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焦点对话:反对声中修宪连任,习近平要做什么?


焦点对话:反对声中修宪连任,习近平要做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28 0:00

焦点对话:反对声中修宪连任,习近平要做什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在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公开表示,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从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 “体现了党和人民的共同意志”。与此同时,修宪过程的一些细节也逐渐浮出台面。纽约时报星期三发表长篇报道“习近平隐秘、迅速而狡诈的修宪之路“,披露习近平如何用震慑和恐吓的手段,压制了党内外潜在的反对者。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王晨也在两会中透露,习近平早在去年9月就提出修宪,整个过程由张德江,栗战书和王沪宁三人主导。改革开放四十年,习近平如何能够颠覆外界预期,打破许多人认为不可能打破的任期制度?作为个人权力无限扩大的领导人,习近平到底想在内政外交方面做什么?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先生;政论作家陈破空先生。

焦点对话:反对声中修宪连任,习近平要做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28 0:00

夏明认为,习近平本次修宪不仅不像官媒所说的是体现中国民众的民意,也违背中共几十年以来的执政意愿。从民意来看,近三千代表参加的人大,被控制得滴水不漏,内外都是军人和武警,甚至服务生都肩负着监控代表言行的任务。政治的程序应该是从输入民意到决策然后再到输出。中国政治明显发生巨大的扭曲,反馈根本不被允许。从中共本身来说,邓上台后的意图是至少把限制主席的任期引入机制。现在习的做法与中共的统治目标和治理能力都是相违背的,所以也在侮辱这些年以来共产党所行走的道路。

有分析称,习修宪势必引发党内更大不满,也增加执政风险。夏明说,习近平的帝王野心并非一时兴起,而是在2013年18届三中全会上作深化改革报告时便显出端倪。他要推翻最高权力机构人大,把权力转移到国家主席头上。我们知道,人大的主要负责人是总理,任何行为都必须经过总理批准。推翻这个模式是习近平早已心生的打算。在越来越严重的专制下,中国共产党不断打压反对派,比如我们这样的异议人士无法回到中国。我们在海外发声在国内遭到屏蔽。这样的极端做法造就了现在中共孤家寡人的生态环境,使得这个政权在需要批评时找不到该有的盟友。我认为,张德江、栗战书和王沪宁之所以会推动习近平搞终身制,是出于自己的私利。他们要让自己从终身制中得利,同时置国家和民族利益于不顾,也置共产党的利益于不顾。

夏明说,有些人支持习近平连任,是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的良好愿望投射到最高统治者身上,这是愚昧的表现。对于习近平而言,他的最终目的是要维护个人的权力。今天的中国深陷政治危机,前任留下的击鼓传花游戏已经不容易面对了。加上习近平掌权五年以来,激化了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矛盾,对此他已经束手无策,只好专制集权。说到习现在的做法是否加剧党内权力斗争,我认为的确如此。一批泥鳅人格的人物,为了在这样的格局中生存,会极力为新皇吹喇叭抬轿子,以实现自己的赢者通吃。那些在前朝按照规矩下台交班的人肯定不满,心存“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下台)的怨恨;还有就是本来可以接班的孙政才现在却身陷囹圄,另一位“王储”树春华也被吓到仅求全身而退。总之,中共政坛已经陷入极大的恐慌和不确定。有人见风使舵,有人急流勇退,有人失去信心。习近平已经给中国和中共埋下了危机爆发的祸根。

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引发的强烈反应掩盖了中共的另一记重拳,这就是在经济方面整治安邦和整肃吴小晖。有分析说,这个信号是中共要打击私企。夏明说,事实上,习近平很多做法都是被动应对危机的反应。中国经济在缓行,这导致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在流失。民营企业安邦等被国有化具有深刻的政治根源和经济意图。中共的看家本领是控制土地、银行信贷和货币发行,通过通胀来掠夺人民财富。习近平要降低对私企的依赖,加大对可控国企的依靠。事实上,他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专制者无法化解和摆脱的危机。从历史上看,导致君主最后不得不放权的的根本原因是,专制体制无法再撬动经济这块磨盘。习近平正走在一条死胡同里。

夏明说,外交上看,习近平修宪让自己在国际社会信誉尽失,让其制度更加不让人信服,更加遭到西方的怀疑。我们看到,西方近来越来越多以国家政治和安全原因阻碍中国在海外的发展。修宪加剧了这个趋势。

陈破空表示,根据人大副委员长王晨透露的情况来看,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其过程,并不是自下而上,而是自上而下,并非广大民众或党员的呼声,而是习近平等人的密室谋划。领导修宪小组的三个人,各有情况。组长张德江,是江派人马,因恐惧卸任后遭习近平追杀贪腐,故而同意修宪让习近平超期连任,以保全身家性命安全;副组长栗战书是习近平亲信,自然顺从习近平的意思;副组长王沪宁,善于揣摩上意,善于迎合,成为修宪草案的捉刀人。

陈破空说,鉴于修宪提议并非出自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的公布,而是在习近平主导下,以中央名义,突然发布、并提前发布,不能排除的可能性是,这是中共上层、包括政治老人在内的一场政治交易。上场高官和政治老人要求习近平停止在高层反腐,习王一方则提出条件,修宪让习王超期连任,于是双方达成秘密交易。这一交易,反映的是中共上层统治集团的私心,竟以牺牲中国十三亿人民的利益为代价,甚至以牺牲中共中下级官员和大多数党员的利益为代价。后果严重而深远。

宋鲁郑说,习近平说修宪取消任期体现民意是有一定道理的。记得朱镕基退下时很多人都说可惜;胡锦涛裸退时也有很多人表达类似的看法。总之,领导人表现优秀时,大家都会希望他们能够延长任期。所以,说是民意的反映并非没有事实依据。 1960年之后,全世界有47个国家修改过任期制,有的效果不错。

需要强调的是,修宪并不意味着终身制,《人民日报》也这么解释,指出这不意味着打破干部终身制。我们要看到,中国的的国情是,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并非制度化就一定可以避免错误。这是之一。二是领导人要把自己的改革思路推进到不可逆转的地步,邓小平的市场经济改革就是这样的思路。习近平也是意识到国情,他唯一想做的就是要推进自己的思路。至于他的三位智囊干将,王沪宁、栗战书和张德江在修宪过程中的具体作用,我并不十分清楚,就不多做评论了。

宋鲁郑说,有人说习近平一直要推行国进民退的经济政策,这个判断是错误的。因为国企先天不足效率低下等问题有目共睹,而私营企业已经是中国经济不可缺少的部分。在中国体制下,民企、私企虽然非政府所有,但是都可以被政府控制,政府不用完全将其消灭。换句话说,中共的政治权力足以对抗资本。

习近平修宪后,有分析说,中国模式对外吸引力下降了。宋鲁郑说,我和很多法国学者也谈过这个问题,不少人认为中国模式吸引力下降,但有些人也支持。我认为,短期看可能影响中国的对外吸引力,但是长期而言不见得,对国际环境影响不大。这里有几个原因。一是西方自己麻烦多,无暇顾及别人;二是中国已经强大,西方不会过多干预其内政;三是西方虽然害怕中国崛起,但是更担心中国崩溃。而且我认为,修宪很可能不过是短期行为,很可能五年之后还会改变。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反对声中修宪连任,习近平要做什么?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

图集:中国两会众高官和人事变动(21图)

图集:中国两会会场之外(14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