,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正常往下发展的话,共产党的垄断政治的权力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说共产党不可能永久地一党执政下去了,也就是说他们最根本的利益受到了侵犯。即使他们知道这样的发展对国家的利益有好处,但是党的垄断性执政的利益丧失掉了。所以他们虽然是政敌,但是最后的思路还是走到了一起,还是启用了类似于毛泽东式的治国方略来维护政权的合法性。

主持人:有评论称,这次习近平希望在政法系统中清除他的敌对势力。这次新一轮的“扫黑除恶”是不是意味着习近平的政权面临很大的威胁,国内的矛盾在激化?

陈奎德:这个时候提出所谓运动式的扫黑,本身就是面临着很大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危机。现在习近平面临很大的问题和困难是,在经济上美国已经要执行所谓的贸易战,在地方上的土地财政也越来越走向尽头。所以他必须要通过一种突出的所谓运动式的方法来摆脱困境。在我看来,组织上的政法委是否能忠于习近平的政权还是个问题,所以他要检验这些组织是不是足够的忠心。扫黑在政治上是一种对民间势力的威慑,财政上是救急,组织上是进行所谓的检查练兵,社会上是维稳。在政治、财政、组织和社会四个方面多管齐下,希望通过这种威慑式运动式的方式,来度过他目前可能要面临的极大的困难。

主持人雨舟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请问田奇庄先生,《通知》的要点是什么?您认为看点在哪里?

田奇庄说: 《通知》说的是要进行为期三年的“打黑除恶”运动、专项斗争,认为(打击)黑、恶势力对人民的滋扰是当前的紧迫任务,认为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是非常艰巨的,要集合多部门的力量,集党和国家之力,把问题解决好,而且要打击“黑伞”、“保护伞”,要消除基层腐败的基础,还要求严格办案,注意政策界限。田奇庄表示,这种精神、想法不能说是错。制造一个好的社会环境,让大家安居乐业,共享盛事太平当然是好事,但其中还有问题值得推敲。

雨舟说: 薄熙来曾经也进行“唱红打黑”,习近平现在说“扫黑”,这一“打”一“扫”,究竟是一脉相承,还是习近平在另起炉灶?

田奇庄表示,这是大同小异。一个重要的前提是,“除恶”和消除“黑恶势力”并不是当前的紧迫任务。因为这几年反贪官,官员的党风、党纪比以前强多了,警风、警纪也比以前强多了,尤其是“天网”工程和街头巡逻。田奇庄说,这些结合起来,街头的犯罪率已经比以前下降了百分之七八十。这些问题不是对人们影响很严重的问题,不值得大张旗鼓地去做。正常履行法律职责,没必要搞专项斗争。一搞专项斗争就容易跑偏,一旦跑偏就容易出现冤假错案,后遗症很难解决,这样的教训已经够多了。

雨舟说:有观众评论说,上次反腐是打击政敌,这次“扫黑”是将打击行动伸向基层。您怎么看?

田奇庄表示, 这是一个转移视线的行为。中国为什么要搞专项斗争?为什么不能通过政治体制改革解决这些问题?田奇庄举例说,习近平主张“党媒姓党”,但这么长时间报道过“黑恶势力”的表现吗?揭露过“黑恶势力”为非作歹的情形吗?揭露过官员与“黑恶势力”勾结的事实吗?为什么不做?这种报纸就成了歌功颂德的报纸,这样的媒体还不改革吗?如果进行这个改革,很多问题在萌芽状态就会被消灭,就不会出现那么多“黑恶势力”,不会出现那么多不道德的现象,不会出现那么多反社会的滥用权力的现象。但是他不在这方面做文章,不去改革自己体制的大问题,却一直在其他方面做文章,一直把矛头对准社会运动,对准社会底层,不去解决权力制约、权力运行的扭曲问题,这是症结所在。

主持人雨舟说:田先生,习近平这个“扫黑除恶”运动是不是能暂时压下社会的矛盾呢?

田奇庄说:很有可能是暂时压一压,这种威慑将是很严峻的。但最担心的是,将会给公民社会的成长空间再一次压缩,这是非常可怕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月30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打虎之后再“扫黑”,习近平意在何方?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