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1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两会无悬念:党权扩张政府萎缩成定局?


时事大家谈:两会无悬念:党权扩张政府萎缩成定局?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1 0:00

时事大家谈:两会无悬念:党权扩张政府萎缩成定局?

人大政协两会刚刚开幕,习近平新时代党领导一切的主题便在各处彰显。离任政协主席俞正声霸气要求各民主党派要“自觉”接受执政的共产党领导,人大委员长张德江露骨申明人大橡皮图章的目的和职能,即“确保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确保党中央推荐的人选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机构领导人员”。继毛泽东时代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原则写入党章之后, 中共无所不包的全方位领导将再次载入宪法。就连两会的最大看点“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也要依据党国一体,确保中共领导全面覆盖的指导原则来进行。分析人士指出,两会毫无悬念,党天下已成定局。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两会无悬念:党权扩张政府萎缩成定局?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1 0:00

胡平:党领导重新入宪,政治极权再度登峰造极

胡平说,在中国1982年的宪法中,邓小平取消了党领导一切的条文。本次习近平修宪,人们集中注意的是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而没有注意另外一个重点,就是宪法正文第一条第二款增加了中共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条在中共1954年的第一部宪法中,正文没有;1975的宪法加进了它;1982年宪法删除这条;而今天,习近平把党的领导重新写入了宪法。这就是说,中共要重回文革的毛时代。有人会说,中共一直是一党专政,从来没有改变过,是否通过宪法来加以说明没有什么区别。的确,中共领导的基本性质没有区别,但是同样一党专政,不同的时期程度是有区别的。文革时期,中共极权达到高峰,党覆盖社会各个方面,领袖权力至高无上;邓时代则有很大的缓和,并且鉴于文革的教训删除了党领导这条,主要为进一步改革留下空间。所以,这里存在政治上的有限变化。现在重新加入是一个重要标志,说明中共极权再度登峰造极,现在,中共政治上重回极权,可以说进入了最完美的极权时代。

胡平:党就是领袖,领袖就是党

为什么习近平要重回毛一元化领导的政治老路?胡平说, 他固然是为了强化党的一元化领导,也是强化领袖的绝对权力。在理想的党国体制中,党和领袖是化等号的,它们互相代表,这是党国体制的特别之处。1924年列宁死亡后,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赋诗说,“党和列宁是孪生弟兄,在历史母亲看来谁更可贵?当我们说到党的时候,指的是列宁;当我们说列宁时,指的又是党”。这点中国文革让人深有体会。现在,习近平要强化党,其实就是要强化本人的绝对权力,而与此同时进行的还有个人崇拜和神化的登峰造极,因此,两者同时发生不足为奇。

胡平:习李体制没“李”啥事,习扩权从没犹豫

胡平说,习近平扩权在他的第一个五年统治中已经看出端倪。他上台之后,紧锣密鼓地成立了很多小组而且自己当组长,这意味着党权扩大、政府权力萎缩。习是党主席,不是担任政府职务。1982年的宪法中,国家主席是虚位,没有什么实权;他可以任命国务院总理,但并不领导国务院的具体工作。习近平设立小组并且自当组长,就是架空国务院权力。他一开始就是通过扩大党权压缩政府权力。他上台之初,人们沿袭过去的称谓,比方江朱体制,胡温体制,理出了习李体制的说法,不过很快发现没“李”什么事。相比朱熔基和温家宝,李克强完全被弱化。倒是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六的王岐山作用更大,习王体制倒是登台了,说明党权更大了。

胡平:习近平党政权力一把抓,政改趋势荡然无存

胡平说,两会另一个看点是深化党和国家的机构改革,进行大部制改组。党国体制特点就是党国一体,任何职务都是党化,虽然有一定的权限但是仍然是党化的;毛时代之后,国人有强烈的民主宪政意识,因为原来,他们以为有了伟大领袖便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结果是事与愿违。这次深化改革方案其实是不改革,甚至是反改革,与1978年改革路线背道而驰。习近平推动党领导一切,王岐山公开批评当年由邓小平提出的党政分开。尽管党政分开在邓小平时期也并没有展开,改革没有实现,但至少留下了改革的意向和空间。当时的党的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的二元领导,类似与双首长体制的改革趋势,现在看,已经荡然无存,而是完全回归和强化党政体制。

胡平说,随着习、王担任国家主席和副主席,国家领导人的位置和权力将再度实化。中共1954年宪法中给予国家主席的权力,包括国家主席统帅国家武装力量,手握军权;国家主席在必要时可以召集最高国务会议,是国务会议主席,有政务实权。1959年10月1号开始,《人民日报》开始在版面上并列毛主席和刘主席两幅照片,直到文革形势大变。

