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6 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三八节抚昔话今,中国女性顶不了半边天?


时事大家谈:三八节抚昔话今,中国女性顶不了半边天?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9:50 0:00

时事大家谈:三八节抚昔话今,中国女性顶不了半边天?

3月8号是一年一度的国际妇女节。1949年以来,中国经历了许多变化,毛泽东时代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不过,直到今天,中国政治依然由男性主宰,历届的两会代表只有五分之一是女性,这样的差距多年未变;而中国的社会文化主题也依然定格在男性权威的画面上。随着一百多年来女权在全球的苏醒和高涨,中国的女性为什么没有撑起自己的“半边天”?在人权不受保障的中国,妇女的权益是否面临更加恶劣的处境?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人权组织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中国作家,女权活动者赵思乐 。

时事大家谈:三八节抚昔话今,中国女性顶不了半边天?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9:50 0:00

黄慈平: 女权即人权,中国女性没有制度和权利保障

黄慈平说,中国妇女权益至今仍然没有得到保障,跟其社会制度有关。妇女权益也是人权的一部分,而中国的人权本身就是没有保障的。比方说正在召开的中国人大,我们看到的画面仍然是,象征性的少数民族代表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穿梭于人群中,提示她们的花瓶作用。而当人大代表时间最长的申纪兰老人则说出“我跟党走,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跟选民联系就不合适了”的“至理名言”。很遗憾,中共无意中通过她进行了愚化人大、也愚化女性的宣传。我们也看到,中共的最高决策常委中从来没有过女性领导。这些都是中共制度造就的可悲现实。

至于国际上看到的,在全球白手起家的女性富豪中,中国占了六成,我认为这个现象并不代表中国女权状况的普遍性,至少不准确。尽管共党响当当地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但是,刚才说了,哪怕仅仅作为橡皮图章的人大,女性比例也仅占20%多。归根结底,中共在制度上没有给女性提供法治和人权的保障。这致使女性一方面要在外谋生养家,在内还要面对家务的责任,不但没有获得解放反而负担更重。社会机制也没有保障妇女权益。尤其改革开放之后,私企不愿意雇佣女性,甚至合同规定不允许在职期间怀孕生子。对比女性权益最受保护的北欧,不仅母亲享受产假,甚至父亲也有同等待遇。这在中国是闻所未闻的。

黄慈平:政治碾压重于传统束缚

有人说中国传统观念禁锢了女性的政治发展。黄慈平说,传统因素远不如大陆的政治系统对女性的负面影响。我们看到,同为华人的港台都有女性领导人,蔡英文总统就是华人女性的骄傲,而台湾与大陆同根同种。普通台湾女性的地位是大陆的一般打工妹无法比较的。新华社曾经有一篇报道称,调查报告显示,80%的中国女性认为在就业中受到性别的歧视,70%的男性也有同感。我本人也深受其害。我当年作为科大的高才生,前往原子能研究所找工作,却因为是女性而遭到公开拒绝。

现在大陆有的是共产党文化,而传统文化并不是问题,蔡英文当上总统就是一个例子。要指出的是,中共在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的过程中,强迫节育和堕胎行为伤害了无数女性的身心;3300多万婴儿被杀也是对女性的巨大摧残。

对于未来中国男女平等的空间,黄慈平说,只要在共产党领导的专制下,中国女性就不可能获得真正的平等。中共专治下,法律、人权都没有保障。女权方面,包括农村女性的土地权,遭遇的暴力问题和其他权益问题都无法解决。还有职场的性别歧视和骚扰现象也都没有得到重视。即便女性受教育人数大增,因为没有法律保障,女大学生找到工作的机会远远低于男性;即便找到工作,薪酬也低于男性。只有民主自由的人权国家才能真正保障女性的安全。

赵思乐:中共是父权党,父权极权一脉相承

赵思乐说,中共一直是父权党,而父权和极权一脉相承。这个模式和思路中共建政以来一直维持,只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表现而已。

我具备大陆和台湾两地的生活经历。如果要比较中国女人大代表与台湾女立委的话,我认为她们是完全不同的。台湾的女性立法委员经常实质组织提案并且质问政府官员,也在媒体公开发表各种言论。反观中国人大,女性代表中空服人员和歌星、影星比例极高,明显为人大这个橡皮图章扮演装饰品,起到图饰的作用。她们不提出什么想法,更没有实质性的提案,而申纪兰这样的著名代表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政协还略微像样,时有女代表发表一些言论。

赵思乐说,不否认,中共建政之初强行打开了女性的就业市场。当时的“半边天”口号是基于要把女性纳入半个劳动力的的需求,因为毛时代要奋起直追来实现所谓的共产主义,包括大跃进也是途径之一。所以,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是有政治背景的。马列把人分为资本家和无产阶级两类,在后者中抹去了性别的定义。我也不否认中国女性就业率高,但是,这样的形势一直都是自上而下的推动,并没有自下而上的自发解放。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女性面对三座大山的压迫----外出劳动的责任,传宗接代义务和家务的负担,以及资本主义的消费文化中承载的所谓美的负担----要用性魅力留住男人,要打扮和保养。所以,女性在层层混乱的意识形态之下遭受着压迫。

赵思乐:女性自觉松绑历史禁锢,政府打压女性权益

赵思乐说,其实,时代发展到现在,中国年轻女性对权益的诉求越来越显著,而且从微博中可以看到,这个主题很容易引爆讨论,比方女性安全,性骚扰,潜规则等。年轻女性受到传统文化禁锢的程度大大降低。分析其中的原因,一胎化产生了很多独生女,强制下的社会现实使得家庭在女性权益观,女性经济社会地位诉求方面逐渐松绑,致使传统影响力下降。

在官方层面,中共极权文化高过传统文化,而中共利用传统文化的刻板印象来限制女性的发展。记得习近平刚上任时,在召集的妇联干部大会上,他号召

“广大妇女要自觉肩负起尊老爱幼、教育子女的责任,在家庭美德建设中发挥作用,帮助孩子形成美好心灵,促使他们健康成长,长大后成为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他强调,女性责任在于让孩子成长为对国家有用的人,而不是自己对国家有用。这反映出,他作为最高领导人,其性别思想意识仍然处于蒙昧中。虽然中共最早用国家强制力打开女性就业之路,但是,近年在女性意识有所提升时却在压制和打压,最著名的就是对女权五姐妹的行为。所以,我不认为这个政府会推动女性的政治或者经济能动性。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女性地位肯定不比西方高,它在全球调查的排名中也是靠后的。有观众提到,中国女性对于配偶似乎有很多物质的索求。我认为,女性对于结婚的经济要求恰恰就反映她们没有保障,没有从社会体制中获得安全感。我看到,甚至有名牌大学的男老师在微博上公开说,女性读研究生是浪费名额。这样的环境迫使女性需要寻找从男性身上获得安全感。她们没有得到同等的教育和就业以及升职机会。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利缺乏,女性只好要求配偶提供保障。近年来,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就是女性自身意识的苏醒和追求。在中国,女性这个群体很容易成为社会不平等的牺牲品。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3月8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三八节抚昔话今,中国女性顶不了半边天?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