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5 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内蒙“当选”,中国人大是选举还是安排?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内蒙“当选”,中国人大是选举还是安排?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25 0:00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内蒙“当选”,中国人大是选举还是安排?

星期二(1月30号),中国宣布,第十三届全国人大首次会议将于3月5号在北京召开。目前,各省人大代表已经“选出”。格外引人注意的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异地内蒙“当选”,其他中共高层也是异地“当选”,包括汪洋在四川,赵乐际在黑龙江,栗战书在江西,韩正在陕西,甚至离任常委王岐山也在湖南“当选”,等等。有分析称,人大代表“异地当选”蕴含北京的政治考量。那么,中国人大代表究竟是被选举还是被安排?中共为什么让高层被异地选举?这是如何操作的?这样的人大代表选举与中共的“初心”距离有多远?

嘉宾:香港《前哨》总编刘达文;中国政治观察人士和评论人士高新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内蒙“当选”,中国人大是选举还是安排?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25 0:00

主持人雨舟说: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本次人大的“异地选举”现象,这些省份都有怎样的玄机?为什么和这些人联系在一起?

高新说: 所谓的省份玄机,和习近平上台之后更改了过去中央领导人下地方选举区域布置的潜规则有直接关系。按照中共官方媒体自己所说,在2013年之前,中央领导人都要分到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由中央制定当选党代会的代表和人代会的代表。在2013年以前的基本分布是,具体人选曾在何处有过较长工作经历,或者他是哪里的出生人,他往往就会被安排在哪里。2013年之后,因为习近平改了新制,其中包括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党代会代表被指定时,一是要与“一带一路”的桥头堡连接,二是要与少数民族地区连接,三是要与扶贫攻坚地区连接。这是所谓的政治取向,高新认为,这其实也包含习近平自己设计的因素,防止地方势力做大,防止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领导层的人通过在自己熟悉的地方选举,而成为当地“一霸”。

主持人雨舟说: 有观众评论说,习近平在内蒙“当选”,是否有对外扩张的企图,包括把蒙古收复?您怎么看?

高新说: 如果仅仅从中共的选举机制来看,除了要把所有政协委员、政治局常委分布到需要的地区、省市出去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在所有“一带一路”的桥头堡、少数民族地区和扶贫攻坚地区,都要保证每个点至少有一个人。这个前提下,内蒙古原来分布的是刘云山,他已经退位了,内蒙就空缺出来。高新认为,把习近平分配到少数民族地区,更能体现他统率全国每个地方、每个自治区的雄心壮志。如果说扩张领土可能远了一点。

高新补充说,第一,习近平曾在贵州全票“当选”十九大的党代表,他当选十三届人大代表的时候,他到哪里,当地的领导人都会十分紧张,只要丢一票,就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无论习近平到哪,在选举过程中和选举之前,都会有“动员工作”。第二,内蒙古自治区在公布选举(结果)的时候,特别说了一句,“应该由内蒙古选举出的全国人大代表”,而不是说“代表内蒙古自治区的全国人大代表”。这个“应该”就是中共指定的。中共政权的所谓选举制度历来如此。所谓的人民民主的虚伪性也从这里体现。

雨舟说:中国始终说自己是一个民主国家,也有网友提出对中国这种制度的用户,有这种想法的人在中国的老百姓中还是不少的。请问高新先生,真正的民主体制、民主选举都有哪些要素?

高新说,无论是直接选举制还是间接选举制,都不应该在一个独裁和专制的领导下进行“民主”。在中国,自从习近平掌权后,又重新祭出了毛泽东的“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第二,习近平现在特别强调党对行政工作的领导,对司法工作的领导,又再次强调党对立法工作的领导。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人民当家作主”就更加虚伪了。

雨舟说:对比中国现在的制度和中共当时对选民的承诺,究竟有多大的差距?中国有没有看到?还是装作看不到?