章立凡: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宪法危机

对于中共吞噬党政分开,章立凡说, 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宪法危机。之所以这样有几个原因,一是不自信。目前,中共合法性的危机严重,当年邓小平敢于提出党政分开,提出党在宪法范围活动,并且把这些写进党章和政府工作报告,那是因为有自信,是认为中共改革有比较大的时间和空间。现在看,这种时间和空间已经萎缩了,领导人要保政权和保自己的权力。其他都可以放弃。这相当于,原先至少穿上外衣,现在已经撕下所有包装。二是内外挑战压力大,在国际上受到越来越严重的孤立,包括欧盟、美国的提防、美国的贸易战;甚至小兄弟朝鲜也不尿中共那一壶。三是国内矛盾尖锐。人口两极分化、社会分配不公,不是短期可以解决。所以,中共只能往这条路上走,不再有退路,一旦放松就会崩溃。他们当然希望这么走一直到天亮,而旁观者看来是可能走到天黑。

章立凡:人大亮牌党为大,中国宪法无意义

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公开说,人大的目的是确保党的主张通过法律成为国家意志,确保党推荐的人选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领导人。章立凡说, 这是对社会主义民主的嘲弄。人大作用众所周知是橡皮图章,现在明白告诉天下以党治国,中国是党天下,是党国,直接亮出底牌给全世界,是态度的宣誓,意思就是我们就这样了,不会改变。我自己也被施加巨大压力,可能也是针对这个问题,不允许有批评出现。我最近拒绝了很多媒体的采访要求,很对不住它们。有人曾经有幻想,猜测可能后面会有民主,或者党内将有阻力。但是,当政者已经铁了心,但是,我们作为时评人必须等到尘埃落地才能下结论。BBC发表的福山谈话就代表我的想法。他过去访问中国时对中共模式有幻想。我曾经预言,他肯定会改变想法。他现在说,“近期事件表明,中国宪法毫无意义,对领导人的意志完全没有任何限制。实施宪政的唯一途径就是上层菁英也尊重宪法来互动,因为他们知道符合自己的利益,他们也希望其他领导人也限制自己的权力。但我认为,中国正朝相反的方向行走。” 他说得很到位。

章立凡:中共把人物化,监控人群遗害未来

章立凡说,的确,我们看到,俄罗斯的普京也追求独揽大权,但是,梅普统治仍然以基本尊重宪法为基础。普京希望长期执政,而且也做到了,但是做了技术处理,回避了宪法而没有进行修改,也达到了目的。习近平本来不是没有变通,但是,却一定赤裸裸修宪达以到长期目的,吃相甚是难看。普京吃相也不雅,不过现在看起来还略好一些。

至于中共提到的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治理现代化,实际就是大数据管控,全国性天网,无论天涯海角都可以进行追踪;是用现代科技手段和信用体系来维稳。毛时代虽然控制严密,但是没有高科技,技术含量不高。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提出要重回计划经济时代,因为他们认为大数据时代可以搞计划经济了。这符合那个时代成长的领导人的知识结构,要把人给物化,把人作为管理对象,作为需要处理的动物,时回到动物农庄时代。不过,这个动物农庄时代有了现代化的管理手段,不再那么原始而已。要指出的是,福山还说,习先生早期发出的信号并不乐观,就是打击异议人士和公民社会,还创造了21世纪极权主义的社会信用体系,用这个体系打击异议人士。比如,有的异议人士被列入这个体系,被禁止乘坐飞机;他们的日常行动和经济行为都受到限制,只因为他是一个异议人士。福山还说,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监视大量人口,这对中国社会来说是很大的危险。

章立凡:政党政府两张嘴,中共延寿不容易

章立凡说,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西方民主走到了尽头,民主过渡导致效率低下,比如总统受到国会牵制和媒体监督。有人说,中国模式是最好的模式,甚至福山也一度被迷惑。其实,这套模式中的所谓大政改,不过是加强极权一体化程度,党政更不分,加强中共极权;另一方面,党政两条线导致纳税人负担过重。西方的政党不由纳税人供养,而中国则要依靠纳税人,两套系统都依靠纳税人,总有维持不下去的一天。即便增加征税,但是维稳成本高,政府行政运作成本高,只好靠大部制加强党政一体化,提高效率也降低政府的行政成本。但是,这么做是否成功还不得而知。不过,过去的经验显示,基本都会无疾而终。陈晓鲁这类红二代也说过,希望习近平上台让中共政权再稳定二十年。陈晓鲁还说,本次三中全会重点将是经济体制改革,包括土地流转和金融改革,政改会略微滞后。看来,土地流转和金融改革是他们要进行的,因为要用这些延续政权的寿命,通过它加强中央管控和开拓新的资源。我认为,这都是治标而已,没有政改,行政改革不会有效率。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3月5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两会无悬念:党权扩张政府萎缩成定局?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