高新说,在中共政权接管全国政权之前,它所批判的国民党政府的内容恰恰就是它今天变本加厉的内容。比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如果真是从民主角度(出发),它应该是监督政府的,但中国恰恰相反,它的人民代表是逐级提名,由上级党的领导委员会,而不是人大机构提名。第二,人民代表的主要名额被两个主体占据,一个是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成员,第二是各级政府官员。这怎么可能监督政府?第二,习近平在内蒙全票当选,不仅是羞辱选民,也有选民自己羞辱自己的成分,他有这个土壤。第三,汪洋在四川当选,韩正在陕西当选,这意味着习近平要防止地方势力做大,要防止这些领导集体的成员在他原来所代表、工作过的地方威信过高、威望过高。

主持人:有网友提问,中共根据什么条例选举王岐山当湖南的人大代表?他代表湖南省什么?他如何代表这个省,如何为这个省的人民谋利益?

刘达文:中共一直都是非常无耻的,他讲什么法纪民主都是假的。习近平在内蒙古当选,王岐山在湖南,这种做法都是他们的传统,一直都是这样的。所有国家领导人都会安排到一些地方,就好像19大的代表,习近平在贵州当选,他在贵州有关系。主要因为他的亲信陈敏尔在贵州,所以就方便他全票当选而做工作。人大代表也是类似这种情形,是中共的惯例,不值得大惊小怪。

主持人:目前异地选举的做法体现了习近平自己所创立的所谓政治体制改革。您认为从过去来看,习近平创立的这些对共产党来说是不是有任何的新意?体现他怎样的政治智慧?

刘达文:这些都是中共关起门自吹自擂的一些东西。外界看来,这只是形式上有些新,实际上内容也跟以前没什么大的突破。因为所有的这些安排只不过是体现了习近平的新的治国理念的做法。因为陈敏尔在贵州做省委书记,而且扶贫工作是中共自认为比较好的,所以他到贵州,陈敏尔肯定会给他做工作。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小动作而已,根本跟政治体制改革没有什么关系。

刘达文:王岐山当选可能证明了习近平权利还不够稳固,所以还需要老王留下来,因为反腐方面对赵乐际信心不够,需要王岐山摆在台上。

主持人:人大代表应该代表人民的利益,但是似乎现在中国的人大代表没有提出一些恰当的问题,更没有为老百姓争取到更多的利益。我想问您,香港的代表是怎么样代表老百姓的利益而获得选民的支持的呢?

刘达文:香港的所谓人大代表从来没有代表过香港人的利益。第一,他们不是香港人选出来的。第二,他们在香港办事处也没有,香港人也没办法找到他们说话。所以香港的人大代表和台湾的人大代表都是一样的,实际上各个省份的人大代表都是一样的。中国的传统就是,大家都知道人大政协就是一个花瓶,都是表决机器,根本都没有代表性,只是维护政府维护党的利益,从来都没有代表过。 80年代胡耀邦他们想改变这个橡皮图章,但是还是没办法。香港自己体制的代表,因为有中共的操纵,所以分成两派。一个叫民主派,一个叫建制派。建制派就是维护政府,维护北京利益的那些人。实际上香港如果真正搞选举,任何时候都有一个基本的盘,这个盘代表香港市民的意愿,那个盘的比例永远是接近60%。建制派最多才能拿到40%。所以如果说什么代表了香港的利益,基本上那60%香港人选出的泛民主派的人才会为香港人说话。其他的40%香港人选出的基本上是受到中共左派工会和团体操纵的,有些甚至是买票。

主持人:中共的选举制度离真正的民主体制有非常大的距离。中国未来的民主宪政之路的希望在哪里?能不能靠中共来实现?

刘达文:外界来看现在习近平强势领导,他这届应该可能会比较稳,因为他一直强调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所以他什么东西都防患于未然。现在从中共的宪政格局来讲,想形成一种有力的反对力量是不可能的。但是大家也不要悲观,因为整个社会已经变的不是一定有利于统治集团。 1988年的时候方励之在北大三角地就讲过,“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实际上这个事态可以看出,虽然表面上看中共很强势,打压很重,实际上这种打压就是害怕。从1988年方励之讲那句话的时候就害怕人民了,人民更不害怕他。从刚才的网友评论可以看出,在中共现在这么高压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网民斗胆和政府唱对台,这证明了民心是无止的。所以一些悲观论者完全没有必要去悲观,肯定是中共的一党专政迟早要崩溃。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2月1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内蒙“当选”,中国人大是选举还是安排?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